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唐诗清白,全城轰动!
    薄夜只是笑了笑,那笑看起来有些寂寞,“时隔这么多年,我才认识到自己当初犯下了多大的错,我甚至一开始都不敢调查,因为我怕,怕结果出来翻转得太彻底,而我承受不来。那个时候的我不肯承认自己做错了,可是当所有的证据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发现……已经无法在自我欺骗下去了。”

    有些记者已经开始说不出话来。

    “对的,没错,五年前我和唐诗结为夫妻,当时的她也是相当优秀的女孩,年纪轻轻就嫁给我,但是我,我没做到一个身为丈夫的责任,我婚外出轨了,和安谧。”

    薄夜说句话的时候,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颤抖。

    “有些爆料的确是真实的,比如说,我从一开始就喜欢的是安谧,但是阴差阳错之下我娶了唐诗,对此,我对她怀恨在心。可是我没想过,娶了一个女人,就要给她一个家,自己是个男人,就该负起责任。”薄夜深呼吸一口气,“当时的我只知道如何伤害她,却没有反思过自己的问题。是我伤害了两个女人,后来安谧出事,我又把唐诗推进监狱,如今翻案了,我才发现错的离谱。”

    “唐诗是个很好的妻子,跟我结婚之后,她一日三餐都会给我做准备,尽管每次我都不吃,还当着她的面糟蹋她的料理。甚至连我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花天酒地的时候,她还在家里等我回来。35xs这样的忍耐和毅力,当时的我并不以为意,现在想起来才知自己到底错过了多少深爱,我欠唐诗的很多,还她当年的清白只是其中之一。或许有人会说,唐诗那么一个优秀的姑娘,早就已经看开了,不在意了,我何必再去揭她的旧伤。”

    镜头扫过在场的记者和围观群众,已经有人红了眼眶。

    电视机面前的唐诗也是,她像是置身回忆的洪流,那些和薄夜结婚的点点滴滴重新进入她的脑海里。

    回忆……怎么可以这么伤人?

    薄夜看着眼周围的路人,他眸光很深,深到像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唐诗觉得自己在薄夜的眼睛里坠亡。

    “我何必去揭她的旧伤?因为这是我当年亲自刺在她心口的伤,有些补偿哪怕已经晚了,但是它必须存在。哪怕迟到,也必须来临。”

    薄梁拍了拍薄夜的肩膀,人到中年,薄梁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却也还是红着眼睛,一脸不忍,示意自己的儿子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我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毁了。很多人觉得我高高在上,肯定不会做出那种让人失望的事情。抱歉,我让你们失望了。我是个凡人,一个做过很多坏事的凡人,我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完美,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才想着在这里公开。”

    薄夜正视着摄影师肩膀上的镜头,声音一字一句,透过话筒传达给了电视机对面的唐诗。

    “我现在站出来公开,因为网络上的版本太多,甚至有的对唐诗产生了人生攻击。我必须给出一个,正确的,真实的说法,来避免以讹传讹。希望你们可以放过唐诗和她的亲朋好友。不要再去深究她的过往,至于我……”薄夜握紧了拳头,“如果有证据,我不会介意唐诗用法律来制裁我,制裁我当年的冤枉和错害。”

    全场哗然!!

    薄夜这是……这是背负着坐牢的风险吗?

    后来访谈的时间断断续续又维持了一阵子,可是后来说的话,唐诗都觉得无关紧要,她感觉身后的世界在随她远去,只剩下薄夜那一句——

    我不会介意唐诗用法律来制裁我,制裁我当年的冤枉和错害。

    他这是想让唐诗用同样的手法,让他也尝一次坐牢的苦头。

    唐诗靠着姜戚的肩膀,捂着脸哭得像个孩童。

    她的清白,迟到了那么久的清白,终于彻底被公开了,而且是从薄夜的嘴里亲自说出来。

    当初是他亲手把她打入地狱,现在也是他亲手撕开了她封闭空间里的围墙,让那一束太阳光,从此照亮她的世界。

    唐诗想起五年前她被薄夜叫来的媒体围观的时候,那时的她被所有人围观着,在镜头面前撕心裂肺,被押入警车,所有人都在鼓掌。

    干得好,如此毒妇,不配做人!

    可是如今,薄夜也用同样的方式,叫来了所有当年的媒体,站在镜头前,剖析自己的罪恶。

    唐诗的身体颤抖着,没说话,只是哭,她嗓子都哑了。旁边姜戚感同身受都红了眼睛,一边给唐诗擦眼泪,一边恨恨地自言自语,声音哆嗦——

    “好啊,你现在知道错了,你现在知道补偿了。你早干嘛去了……”

    早干嘛去了,薄夜,为什么非得等到山穷水尽……才肯低下你高贵的头颅呢?

    韩让叹了口气,去厨房给他们榨果汁,克里斯也是沉默,他少有地不像以往活跃,转头去看了一眼唐惟。

    小唐惟建强地坐在沙发上,死死咬着牙,咬紧牙关到唇齿间都溢出了血味。

    但他没出声,骨头硬得死扛着不说话,克里斯发现他全身都在颤抖,拳头紧握。那张和薄夜相似的脸上,带着痛,带着恨。

    克里斯以为,人的精神世界崩溃都是相当浮夸的,大喊大叫,疯癫成魔,可是也有像唐惟这样的,无声瓦解,轻轻一碰,他就落泪了,那眼泪汹涌而出,小小的孩子里内心里装满了太多仇恨太多恩怨,在这一刻,统统彻底宣泄。

    克里斯把唐惟抱紧了怀里,他实在是心疼这对母子,吃了那么多苦头,每次都强忍着不说,这性子啊……到底是跟谁学的啊。

    薄夜的记者发布会在二十分钟后结束,然而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就足够引起整个海城的轰动!

    苏祁和傅暮终看着手机视频都震惊了,连带着江歇和江凌都在家里惊得下巴掉到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招呼不打一声就直接公开了?!

    唐诗……唐诗终于清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