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许碰她,你是野兽!
    叶惊棠不屑嗤笑,“我不像你,该犹豫的时候犹豫,不该犹豫的时候却偏偏杀心坚定。我想要的东西,从来只有抢,只有掠夺。”

    “那是野兽。”薄夜盯着叶惊棠的眼睛,“不是男人。”

    叶惊棠被薄夜这种眼神震得身体一颤,回过神来,他勾唇,“男人就是野兽。”

    薄夜沉默,劝不了叶惊棠了,结局不管怎么样,他以后都得自己扛着。

    两个男人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度过了一个毫无意义的除夕夜,深夜里有人放烟花,薄夜看着那些烟花升上天空,照亮他眼底的阴冷片刻,又迅速熄灭,化作一片虚无。

    烟花易冷,红颜易逝。

    叶惊棠有了姜戚的消息,听说姜戚和韩让最近走得特别近,他差点摔了手机。

    手机上是姜戚坐在超市购物车里被韩让推着的画面,那动作很幼稚,可是两个人却笑得很开心。

    只有情侣才会做这种幼稚又可爱的事情。

    叶惊棠往外走,薄夜皱着眉头,“你不要再逼她。”

    “我逼她?”叶惊棠冷笑,“那是她自己骚,要勾引男人!”

    “她再骚,也跟你没关系。”

    薄夜叫住了叶惊棠,“今晚是跨年,你别去打扰她新年新开始。”

    “你是不是转性了?嗯?被唐诗弄怕了?”叶惊棠嘲笑,“这可不像以前的你,薄夜。我只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有亲手抢回来,握在手里,我才安心。”

    “叶惊棠……”薄夜还想说什么,叶惊棠就出去,男人站在酒店里,这才轻声把后半句话喃喃出来。

    “如果姜戚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你呢?”

    一室寂静,无人回应。

    另一边,唐诗他们在韩让的私人公寓里玩得很开心,唐诗说要去上个厕所,大家就随她去了。后来厕所里,唐诗收到一封匿名邮件。

    唐诗看见这排字的时候,眼皮跳了跳叶惊棠来找姜戚了?该死的,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他为什么又要告诉她?

    他……?

    唐诗的脑子里有个念头,这人……是不是薄夜?

    想到这里的时候,唐诗一下子站起来,冲出客厅。

    姜戚正在和丛杉比看谁先笑的游戏,就是一动不动盯着对方的脸,看谁先忍不住笑出来。

    丛杉是个面瘫,克里斯和尤金和他对视没几秒就笑场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乐的,反正就是一秒破功。这回轮到姜戚硬是撑着将近了三十秒,结果余光瞟到唐诗冲出来,姜戚没忍住——破功了。

    “你从厕所里冲这么快干什么?吃屎赶不及了?”

    姜戚开玩笑嚷嚷了一声,结果唐诗一把拉过她,把手机举在她面前——“叶惊棠要来了!”

    这一声可谓是石破天惊,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35xs

    姜戚脸色煞白,“什么意思,叶惊棠……来白城了?!”

    今天不是除夕夜吗,他疯了吗!

    他追过来白城干什么?是他亲自把她丢出去的,现在又找上门来,他安得什么心?!

    姜戚浑身发冷,韩让察觉出了她的害怕,坐在沙发上把她搂了过去,眸光坚定,“就算来了又能怎么样?”

    叶惊棠还想像上一次一样,带那么多黑衣人过来强行把她带走吗?

    不可能!

    唐惟对着唐诗道,“妈咪,是谁发给你的短信?”

    唐诗把号码发给唐惟,“是个陌生的号码,但是他既然知道叶惊棠,肯定不是空穴来潮……”

    “我知道了,戚戚姐姐,你别怕今天我们这里那么多人呢,叶惊棠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是啊,时尚大腕克里斯,模特界的缪斯尤金,丛林的丛杉,还有韩家公子韩让都在这里,叶惊棠敢怎么样?

    唐惟跳下去,默念了几遍那串号码,就把它背了出来,随后回到自己房间里,打开电脑就是搜索号码的ip地址。

    很快,在白城一家超五星的高级贵族酒店里定位到了这串号码的地址。

    唐惟挑出了一个后台,给那串号码发送了一个短信。

    他说。

    薄少,是你吗?

    在酒店的薄夜手机一阵响,发现了自己手机上也收到一个匿名信息,看来和他一样用了黑客技术,结果点开来,那个口吻有点熟悉。

    让他觉得,给自己发这条消息的人……是他的儿子,唐惟。

    他学着薄夜的隐藏真实号码的方式,来给他回信。

    薄夜没有否认,回过去一个字,嗯。

    ——

    ——

    唐惟看着眼前的回信,手指攥紧。

    后面一排字定格在电脑面前。

    薄夜说。

    唐惟心惊,

    薄夜看见唐惟怀疑的字眼,扯着嘴角自嘲地笑,

    这计划让唐惟鼻子一酸。

    别让她像你妈咪一样吃苦头。

    薄少,你也知道我妈咪为了你吃了多少苦头……你既然知道……

    唐惟眼睛红了。

    可是少年肚子里有无数话语,打出去的只有两个字。

    谢谢。

    恩怨分明,干脆利落。

    薄夜没说话,眼神深邃。

    二十分钟后,叶惊棠来到韩让公寓门口,按响了门铃。

    韩让过去开门,看见是叶惊棠,两个男人对视。

    韩让先说话了,说话时眉头死死皱着,“想干嘛?”

    叶惊棠冷笑,薄唇吐出一个字,“滚!”

    “要滚也是你滚。”

    韩让丝毫不让,正面迎上叶惊棠带着杀意的眼神,“这是我们的房子,和你无关,你私闯民宅,自己心里没点b数?”

    叶惊棠被韩让激怒了,伸手就去抓他,不远处却传来一声,“你不许碰他!”

    姜戚站在那里,眼眶是红的,可是表情倔强,咬牙切齿,“我说!你不许伤害韩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