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达成共识,保护唐诗!
    “蓝鸣还没成立风神组的时候,叶惊棠的父亲那里有一支特种兵部队。后来合并了,才变成了风神组,有蓝鸣来掌管。”

    难怪叶惊棠背后和风神组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唐惟皱着眉毛,把这些事情都记下来,“继续,为什么丛林又和风神组有牵连?”

    “风神组当年出了一件事……”

    r7cky的声音猛地压低了,“一件很大的事儿,导致很多兄弟变了,而我,也是被他们当做叛徒的其中之一。”

    唐惟愣了愣,看着眼前笑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没想过这背后会有这么严肃血腥的事情。

    “现在一部分兄弟在外逃,还有一部分就在丛林。”r7cky觉得这些陈年往事说起来已经没什么意思了,他都过习惯了被人追杀的日子,“他们加入丛林之后,成为了丛林里面的一把手。现在我那些名字也都可以报出来。”

    ventus在一边小心翼翼地剥着瓜子,大概是想把瓜子肉都剥到一起然后大口吃了,结果r7cky就直接伸手过去抓了一把,把他剥好的瓜子肉通通抢来了。

    唐惟一看就乐了,这么紧张的聊天气氛,自己的师傅做事情还这么没轻重。

    然后ventus盯着那一堆瓜子壳发呆。

    过了一会唐惟看见屏幕里的ventus一言不发,转身去沙发下面掏出一把枪来直接指着r7cky,面瘫的脸上全是杀意,“吐出来!”

    r7cky嗷嗷叫唤着,双手抱头,“兄弟自己人自己人,别开枪!我给你剥还不行吗!”

    唐惟捂着嘴笑,随后继续问他,“师傅,你既然认识丛林里那帮兄弟,是不是还和他们有联系?”

    r7cky伸手抓住ventus的枪口,回头来看了唐惟一眼,“当然认识啦!除了风神组那群傻逼我不想理他们之外,逃出来的几个都是我们的好兄弟!”

    看来风神组和他们结怨颇深,这次的大换血也和那件事情有关。

    唐惟看着屏幕里面穿着一黑一白的两个人,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一般,就问道,“那你们知道丛杉吗?”

    “丛杉?”r7cky一边可怜兮兮地给自己的好搭档重新剥瓜子剥核桃,一边停下动作来想了想,“哦,我知道。我兄弟都夸他是个特别厉害的男人,骨头很硬。”

    唐惟一听他们和丛杉也有着一点关系,立刻着急了,“那你们可以现在帮忙打听打听丛杉的消息吗!”

    r7cky笑着抬头问了一句,“怎么了?那是你偶像?”

    “不是。”唐惟摇摇头,“他为了保护我们,好像被丛林抓走了。丛林对我们下了狠手,之前追杀我的也是他们。”

    对面的r7cky和ventus双双愣住。

    “你说什么?”

    ventus向来冷漠不爱说话,这一次也开口了,“丛林追杀你?!”

    “是的,所以那次我才找你们帮忙。”

    唐惟声音稚嫩,但是眸光坚定,“丛杉哥哥似乎也被丛林针对了,我怀疑是丛林内部有矛盾,所以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既然你们的好朋友在丛林里,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

    r7cky和ventus你看看我看看你,像是不敢相信。

    “嘶——怎么会这样,不会丛铮出事了吧,不然丛铮没出事,谁敢乱用丛林的人?”

    r7cky这句话直接说到了点子上。

    唐惟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丛林原本有一个凶神恶煞的丛铮,丛铮在的时候,丛曦见了他也是害怕的,为什么现在丛林会这么乱,甚至开始朝着他们下手?

    一定是……脱离了丛铮的掌控。

    唐惟感觉像是找到了一个新的思路,对着r7cky道,“师傅师傅,你帮我查查丛铮最近发生什么事了,或许我们可以来一个围魏救赵。从丛铮下手,然后让他重回丛林,这样就没有别人敢对我们派兵追杀了!”

    这小子是个有脑筋的,从丛林的老大下手,讨好老大等于掌控了丛林的其他人,看来唐惟小屁孩儿还挺机灵。

    r7cky一边剥瓜子一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哎呀,累,等你师父我歇一阵子。”

    “我喊薄少给您打钱。”

    r7cky当场从椅子上跳起来,哐哐拍着桌面,“好说好说!只要有钱,一切都没问题!”

    “……”一边的ventus默默无语。

    第二天的时候唐惟就找了薄夜谈这个事情,因为唐诗已经醒来,他怕自己的妈咪又想多,以为自己和薄夜私底下还有什么亲近的关系,就没有明着找薄夜,而是私底下偷偷发了短信给他。这天中午的时候唐惟打着哈哈说要去找小朋友玩,就直接跳下床,唐诗都来不及拦,小男孩已经颠儿颠儿地迈着小短腿跑了。

    跑出去的时候还路过了江凌,江凌喊他,“哟,小王八蛋跑这么急去哪呀?”

    唐惟眨眨眼睛,“我去找薄少,你别跟我妈咪说啊。”

    江凌乐了,“耳朵还没好呢,别乱跑。”

    “又不是伤的腿,我洗脸的时候不让耳朵沾水就好啦!”

    唐惟冲江凌挥挥手,“江凌哥哥帮我拖住妈咪,我一个小时就回来!”

    江凌乐呵呵地看着唐惟跑出去的身影,心说薄夜也不算是无用功啊,起码人家现在儿子会主动找他玩了。

    可是江凌不知道,唐惟和薄夜亲近,也只是为了……保护唐诗。撇开别的理由,他根本不会和薄夜有过多的来往。

    电梯门口,林辞正等在那里,看见唐惟的时候,低低喊了一声,“惟惟。”

    “林辞哥哥。”

    唐惟上去和林辞手牵手,“麻烦你等在这儿了,薄少呢?”

    “他在楼下车子里等你。”

    林辞牵着唐惟往外走,后来两个人到了住院部一楼,看见大门口停着一辆黑色低调的商务车,这才偷偷上去。

    薄夜正好今天开完了一个高层会议下来,提早结束了一天的事情,神清气爽地靠在车子后排,看见自己的儿子爬上来,勾着唇笑了笑,“小心。”

    唐惟抬头看自己英俊潇洒的父亲,随后想了个开头,“我知道怎么解决丛林那波人的追杀了。”

    薄夜的眉头一下子皱起来,“你想到什么了?”

    唐惟把今天r7cky和他说的内幕,统统又重新和薄夜说了一遍,听到后面薄夜也越来越严肃,“你确定这些的真实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