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抑郁治疗,别不要我。
    唐诗这幅样子,在薄夜的眼里,男人觉得心痛。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被他逼的。

    薄夜白净的脸上都是血,“唐诗……你冷静!”

    唐惟带着哭腔喊着,“妈咪,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别怕,我还在……”

    唐诗浑身哆嗦,犹如惊弓之鸟,她陷入一种如同被催眠一样的心理状态里,薄夜抱着她,鼻血滴在唐诗的肩膀上。

    后来丛杉听见动静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唐诗一脸惊恐被薄夜按在怀中的那一幕,他开灯,没说话,“放开她!”

    薄夜看见丛杉的时候,脸上的血一并印入丛杉的视线里,丛杉皱着眉头,“怎么回事?!”

    唐诗回头,看见丛杉的脸,喊的却是哥哥。

    薄夜没来得及管理自己的形象,扛着唐诗去医院,丛杉在背后喊他们,“站住!”

    薄夜的手在抖,“她受了刺激,需要稳定……”

    “你离开,对她而言就是最大的稳定。”

    丛杉上前,与他对视,薄夜没让,“我会走,但是她也必须经过医生的观察!”

    唐惟不敢插入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交谈,总觉得比叶惊棠和韩让之间的气氛要可怕一万倍。

    后来丛杉和薄夜两个人一起带着唐诗去了医院,连着唐惟一并跳上车,住得远的韩让他们并不知道客厅里发生过这样一出闹剧,只是发现一觉睡醒……唐诗和唐惟不见了。

    唐诗醒的时候,脸色惨白,旁边放着药片。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

    枸缘酸坦度螺酮胶囊。

    专治抑郁症以及焦虑症。

    唐诗转头,看见薄夜和丛杉,以及另一边的唐惟。

    她昨天夜里被注射了镇定剂,药效没过去,她觉得脑子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的,大脑皮层的意识还没彻底清醒,她盯着眼前三个男人,包括她的小儿子唐惟在内。

    三个人同时目不转睛盯着她,唐诗隔了好久才找回舌头的知觉。

    “你们……干嘛?”

    薄夜松了口气,坐回椅子上。

    丛杉冷漠,一言不发,倒是唐惟先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你昨天复发了,我们连夜带你来医院了。”

    “我复发了?”

    唐诗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她抓住身上的被子,死死握住。

    几个人发现她在抖。

    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女人明明在哭,还要扯着嘴角笑,“对不起……我没忍住自己的情绪……是我没有控制好……”

    薄夜整颗心都痛了。

    丛杉看了眼唐诗落泪,手指攥紧,但是他说不出一句话。

    他天生不会表达。

    抑郁症很难彻底根除,唯有在生活中慢慢褪去,开始当它重新来袭的时候,那种感觉也会很快重新抢走你的理智,唐诗这辈子的伤从来没有痊愈过。

    只有一遍遍痛。

    唐惟上前替她擦眼泪,“妈咪,别难过。我们没有怪你,怪我。是我的错……”

    薄夜在一边哑着嗓子,“是我的错……”

    是他不该来找唐惟的,他以为偷偷摸摸见面不会让唐诗觉得难过,可是没想过,就是这份隐瞒,将唐诗伤的更深。

    “不,薄少。”

    唐诗声音哽咽,明显在强撑,但她还是喊他了,“你要看你儿子,我没话说。”

    薄夜震惊。

    “唐惟是你的孩子,我这辈子都无法否认这个事实。”

    唐诗抓着身上的被子,仿佛抓住了什么救命的绳索,除此之外,她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握住依靠的东西。

    “你要看你儿子,我拦不住。我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我还是怕……”

    唐诗肩膀隐隐颤抖着,“我害怕唐惟跟你亲近以后,我连仅剩下的儿子……都要失去了……”

    薄夜觉得胸口像被人挖空一块,鲜血淋漓。

    男人嗓音嘶哑,站起来,“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再来。”

    “等一下。”

    这是唐诗第一次挽留薄夜。

    后来,女人闭上眼睛,她靠回枕头上,“你父亲……和我私底下见过面了。”

    薄夜有些错愕,“什么……什么时候?”

    “前阵子,我跟着朋友出席发布会,正好遇上你父亲。”唐诗回忆过去的时候,明显带着害怕,可是她必须说,不得不说,“薄梁叔叔代替你跟我道歉,代替你向我认错,还答应我一定要召开记者发布会替我澄清清白。”

    难怪薄梁会支持薄夜这个所作所为,原来他也是这样想的。

    薄夜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他……还说了些什么。”

    “关于惟惟未来的问题。”

    唐诗睁眼,摸了摸身边唐惟的脸,“薄夜,唐惟十岁以后,你带着他走吧。”

    此话一出,病房里三个人通通震惊了!

    唐惟一把抓住了唐诗的手,直接红了眼眶,“妈咪,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再也不会和薄少私底下见面了,你别把我丢给他,妈咪……”

    唐诗含着眼泪笑,“我没想过把你让给别人,惟惟。你是妈咪的命。”

    摸着唐惟脸的手,明显在颤抖,“可是惟惟……你跟着薄夜,比跟着我好。”

    唐惟声音都在抖了,“妈咪,不管我们家怎么样,我都不想离开你……我不想……”

    薄夜难堪地把脸转了过去。

    “我没说不让你回来。只是你跟着薄夜吧,想我了,就来看我。让他替你负责,跟着他去学所有的知识和技能……”唐诗摇摇头,“我看开了。我没有薄夜那么有钱有势,你跟着他,才有好的出息。”

    “我不要出息,我只要妈咪……我只要妈咪……”

    唐惟哭喊着,使劲抓着唐诗的手,唐诗也哭,送唐惟到薄夜身边,何不是从她身上撕下一块肉?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她的儿子,越来越聪明的儿子,跟着薄夜才能得到最好的发挥,她给不了他完美的环境,她甚至有时候需要他来照顾。

    薄夜看着唐惟哭成这样,声音低沉,“等他十岁了再看吧,让他自己选择。”

    薄夜走的时候,唐惟还在哭,大喊着,“妈咪你别不要我,我错了,我乖乖的,别赶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