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缅怀过去,毫无意义。
    那个时候的他,在唐诗眼里看见了什么呢?

    看见了痛苦,看见了不解。她不明白薄夜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更不明白自己……自己只是爱他而已,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多侮辱。

    连她自己定制的钥匙串……都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薄夜不知道的是,那天夜里唐诗就去找了,她在深夜扑通一声跳入水塘里,身体在瞬间被冷水浸透。

    女人哆嗦着,却没有放弃,她拼命寻找着那两串钥匙,仿佛只要找到了,只要找到了……就有坚持下去的力量……

    薄夜无法想象当时的唐诗忍着多么大的冷意和心碎在人工池塘里找那两串微小的钥匙。过程肯定很煎熬吧,一定绝望了很多遍吧?

    ——穿过冗长的回忆而来,这串钥匙现如今摊在薄夜的手掌心里,因为岁月的摩挲,边缘已经有了磨损,可是两串钥匙就这么并着,下面一颗完整的心在轻轻晃动。

    薄夜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唐诗真的把这对钥匙串找了回来,而且……藏在身边那么多年。

    她找回来后就无声地将它们收回,也不告诉薄夜她找到了,大概是害怕薄夜再一次将它们丢出窗外。

    薄夜盯着这串钥匙,忽然间觉得鼻子发酸。35xs

    那些曾经被他亲手丢掉的回忆,如今变成了凌迟他的工具,原来过去的细碎生活里藏了那么多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可是当时的他……却从没想过珍惜。

    苏祁察觉到薄夜对着这串钥匙出神,随后他看着男人将那串钥匙放入口袋,像是自己是钥匙的主人一样,将它收了起来。

    “你……”苏祁没想到会看见薄夜这样的举动,“你路边捡到钥匙串,就这么收为己有了?”

    而且这串钥匙也没多好看吧……那么老土的款式,估计都是几年前的了。

    薄夜是不是喝多了,以为自己手里捡了一块金子,所以要带走?

    然而薄夜像是看透了苏祁的想法,只是冷冷地看他一眼,不再做别的解释,就这么淡漠地说着,“走了,各自打车回家。”

    苏祁没看懂薄夜的想法,自从唐诗的真相公开后,这人脑子越来越令人猜不透了。

    不过他也没多想,毕竟薄夜哪怕再疯狂,也有着一份自己的理智,他不是那么轻松就会崩溃的人,所以也无需太过担心。两个人今天因为喝酒,都没有开车过来,所以各自打了车回家,薄夜上车的时候,侧脸沉默,像是在回忆事情。

    回忆回忆,他现在做的最多的就是回忆。

    一味的缅怀有意义吗?

    终究只是追悔者难以放下的执念罢了。

    唐诗把克里斯送回家酒店以后,因为这个点回白城的确不太方便,就干脆在克里斯隔壁也开了一间房,她到了房间里就先给唐惟弹了一个语音视频。

    通话响了几秒,那段就被人接通,她看见自己的儿子坐在床上冲她眨眼睛,“妈咪,你怎么还没回家?”

    “不好意思哦惟惟,妈咪今天可能回不来,韩让在家吗?”

    “在的。”唐惟噘着嘴明显不满,“你今天夜不归宿!”

    “妈咪人在海城,要回白城,路途遥远,所以明天再回来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今天会这么晚。”

    早知道就早点离开了,还能赶回去陪陪唐惟。

    唐惟还是气鼓鼓的,“我不管,你今天没回家,我会担心的。”

    他像个小大人一样,对着唐诗不停地教诲,“你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啊,我不在身边,你出事了怎么办?而且我和你现在距离这么远,我都不能过来陪你……”

    这唠叨的语气倒是让唐诗想起了喝多的克里斯,女人眯着眼笑笑,“好了啦,是妈咪的错。明天就回家,补偿你带你去吃火锅怎么样?”

    “外面的火锅哪有韩让叔叔做的好吃。”

    唐惟明显不care,“今晚韩让叔叔就亲自动手给我做牛肉火锅了。牛肉都是他从酒店里带来鲜切的,神户牛肉!”

    “好呀你这个臭小子,趁我不在和韩让吃大餐。”唐诗故意这么逗唐惟,“那我也有理由不回家了,你们背着我吃东西。”

    “我不管!”

    唐惟当真了,一下子着急起来,“你在海城,我真的很担心的!”

    海城有什么让他这么担心?

    唐诗隔着屏幕安慰自己的儿子,“妈咪也不小了,该注意的肯定会注意……”

    “我说的不是这个!”

    唐惟摇摇头,一本正经看着手机摄像头,白嫩的小脸透着一股子倔强,“我不是害怕海城,是怕海城的人。”

    唐诗愣住了,发愣间唐惟的声音继续传过来,“因为海城有薄少在啊。妈咪,我害怕你在他那里受欺负。你要是回来,我还能保护你。”

    唐诗忽然间觉得心口一暖,看着自己的小宝贝透过镜头说出这么暖心的话,她忽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尤为成功。

    能养出这样一个懂事乖巧替她着想的儿子,此生足矣。

    唐诗不自觉红了眼尾,“没事呢,妈咪不会再傻乎乎受人欺负啦。你别担心。”

    “不管你说几遍‘你别担心’,我还是会担心。”唐惟特别老成地叹了口气,“因为我们看不懂薄夜,也没有薄夜的强势,所以你在他面前还是处于弱势。我还怕他突然之间上门找你,一旦想到这些,我就会担心。”

    唐诗觉得鼻子一酸,“臭小子,把你妈咪说的那么没用干什么,我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

    “不想听我唠叨,明天一早就赶紧回来。”唐惟透过镜头看着唐诗,“早点睡吧,替我和克里斯叔叔问好。晚安。”

    “晚安。”

    唐诗微微一笑关掉了视频,随后她趴在床上,回想起今天唐惟和克里斯两个人给她的告诫。

    他们俩像是约好了一样,统统是在叫她不要再重蹈当年的覆辙。

    唐诗扯着嘴角笑了笑,人心都是肉做的,通过那么多次,就不会再对薄夜抱有期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