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过小年夜,他没回家。
    “小年夜快乐!”

    姜戚率先喊出来。35xs

    真好,真正属于他们的小年夜到来了,春节也逐渐拉开了序幕,传统节日里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景象,这个空旷了很久的公寓里,也第一次有了人气,真实又热情。

    唐诗看了眼她身边,苏祁一边吃三文鱼一边和唐惟讲笑话,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气氛特别好,此时苏祁的手机震了震,他掏出来看了看,是有人发来了一条消息。

    苏祁抬头看了眼唐诗盘子里剥出来剩下的虾壳,发了一句回去——

    另一座城市的高楼大厦顶层,薄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苏祁发回来的短信,终于稍感心安,将手机放了回去。

    身后有人推门进来,是林辞,此时此刻正恭敬地低着头,轻声道,“薄少,薄先生那里喊您过去一起吃小年夜饭。”

    薄先生,指的是薄夜的父亲薄梁。

    薄夜回头,眸光了然无波,对着林辞道,“备车。”

    林辞应下,随后又从衣柜里替薄夜拿出了风衣,天气已经转入寒冬,跨年之后就一天比一天冷,前阵子薄夜还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跟自虐似的,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35xs

    林辞把厚厚的风衣外套递到薄夜手里的时候,男人没拒绝,沉默地披了上去。

    林辞觉得自从薄夜坦白了对唐诗犯下的错误以后,整个人都变了。

    曾经的薄夜话虽然也不多,但是凛冽,带着强大的气场,一看就是高贵冷艳的男人,想要什么势在必得。但是现在的薄夜,气场归气场,却总还是带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冷意。

    这和当初他的意气风发截然不同。

    是一种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濒死时的感觉,他现在过得日子,不过是还没死而已——这是现在的薄夜给林辞的感觉。

    林辞在心底唏嘘,唐诗带给薄夜的影响有这么大吗……大到薄夜现在就像是身处地狱,随随便便一眼,就带着绝望和森冷,令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还要伤的那么深。

    后来薄夜出门,林辞跟在后面,把钥匙给了司机后,他也赶着回去过小年夜,结果正好撞上了走上来的苏菲菲。

    “唉!等下……”

    苏菲菲看见林辞,知道这人是薄夜的特助,一把抓住他,“薄夜呢?”

    “苏小姐……”林辞也认出了眼前的人,好歹是苏家千金,他没敢太直接说,“您请松手,薄少要回去吃小年夜饭。35xs”

    “薄夜派我哥去哪了?”苏菲菲不问清楚不肯罢休,“今儿我家也吃小年夜饭,我哥缺席了,怎么回事?他之前说好像是薄夜拜托他去办一件事儿,说了晚饭前回来的,怎么这会没回来?”

    林辞也愣住了,薄少拜托苏祁出去办事儿了?

    什么事儿这么神秘,还非得借苏祁的手去办?

    林辞想不明白,可是他想不明白,苏菲菲显然不信,“你可是薄夜身边的得力助手,你主子要干什么神秘的事情,你会不知道?!”

    听她用主子这种词语形容,就感觉像是被人羞辱了一通,林辞皱起眉头,“请您注意自己的素质,薄少也有他的个人**,我无权干涉。”

    “我不管!”

    苏菲菲抓着林辞的衣领,“你必须给我说我哥去哪了!”

    林辞心说我他妈怎么知道,再好的脾气也要被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给逼火了!

    正巧这个时候薄夜忘了拿文件回来取,就看见苏菲菲抓着林辞不肯放,两个人纠缠,薄夜愣住了,“林辞?”

    他喊了一声喊自己的助理。

    林辞发誓,这是第一次看见薄夜回来他觉得心怀感激,您还好回来一趟,不然他上哪说理去!

    林辞把苏菲菲往前一推,“薄少,苏小姐说……说找不到自己哥哥的消息,所以过来找您。她还说您之前拜托她哥哥去办事儿了。”

    薄夜听到林辞的形容,抬头去看苏菲菲,“苏祁没回家?”

    苏菲菲看见薄夜,这个她以前很喜欢很喜欢过的男人,总觉得和当初彻底不一样了。

    现在薄夜的眼神,她看不懂,也不敢去看懂。

    苏菲菲想了想还是开口,“我哥跟我说他吃晚饭之前会回来。今天老爷子和奶奶都来了,一家人难得团聚,就等着我哥,他说是去帮你办事了,所以我才想着来找你。”

    最近薄夜出的事情那么多,她还有些不好意思找薄夜。

    听了苏菲菲的话,薄夜微微皱起眉头,“我拜托苏祁送了点过年的礼物给唐诗,他难道送完了……没回家?”

    早就知道这孙子那么主动帮他送礼不安好心!打着这个主意上门赖在人家家里吃饭呢吧!

    薄夜脸色都变了,“我等下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去,你别着急。”

    苏菲菲这才应了一声,随后薄夜要走,苏菲菲喊住他,“薄夜,你……”

    她不再像以前一样,学着那帮女人喊他夜哥哥。

    其实薄夜也不乐意被人这么喊。

    苏菲菲的话音有些迟疑,“你之前公开了真相之后,有遇到什么事情吗?”

    这话问的。

    薄夜转了转眼珠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

    他其实做好了各种准备,被舆论攻击,被唾沫淹死,公司股票下跌,个人形象损失。

    可是他做好了一切准备,迎来的却是唐诗的无动于衷。

    这是他觉得最挫败的事情。

    苏菲菲看着薄夜走了,这回没有喊他停下,后来薄夜回去路上给苏祁打了个电话,对面一接通,薄夜就低沉道,“你过去蹭吃蹭喝了?”

    他本意只是想送个东西,结果苏祁借着这个理由死皮赖脸地和唐诗吃了一顿小年夜的饭!

    苏祁笑眯眯地打了个嗝,“我妹妹来找你了吧?告诉她别急,我用最快的速度回来了。”

    薄夜气得磨了磨牙。

    苏祁乐得哈哈大笑,“哥哥刚和唐诗吃完小年夜饭!你真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