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事情闹大,婚外出轨!
    薄老夫人眼里都是害怕,“安安,流血了,疼不疼啊?奶奶帮你看看,带你下楼看医生……”

    几个人看着她们两个人看起来相依为命的场面,嘴角只剩下冷笑。

    江凌冲进来的时候,听说唐诗的病房又有人闹事,要是被薄夜知道估计能举着刀把自己砍了,于是赶紧跑过来看情况,一看又是安谧和薄老夫人!

    你说这两个女人好死不死一直去招惹唐诗做什么!不知道这样会让薄夜更加反感吗?

    江凌进去主持场面,唐诗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却亮的出奇。唐惟站在一边气得眼眶血红,看见他走进来,带着哭腔喊了一声,“江凌哥哥。”

    哎哟,江凌一听,整个心都要碎了。

    一下子蹲下去,摸了摸唐惟的脸,“她们是不是又打你了?”

    又。

    在场围观看戏的人心里纷纷明亮了,原来这个组合不止一次进来欺负里面的人了,结果正巧这次遇上人家朋友在,没有欺负成功,反而被人家的朋友骂了。

    你说这不是天道好轮回嘛!活该!

    唐惟看见江凌来了,声音更委屈了,“她们骂我,还说打我是因为我活该,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阻拦她们,因为她们一进门就是要欺负我妈咪……”

    听听人家小男生这话!说的字字泣血,被人打了还要保护妈妈,多了不起的小男孩啊!

    围观群众啧啧感慨,“这年头,不要脸的越来越多了。35xs”

    “就是,看着一个年纪大一个坐轮椅,以为都是心善的,没想到啊,越是这种人,心里越坏!”

    “我记得她们的!之前也来闹了一次,听说把那个小男孩打到耳膜出血了都!不知道下了多狠的手,这种老太婆怎么还没死?”

    “那老太婆打的?”

    “对呀!看不出来吧?那个坐轮椅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会哭,以为哭就能让人家同情她。”

    “太恶心了,快拍下来,快点快点。”

    “我觉得那个老不死的有点面熟。”

    薄老夫人和安谧的表情变了又变,老夫人在那里喊着,“不许拍!我喊你们不许拍听见了吗!”

    可是围观群众没有一个怕她,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还这么老不要脸,给她面子做什么!

    “你们敢拍,就是和薄家过不去!”

    薄家两个字一出,所有人的动作一顿,跟着纷纷震惊。

    什么?薄家?真的假的?这老太婆是薄家的?

    薄家不是名门望族吗,前阵子薄夜还公开直播道歉呢,好歹也算是有担当的男人,怎么就出了这种老泼妇?

    那里面那个女人是谁?

    不……不会是薄夜的前妻唐诗吧!

    众人哗然,“你孙子是不是当初婚外出轨了!”

    一句话把薄老夫人问得说不出一个字,她脸色铁青,“少在那里胡言乱语,那种坐过牢的女人,配不起我们薄家!”

    “我呸!”

    有人看不下去了,在人群中出声道,“能有你这种奶奶,也是唐诗倒了霉!薄夜都跟着倒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