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逆行背影,请你活着!
    可是唐诗知道,父子终究是父子,血浓于水,她根本挡不住他们的相处,也比不上薄夜能给唐惟的一切。

    “你是薄家人……”唐诗看着唐惟的眼睛,“若是以后薄家出事……惟惟,你也要站出来。”

    唐惟眼眶红了,“薄家不可能出事的,薄夜一个人管理得很好,我不要去薄家……”

    唐诗叹了口气,望着天花板,身边薄夜已经离开病房,沉默地就像从没来过一样。

    可是很快,丛杉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跟着冲了出去。

    走廊上,他大喊着薄夜的名字,“薄夜!”

    薄夜疑惑,回头看见那个向来不爱说话的男人站在他对面,两个人仿佛立在天秤的两端,彼此制衡。

    “你……能不能待在唐诗的病房里别走?”

    从丛杉嘴巴里听见这句话,让薄夜睁大了眼睛。

    丛杉皱着眉头,显然有些着急,“时间来不及了,我……”

    还没说话,走廊里响起一阵枪声!

    那一刻,薄夜和丛杉几乎是同时回眸,阴影处窜出来好多黑衣人,丛杉用力推了一把薄夜,“冲我来的,你快走!”

    薄夜想离开,可是顷刻间就想到了在病房里的唐诗,走廊里已经惊起一阵尖叫,所有的人都拉开门冲了出来,因为受到枪声的刺激,大家狂奔!

    丛杉脸色惨白,他贸然出门把唐诗送来医院,没想到被查出了行踪!

    “薄夜!”

    丛杉刚想拜托薄夜,却见他身影不见了。35xs

    那一刻,如同电影的慢镜头回放,所有人都在歹徒的枪声里往楼梯出口处奔跑逃命,唯有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逆着人潮擦肩——

    这分明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可是他却做出和自己生命了背道而驰的选择。

    无数人惊讶于他的逆向行驶,背着光他的身姿迅速,破开这暴乱的人群,朝着唐诗所在的病房狂奔!

    砰地一声,薄夜拉开病房的门,可是唐诗不在房间里!

    “薄少……”唐惟的声音响起,薄夜走进去一看,才发现唐惟在听见枪声的下一秒就带着唐诗躲进了柜子里,这是个聪明的法子,比起现在跑出去,会有更大活命的几率。

    外面已经开始发生踩踏事故,薄夜一手抱着唐惟一手拉着唐诗出去的时候,就看见有个人在地上被踩得血肉模糊。

    唐诗惊叫一声,“发生什么事了?!”

    “杀手追击。”

    薄夜简短落下四个字就带着他们往出口跑,唐惟一听见这个词语,脸色就惨白,“是不是……是不是丛杉哥哥出事了?”

    薄夜没回答他,唐惟使劲往回看,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瘦削的身影。

    唐惟哭喊着,“丛杉哥哥!”

    丛杉脸上都是血,路人哭嚎尖叫,有的甚至跟着被伤到了。他往后跳几步,丛曦派的杀手就逼近几步,他们甚至不怕有人报警,杀掉丛杉,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唐惟抓着薄夜的肩膀,“丛杉哥哥……”

    薄夜回头,看见丛杉和他眼神对上。

    这是两个男人第一次目标如此准确的时候。

    丛杉爆发出一声怒吼,向来面瘫冷漠的男人,第一次发出如此惊心动魄的声音,“带他们走!不要回头!”

    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枪声,暴乱,铁锈味的鲜血弥漫,惨叫声此起彼伏,薄夜把唐惟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声音都在发抖,“别看!”

    “丛杉哥哥……”视线被遮挡,唐惟趴在薄夜的肩膀上,孩童稚嫩的声音撕心裂肺,“活下去……我们之间的约定,你一定要活下去……”

    丛杉中枪,还是原来腰部的那个伤口,他吐了口血,脸色惨白笑了笑,“好……”

    迎面冰冷的刀锋劈来,丛杉堪堪一躲才没被刺到,那刀就这么贴着他的脸插在了旁边的墙壁上,丛杉冷白的脸上很快多了一道血口子。

    刺痛袭来,他咬牙闷哼一声。

    “看来你很在意那个孩子和那个女人……”

    丛曦从黑衣人中走出,用鞋尖挑起丛杉的脸,“知道吗,我们这种人,就不能有感情……”

    “因为感情会毁了我们。”丛曦笑得极狠,咬牙,一字一句,“你在意谁的那一刻,就等于有了弱点和软肋……一旦你保不住他们……”

    丛曦嚣张的笑,楼下已经有警笛声,可是他丝毫不怕。毁掉丛杉,不管什么下场!

    “快,去把刚才逃出去的那个女人和孩子抓回来!”丛杉恶狠狠地下了命令,他们身边已经倒下无数人,这一场厮杀,明目张胆,目无王法,丛杉在墙角喘息,眼神凶狠。

    “啧啧,一提到那个女人你就会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

    丛曦笑了,他像是要好好折磨丛杉似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她叫唐诗对不对?丛杉,你倒是很大的心,哪怕没有你,唐诗也一样不能活着!”

    丛杉的瞳仁狠狠紧缩,不可能,他已经找人把唐诗所有的资料掉包了,为什么还会被查到……

    “因为唐诗就是丛家的血脉,所以你死了,我也一样不会放过唐诗!”

    丛曦笑了,犹如恶魔,残忍又血腥,“丛家的少主到最后只能是我!只能有我!”

    丛杉盯着丛曦的脸,“你不能动她!”

    “关你什么事?!”丛曦狠狠一脚踹在丛杉的脸上。

    男人喷出一口血雾。

    丛曦被他这副惨样取悦了似的,“丛杉,你真可怜。爱上的人是自己的亲妹妹。”

    丛杉身体狠狠一震。

    他习惯了不喜形于色,面瘫着一张脸,打架的时候血溅在自己眼前都不会动一下眼珠子,唯有这个时候,他的冷漠被彻底踩碎了。

    丛曦狠狠抓着他的头发,“我不要现在这么快杀了你,你从小事事压我一头,我受够了这种感觉,现在我要你生不如死!”

    “小少爷,警察追进来了!”

    丛曦笑了,打了个指响,就有人上前往丛杉手背上注射了一剂药。

    丛杉的眼睛狠狠圆睁着,到最后却抵抗不过药效的反应,彻底昏死过去。

    他们头顶响起了直升飞机的声音。

    “带走。”丛曦冷漠厌恶地一瞥,狠狠笑了一声,“把他关进丛林的黑牢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