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故意暧昧,让他吃醋。
    这天唐诗玩到很晚才回去,克里斯喝的有点多,抓着唐诗一遍遍道,“我和你说,认真和你说,不能再回到薄夜身边了。35xs”

    唐诗被克里斯这么正经的样子给逗笑了,“都过去多久了,还说这个事情干嘛?我和他早就离婚了好吗?”

    克里斯喝多了嚷嚷,“我就是担心那个孙……孙子又来招惹你!然后你吧,没心没肺的,人家对你好了,你又相信人家了……那,那我不得给你,气,气死……”

    他酒喝得太多导致说话都有点结巴,唐诗听了都笑出声来。

    “好了啦,你喝多了,老是重复一个话题。”

    克里斯重重按住唐诗的肩膀,混血美男用一种喝醉了,带着湿气,又无比认真的眼神盯着唐诗。

    他喃喃着,“dawn,我是认真的,不要回到薄夜身边去,答应我。”

    他忽然间轻下来的语气让唐诗有几分错愕,随后克里斯接近唐诗,突然间改变了之前撒酒疯的态度,将唐诗用力——搂进了怀里。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唐诗整个人都震住了,回过神来女人笑着推他,“喂,不会想睡觉吧?别靠我身上啊……”

    有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耳畔。

    克里斯哑着嗓子,嘴唇恶劣地勾起,眼里全是坏坏的笑意,这眼神不知道是特意给谁看的。他把唐诗按进怀里,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你永远都是我的宝贝。”

    唐诗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像个家长安慰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好好好,我永远都是。别闹了行不行?我听你的话,乖乖不再去和薄夜有纠缠……”

    话说到一半唐诗愣住了。

    克里斯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肩膀,低笑了几声。

    他是故意的,老早就察觉了。

    他抬头,看向不远处那个眼里带着敌意的男人,因为喝多了,行为也毫无收敛。

    他出了声口哨,“哟薄少,这么巧?”

    这么巧?

    这声音十足讽刺,刚刚和唐诗那么亲密,就是作给薄夜看呢。

    看到没,他一直想得到的女人,可以这样深信不疑地被他抱在怀中,他们之间的信任是深厚的,是薄夜穷极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薄夜站在对面,手指在无意识间攥起来,眼里一片杀意。

    可是他这样被当面挑衅,表情还是冰冷一片,除了那幽深危险的眼神,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不收任何影响。

    不过,看他能露出这种触目惊心的眼神,就已经够克里斯愉悦的了。35xs

    不是欺负唐诗么?不是辜负唐诗么?

    薄夜,他要他亲自承受这一场无法回转的悲剧!

    克里斯从唐诗胸口起身,随后抓着她的手说,“走,送我回家。”

    唐诗被他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喝多的人都这样啊。”克里斯笑眯眯的,浑身酒意,唐诗没多怀疑,抓着他就在路边招出租车,苏祁从前台付了钱出来的时候,看见薄夜站在路边,孤零零的一个人。

    冷风吹过,吹得他薄薄的风衣外套不停翻飞,那细长挺拔的背影尤为寂寞。

    像是,像是被全世界抛弃。

    后来他走上前,用手肘碰了碰薄夜的背,“喂,你没事吧?”

    薄夜抬起头来,那眼里带着压抑的杀气,盯着苏祁的脸,“是谁说克里斯喜欢男人的?”

    苏祁愣住了,“全世界都知道啊……”

    那他刚刚还故意和唐诗这么暧昧!

    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要挑起他的怒火,故意让他看见这幅场景!

    该死的,这个死gay怎么这么恶心!

    薄夜突如其来的怒意让苏祁惊了惊,“不是吧?你刚刚在门口跟谁吵架了?”

    薄夜扯扯嘴角,“没有。”

    无声的战争早就结束了。

    唐诗已经拉着克里斯走了,他们一起上车,她送他回家,关系那么亲近,毫无间隙。

    薄夜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正好打算要走,薄夜眼尖,觉得眼前像是有什么东西一闪,他眯起眼睛,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一个银色的钥匙串掉在地上,应该是唐诗当时走得急,加上克里斯推推搡搡,所以临时掉下的。

    薄夜没有多想,就将那串钥匙从地上捡起来,可是仔细一观察的时候,他的心猛地一颤。

    这串钥匙串……还是当年唐诗买的。

    她定制了一对情侣钥匙串,末尾的挂件上有两颗对半的心,两串钥匙放到一起的时候,就可以把心拼起来。

    那个时候的薄夜对于唐诗这种幼稚的行为表示嗤之以鼻,再加上他当时本就反感唐诗,所以看见唐诗把这两串钥匙拿到他面前的时候,男人就皱眉冷笑。

    “你当我是什么,三岁小孩?”那个时候的他如是说道,“太恶心了,这玩意儿我们家狗都不会喜欢。”

    那时唐诗满脸的欢喜就这么僵在脸上,似乎没想到一对钥匙串都能引起薄夜如此锐利的语言刺伤,女人瑟缩着,把钥匙串收了回去,“那……那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等等。”

    薄夜看着唐诗这么小心翼翼护着这对钥匙串,更加激发了他想玩弄她的心思,于是伸出手对唐诗说,“拿过来。”

    唐诗愣住了,“你要了吗?”

    那个瞬间,她眼里又恢复了小心翼翼期待的光芒。

    薄夜承认,他有那么几秒,被这光灼伤了,可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觉得愤怒。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女人这样期待的眼神而犹豫了!

    他一把抓起唐诗手里的钥匙串,狠狠丢向窗外——两串钥匙飞速在半空中坠落,划过一道冰冷的弧线,随后,如同唐诗那颗心一般,往下坠亡。

    唐诗看着薄夜的动作,脸色惨白,“你干什么!”

    她冲上去,可是来不及了,普通一声,钥匙串就这么落入了他们家外面的人工池塘里。

    当时的薄夜咧嘴笑了,犹如深渊恶魔,“唐诗,这种东西,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所以,别让它们再出现在我眼前。”

    他把两串钥匙一起丢了,连唐诗的那份都没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