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要造反,必须娶她!
    可是在薄老夫人说完那句“应该让唐诗牢底坐穿”的话的时候,原本一直沉默淡然的薄夜猛地抬起头来,那双眼睛,凶狠得像是弯月下的狼群首领。

    薄老夫人被自己孙子这种眼神吓得一震,很快回过神来,不由分说指着薄夜,“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是要和奶奶造反吗!”

    反了反了!她的乖孙翅膀硬了,现在敢用这种眼神看她了!

    薄夜不说话,又恢复了先前的态度,不管薄老夫人逼问他什么,他都是淡淡一句——不知道,没想好。

    后来薄老夫人气急了,捂着胸口怒吼,“奶奶问你,你是不是还喜欢这唐诗那个贱女人!”

    贱女人。

    薄夜的眉心及不可见地跳了跳,他眼里出现了许多复杂的情绪,到了嘴边只是冷酷的两个字,“没有。”

    薄老夫人这才松口气,要是她的孙子真的被那个唐诗迷住了的话,她怕是要被活活气死!

    “没有就好,你现在迷途知返还来得及,过几天就和安谧去领结婚证,赶紧把婚结了,把这事儿压下去!”

    薄老夫人显然是还在担心薄夜会不会被唐诗骗得神魂颠倒,在她印象里,薄家人是永远不可能犯错的,就算错了,那也是对方活该受着。

    可是关于和安谧结婚这件事,薄夜却沉默了,一直没说话,后来薄老夫人总算发泄完她自己的怒火,才让薄夜走。

    薄夜没有停留,直接走出薄家大门,现在安谧住在薄家,他不是很想回来,每天住在自己的公寓里。

    安谧坐着轮椅看见薄夜走出去,心有不甘,跟了出去,喊着,“夜哥哥……”

    薄夜脚步一顿,看着安谧辛辛苦苦转着轮椅追上来,总算放慢了脚步,“你过来干什么?”

    “夜哥哥,你还要去哪?”

    “我回我自己的公寓。”

    “你不住在这里吗?”

    安谧一把拉住了薄夜的手,“你是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不回家里住?”

    薄夜没说话,现在对于安谧,他真的只剩下沉默。

    他已经看不懂眼前这个女子了。

    安谧察觉了薄夜的沉默,想着跨年在薄夜心里,她的形象已经不如从前了,很着急,“夜哥哥,是不是因为唐诗的事情,所以你对我有了意见?”

    薄夜没说话,后来安谧使劲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薄夜啧了一声,“松手。”

    “我就知道你是对我有意见了!”

    安谧红着眼睛,看样子像是要掉眼泪,“夜哥哥,我承认唐诗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可是你选择用这种方式公开的时候,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上考虑?你只知道欠了唐诗,要还她清白,那欠我的呢!”

    她吼得有些声嘶力竭,薄夜眯起眼睛,欣赏着她这幅样子,男人倏地勾起嘴唇笑了笑。

    “安谧。”

    那声音听着暧昧缱绻,可是安谧却无端的,察觉到了一股子冰冷的寒意……

    眼前这个正对她笑的男人,她已经……已经不敢保证自己还看得懂他了……

    “你的腿,我会对你负责。”

    薄夜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向安谧,男人眼里带着安谧不敢深猜的复杂。

    “至于别的,如果你要打唐诗的主意……”薄夜一字一句,盯着安谧的脸,“别怪我翻脸。”

    安谧心中猛地一惊,难道薄夜……薄夜已经察觉出了什么,可是因为她失去了这双腿,所以一直忍着没说?

    为什么他不说?他到底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

    安谧不敢随意试探,害怕自己也同时在被薄夜试探着,女人只能咬着嘴唇,泫然欲泣,“夜哥哥……不要这么凶,我会害怕。”

    薄夜闭上眼睛,转身离开,安谧坐着轮椅在他身后,盯着薄夜远去的背影,抓着轮椅扶手的手指一根根攥紧。

    唐诗……她失去的一切,一定要从唐诗身上加倍讨回来!

    这几天唐诗倒是生活相当安逸,除夕夜即将来临,尤金的公司也放了假,克里斯和尤金还没有在白城试过一次新年,于是今年干脆都留在了国内没有回去,尤金跟着克里斯一起住进了韩让的别墅里,反正家里多得是房间,他们兄弟俩来了正好也热闹,姜戚天天都和他们聚在一起斗地主,房间里洋溢着各种欢笑声。

    小年夜将近那天,韩让准备了一桌子菜,唐惟正在小房间里和他的师傅视频,屏幕对面的r7cky和ventus还是以往一黑一白的穿着,ventus照例是那张冰山脸,r7cky倒是笑得很开心,“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师傅也是,新年快乐!”小唐惟伸出手,“记得给我红包!”

    “讨债鬼!”

    r7cky笑骂了一句,“等师傅办完事情,看看还在不在国内。留在国内的话,师傅就去找你过年。”

    “好呀好呀!”唐惟尤为开心,“我们家正好来了好多人,你和ventus哥哥也一起来吧,韩让哥哥做的菜可好吃啦!”

    “韩让?”

    r7cky摸着下巴,对着视频里的小男生道,“哦,我记起来了,是那个米其林大厨韩让吗?”

    唐惟还没来得及承认,r7cky就继续道,“我记得……记得他背后身份好像是韩家的儿子,也是个挺有背景的人,你和他也认识?”

    “我认识韩让叔叔有一段时间啦。”唐惟笑眯眯,“你到底是在做什么任务啊,要这么久。快点把事情办完,过来找我们玩呀。”

    r7cky不好意思说他正在执行的任务和唐惟有关,这臭小子要是知道了,估计又得起疑心了。

    只能随便打了个哈哈,“没事,对了,最近我反向追踪到有人在查我们,你也小心点啊。”

    “你们得罪什么人了吗?”

    “他得罪的多了去了。”一边的ventus突然间插话了,“几乎满世界都是仇人。”

    唐惟缩缩脖子,“我怎么认了个犯罪分子当师傅。”

    “想跑?没门!一概不负责退换!”r7cky大手一挥,“以后你就是暗杀黑名单上面排名第一的黑客r7cky的人了,记得保护你师傅我!”

    唐惟扯扯嘴角,“这么恐怖?”

    感觉像进了个贼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