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为何留她,另有爱人?
    “不……不,你是我的,你怎么可以为了别的女人这样对我?”

    安谧满脸都是眼泪,“我也是当年的受害者之一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她的质问步步紧逼,薄夜只是皱着眉毛,一言不发,直到安谧的哽咽停歇,薄夜让林辞进来。

    他使了个眼色,示意林辞把安谧推出去送回家,安谧拼命拍打着轮椅,眼睛血红,“夜哥哥!你变了!你怎么可以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

    薄夜看着安谧被林辞推出办公室,整个房间才逐渐安静下来。

    刚才期间那些安谧的指责,薄夜没有说一个字解释。

    薄颜心思单纯,看出来了薄夜不开心,抬头使劲看着自己的父亲,轻声道,“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妈妈?”

    薄夜在椅子上坐下,牵着薄颜的手,“有些时候,喜欢和不喜欢,是小孩子才会用的词语。成年人已经没有资格用这些字眼了。”

    他对于安谧剩下的只有她那双腿的愧疚了。

    至于唐诗,他可以穷极一生补偿,哪怕要他这条命。

    “你喜欢那个医院里的大姐姐对不对?”薄颜来到薄夜的膝盖旁边,伸手抓着他的裤腿,小孩子眼里满是单纯和疑惑,“我也喜欢那个大姐姐,如果……”

    薄颜有些哽咽,“如果她是我的亲生母亲就好了……”

    “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薄夜伸手摸了摸薄颜的脑袋,安谧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安谧的孩子薄颜起码还是单纯的,他不能伤害到她稚嫩的感情。

    “我曾和那位大姐姐有过一段婚姻。”

    薄夜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薄颜的眼睛,心情稍微平复了,低沉着嗓子诉说过去,“那个时候我还爱着你的母亲,但是我阴差阳错之下娶了那位大姐姐。婚后我对她很不好,甚至冤枉她,让她去坐了牢。”

    薄颜愣住了,没想到那个脸色苍白的大姐姐经历过这么多打击,她有点心疼了,“后来呢?”

    小女孩无意识攥紧了薄夜的裤腿,看得出来她是个心软善良的孩子,眼里都是担忧,“那她……是不是恨死你了?”

    薄夜扯着嘴角笑了笑,“岂止是恨死了啊?哪怕我死了,都没办法抵消她心头的恨。”

    薄颜听见薄夜这句话,低下头喃喃着,“难怪她刚开始看见我的时候也不怎么开心,因为我的妈妈也是当事人……”

    “你和你妈妈不一样。”

    薄夜伸手揉了揉薄颜的头顶,“不要和你妈妈一样,被爱和恨困住,困住了自己困住了他人,我希望你以后可以自由。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吧?”

    薄颜胆怯地点点头,“我知道,可是爸爸……我也很喜欢你。我不是有意骗你……”

    “没关系。”薄夜眸光幽深,“等你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了,就让他拯救你,离开你妈咪身边。”

    薄颜立刻追问,“你也知道我妈咪性格不好吗?那么为什么……要留她在你身边?你明明是想要那个大姐姐陪伴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