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被逼绝望,你别后悔!
    后来唐惟和丛杉一起从浴室里走出来,唐诗见了笑了笑,“你们干嘛了?”

    唐惟也甜甜地笑,随便找了个理由却天衣无缝,“和小舅舅一起洗澡了。”

    他在外人面前依旧照着以前的习惯喊丛杉小舅舅。

    可是私底下,他已经再也不会提起这个称呼了。

    丛杉的睫毛颤了颤,随后道,“谢谢你……收留。”

    这话说的丛杉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似的,唐诗的表情很轻松,“没事,你下次走正门打招呼啊,不要一睁开眼睛就睡在我床上,吓我一跳。”

    丛杉应了一声,“看见床就想睡。”

    “……”她又忘了这个睡觉大魔王拥有着秒睡的技能。

    韩让听说家里来了新客人,下班的时候多做了菜,今天是小年夜,家家户户都洋溢着欢乐喜庆的气氛。丛杉的到来多了一份碗筷,但是也多了一份人气,尤金和克里斯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回头看唐诗,“这小白脸是谁?”

    小白脸这个称呼让丛杉微微挑了挑眉。

    唐诗开玩笑道,“我以前的公司同事,怎么,你喜欢?”

    尤金撇撇嘴,克里斯倒是又仔细观察了丛杉的脸一阵子,“嗯……看着挺细皮嫩肉的,估计是上床话不多但是挺狠的类型……”

    丛杉的脸彻底黑下来。

    “哎哎哎!”

    克里斯一看丛杉有发飙的迹象,立刻抱住自己,“我就说说!我就说说!”

    “哈哈哈哈!秒怂!”

    姜戚在一边笑,“快过来洗筷子,吃小年夜饭咯!”

    几个人立刻欢欢喜喜过去凑热闹,韩让把饭菜都端出来,五星级大厨的水平的确过硬,姜戚说,“你这个做饭技术绝对比新东方厨师要厉害。”

    “那必须。”

    韩让捏了一把她的鼻子,随后唐诗说,“姜戚你以后有口福了,估计会被韩让养成一个大胖子。”

    “你敢说我胖,我打你!”姜戚差点把筷子头丢过去,“姐姐我前凸后翘哪儿胖了!像克里斯那样瘦得跟竹竿儿似的很好玩吗!一看就是被男人睡的。”

    克里斯怒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受了?我是攻好不好!总攻!”

    丛杉冷漠一瞥。

    克里斯感觉头发都要炸起来了,“你……干什么?想试试我?不行,我不碰闺蜜的朋友。”

    一桌子人笑成一团,唐惟也跟着乐,大家脸上都是笑意,韩让开了啤酒,几个人各自举着杯子,“除夕夜快乐!”

    “新的一年终于到来啦!要开始过上新生活,和过去说再见!”

    姜戚打头阵说出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要做出新的产品!”尤金也紧跟着。

    “想要赚大钱!”唐诗和唐惟异口同声,他们很俗气,有钱就够了,有钱就能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找个男朋友……”克里斯可怜巴巴地举着杯子,“我都单身三年了,我太惨了……”

    旁边的丛杉又是冷冷一瞥,克里斯被他这种眼神看得浑身上下不自在,“干嘛老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放心,我和我哥搞基,我都不和你搞基!”

    尤金乐了,“来呀来呀,我俩床上还没打过架吧?”

    韩让笑得捂着肚子,“满嘴跑火车!别吓着唐诗的朋友!”

    唐诗觉得,这是她有史以来过得最难以忘怀的一个信念。

    ——同在白城的薄夜也这么觉得。

    不过前者是觉得幸福又温暖,而薄夜大抵能感受到的只有冰冷。

    他一个人坐在高级套房里,开了一瓶红酒,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好久,自己给自己倒了小半杯。

    暗红色的液体滑入他薄梁的唇,带着些许来自暗夜的冰冷诱惑。

    后来外面有人敲门,薄夜过去开门,对面的男人笑了笑,拎着一些东西进来,看了里面一眼。

    “怎么回事啊你,一个人喝闷酒?”

    叶惊棠笑着把外卖放进去,“太惨了,居然跑来白城过年,是不是唐诗在白城?”

    薄夜应了一声。

    “苏祁这会儿跟家里人喜气洋洋过年呢,傅暮终也好好的,江凌江歇更别说了,就你一个孤家寡人和家里人闹翻了。哥哥我舍命陪君子过来陪你,是不是很感动?”

    薄夜冷笑,“你他妈是过来找姜戚的吧?”

    “你……”

    叶惊棠愣住了,随后被薄夜这个态度气笑了,“不要脸,那老子也顺路看了你一趟,你好好端着知道么!”

    “放下东西可以滚了。”

    薄夜淡漠地看了叶惊棠一眼,“不过你现在这么着急去找姜戚,人家不一定理你。”

    叶惊棠表情变了变,在薄夜对面坐下,自己从袋子里拿出一听啤酒,又看了眼薄夜桌子上放着的红酒,骂了一声,“靠,档次比你的低。”

    薄夜把门关上坐回他面前,两个男人对视,叶惊棠无奈笑笑,“看我干吗?跟我比谁更惨一点吗?”

    薄夜耸耸肩膀,“我没觉得我惨,只有你一个人惨而已。”

    是啊,他早就放下和唐诗纠缠不休的心情。

    犯了错,就要认。

    认了错,就该补偿。

    唐诗不接受,那也是唐诗的事情,他强迫不了她。

    薄夜看开了,抿了一口红酒,“起码我现在心里比你舒坦。”

    再也不用每天沉陷在会失去唐诗的恐惧中。

    因为他已经彻底失去了,了无念想。也算是断了。

    薄夜没什么奢求的,这辈子倾尽一切追求的,也不过那个女人口中“原谅”二字。

    叶惊棠自己另外拿了个高脚杯,用热水烫了一下消毒后,也拿着红酒给自己倒了一点,“你这是在讽刺我?”

    “实话实说而已。”

    薄夜看着窗外,一片白色的雪景,无端觉得寂寞,“经历过一遭失去,我懂得了很多东西。不过这代价太大了,是以她的离开作为结局。”

    他承受不来第二次,所以只能把握现在。

    “叶惊棠,有一句说一句,姜戚要是真的对你绝望,那也是被你自己亲手逼绝望的。你不要走我的老路。”薄夜转头看着叶惊棠的脸,“或许你以后会比我更崩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