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配哭,父债子还。
    “好,这就出来。”

    唐惟接到消息,立刻对着薄夜道,“薄少,我们该走了。”

    “嗯,再找个时间点过来一趟。”

    薄夜看了眼丛铮,低声道,“丛大当家,我们先走了。我们会尽力保护你的安全,希望您能快点恢复意识。我知道这些话你都听得见,若你想保护你唯一的女儿唐诗……就请你快点醒过来。”

    随后几个人就轻声拉开房门走了,丛铮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四周陷入一片寂静。冷漠的空气里传来机器运转发出的滴滴声,机械又平稳,像是这人从未有过片刻的清醒。

    唯一的女儿……唐诗。35xs

    薄夜在路上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唐诗会和丛家有联系?

    那么唐诗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他们现在也是下落不明,薄夜无法找到唐诗父母的踪迹,从五年前开始,这对夫妻就人间蒸发了。

    后来几人抱着沉重的气氛回去,叶惊棠说,“我现在特别担心我们还没把丛铮保出来,他半路就嗝屁了。”

    薄夜冷冷一瞥,“你还敢说?你这张开光嘴……”

    叶惊棠无奈道,“我靠,我这边也是压力重大好吗,你要是有新消息告诉我,我先回家跟我老爸汇报一下。”

    “好。35xs”

    送走叶惊棠后,薄夜看着车子后排坐在一起的俩小孩,莫名的觉得冷着一张脸的唐惟和小心翼翼讨好他的薄颜有点搭。

    薄夜看了一眼后视镜,说,“你不喜欢薄颜吗?”

    唐惟冷笑,“喜欢就有鬼了,她妈妈就不是什么好人,她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不是东西!”薄颜想反驳,可是一说出口就觉得话有点不对,唐惟冷笑更甚,“连话都不会说,智商估计也是负数。低能。”

    薄颜脸色通红,表情也有点委屈气愤,“我可没做什么坏事!”

    “活该。”唐惟淡漠地看了她一眼,“你母亲做了坏事,你就得替她背着,谁让你是她亲生的。”

    薄颜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这不公平……”

    “不。”唐惟眸光冰冷,“这很公平。听说过一个词吗?父债子偿。”

    “你妈妈这辈子都还不清欠我们的,剩下的,你一样要替她还。”

    唐惟皱起眉毛,看着薄颜即将哭出来的表情,“看来你装可怜的技巧跟你妈妈倒是学得有模有样的。”

    小小年纪出口伤人,竟如此熟稔。

    薄夜对着唐惟道,“惟惟,够了,话不要说太狠,薄颜还小。”

    “我也小呢,您怎么不心疼心疼我?”

    唐惟犀利讽刺,“就因为她哭了所以你觉得她是弱者?原来掉几滴眼泪就可以扭转局面,难怪你会被安谧骗那么久。事实上受苦的都是我和我妈咪,她凭什么哭?有什么资格哭?”

    “……”薄夜哑然,在提起唐诗的遭遇的时候,唐惟就是这样坚定又残忍的立场。他早就领教过这种铁石心肠了。

    明明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子,骨头硬起来也不比成年人差多少。

    一切让他妈咪痛苦的人,就是他的仇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