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 挑拨离间,不安好心!
    就像今天这次被薄老夫人刺激。

    薄夜仓皇看着自己的好友,被他强行拽着去了办公室,随后江凌拿出那些止血药膏,看了眼薄颜手腕处的伤口,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帮他把血都擦了。

    “疼吧?背上的伤还没好呢,又给自己一刀。”

    江凌皱着眉,“跟谁学的,自己伤自己。”

    薄夜摇摇头,“我没办法,那种情况下我真的没办法。又不可能真的对我奶奶动手,可是……可是我也要保护他们啊。”

    “你奶奶真的过分了。”

    一提到这个江凌声音冷了下来,“简直是太过分!就这样闹上医院来!唐惟也是你的儿子啊,她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薄夜沉默,任由自己的好朋友骂他的奶奶,后来处理好伤口,江凌才停止指责,“算了不骂了,反正她也活不了几年了。”

    薄夜笑了笑,“你怎么这么着急?”

    “我能不着急吗!”

    江凌拍着桌子,“当时那情况再发展下去就要变成杀人案了都!你看看唐诗他们母子俩多惨!你奶奶还要再来插上一刀,简直不是人!”

    薄夜没否认,只是沉着声音道,“我觉得我的罪孽又深重了。35xs”

    江凌觉得他有点可怜,只能拍拍他的肩膀,“唉算了,我也不说了。你慢慢来吧,先把唐诗的抑郁症治疗好,不然这就是个隐形祸患,指不定哪天她又被谁刺激了,想不开了呢?”

    薄夜没否认,这个年过得实在是糟心。

    明明是大过年,却没有一丁点过年的气氛,甚至出现了这种……令人心寒的事情。

    几个小时后,传来薄夜的奶奶醒来的消息,江凌问薄夜要不要去看看她,薄夜当做没听见一样,只是问,“唐诗醒了没?”

    “还没呢,镇定剂药效没那么快过了。”江凌对着薄夜道,“不去看看你的奶奶?”

    薄夜的表情几乎是在一秒钟之间就冷了下来,尤其是那眼神,江凌立马闭嘴,“当我没问,好吧。就怕你到时候还要去陪你的奶奶,那唐诗不就是白受了委屈。”

    “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薄夜跟着江凌来到了唐诗的病房门口,看见女人安静苍白地躺在那里,他眼底一片深痛。

    “我已经欠了太多了,不能再让她对我继续失望了。”薄夜自顾自喃喃着,“或许她本就对我也没抱有期待,其实……我不想再让自己变成过去那种人。”

    江凌觉得他们之间这段孽缘实在是太痛苦了,旁观者看着都揪心,只是语言太苍白,他也没别的力气劝说薄夜,只能陪着他一起等。

    “好,那我们等唐诗醒过来,你去找她好好说说,然后,带着你奶奶给她道歉。”

    薄夜垂下眼睛,“道歉不够。”

    怎么都不够的。

    江凌拍拍他,“兄弟,明白你想要弥补唐诗的心情。但是你奶奶现在除了道歉什么都给不出,惟惟的耳朵还没个下文呢,一步步来,唐诗总会心里好过点。”

    薄夜沉默无声,站在唐诗的病房外面,却感觉像是隔了一道天堑,他这辈子都无法跨越。

    薄老夫人醒来的时候,察觉到病床旁边只有安谧一人,立刻气得脸色直变,安谧见她动气,怕她又晕过去,转着轮椅上前安抚她,“奶奶,您别气……”

    “夜儿呢?”薄老夫人直勾勾看着安谧的脸,“夜儿在哪儿?他奶奶都住院了,怎么不过来看一眼!”

    安谧故作小心翼翼,实则是为了挑起老太太的怒火,装模作样道,“夜哥哥……去,去看那个女人了,他没来看您,奶奶,您别伤心,夜哥哥一定只是被那个女人迷惑了眼……”

    她说着说着还挺委屈,像是替奶奶不值,“没关系,我还在呢,奶奶,我陪着您。”

    薄老夫人没听进去后半句,只听见了前半句,在她脑子不停地响。

    她的乖孙去陪那个贱女人了,连她被气得住院了,都不来看一眼!

    薄老夫人几乎是被气到说话都说不顺长了,“那个该死的女人!”

    安谧一看自己的挑拨离间有效果,心中暗喜,面上却还是那副难过的样子,“奶奶,夜哥哥会看开的,他迟早会知道还是自己的家人最重要的。”

    薄老夫人这才脸色稍微好转,拍了拍安谧的手,“还是你嘴巴甜会说话。”

    安谧立刻摇头,楚楚可怜道,“不,奶奶,这都是安安的心里话。夜哥哥只不过是一时半会走上了歧路,奶奶您别跟他生气。他肯定会自己明白的,毕竟是您的孙子呀。”

    这话说的像是在帮他们两个说和一样,显得她煞费苦心想要维持家庭和睦,薄老夫人深呼吸一口气,才将心头的气愤压下去,接着安谧的话说道,“对,你说的没错,只是一时的。他还是我的乖孙。”

    薄夜不可能被唐诗骗得团团转!

    后来安谧继续陪着薄老夫人说话聊天,抽空还让下人去蹲了一碗鸡汤给她喝,薄老夫人面色逐渐好转,丝毫看不出来像是被气到住院的人,倒是另外病房里的唐诗脸色惨白,越来越瘦,薄夜看着都心疼。

    “你喝点儿行不行?”薄夜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杯,“我妈炖的蹄髈,都是胶原蛋白,她说你吃了能长肉,现在真的太瘦了。唐诗,我怕你撑不下去。”

    唐诗只是笑,那笑意讽刺,瘦削的脸上唯有一双眼睛亮得如同刀刃上的寒光,“薄夜,你少编那么多废话来骗我。”

    薄夜没说话,把保温杯放在一边,手腕上还缠着纱布,唐诗触及到那个纱布,视线像是被刺痛了。

    意识回笼的时候,想起混乱的当天,薄夜拿刀抵着自己手腕,以死相逼。

    唐诗心头刺痛,而她只是笑笑,看着眼前的男人,“薄夜,不要费力气了。我不想碰你们家的东西。”

    薄夜只能顺着唐诗的性子来,“你就当这不是我们家的,是江凌带给你的好不好?”

    唐诗看了眼缩在角落里一直不说话的薄颜,这个小姑娘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等在这里,安谧似乎忘记了她的存在,只顾着讨好薄老夫人,将她一个人丢在唐诗的病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