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命中注定,他们错过。
    安谧立刻讨好似的从轮椅的挂手上把袋子取下来,是一个盒饭,安谧说,“是我花了些时间给你做的,你快尝尝。35xs”

    薄夜看着安谧满心欢喜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竟觉得有些刺眼。

    这种改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面对着安谧的时候,脑子里却是唐诗的面孔。

    薄夜没说话,林辞把安谧给他做的便当拿上来,解开。

    安谧做了海鲜炒饭铺在第一层,第二层是各种小菜,用生菜垫着。小份的黑椒牛柳和西蓝花,还有切了口子的圣女果,食材新鲜,荤素搭配,看起来相当有食欲。

    然而薄夜一动不动看着那份盒饭,陷入沉思。

    唐诗似乎曾经也给他送过便当,可是那个时候他满心厌恶,几乎连打开都没有打开,就直接将它丢进垃圾桶。

    现在当他现在再去珍惜的时候,那些东西……早就已经不在了。

    安谧察觉到薄夜的出神,小声喊了一句,“夜哥哥,你怎么啦?”

    薄夜回过神来,抬头,只是轻声道,“谢谢。”

    安谧得了薄夜一句谢谢,也觉得十分甜蜜,就像是给自己的老公做饭一样,她笑得眼睛眯起来,“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饭吃。35xs”

    “不用了。”

    薄夜很迅速地接上她的话,“太累,而且,我也不喜欢有人给我做便当。”

    安谧的笑容一僵。

    不喜欢?

    怎么……怎么会不喜欢?

    薄夜看着她的表情,林辞赶紧出来打圆场,“薄少之前吃过了,所以……可能饱了,安小姐下次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地送过来。”

    安谧眼睛红了,“夜哥哥,你是嫌我碍事吗?”

    旁边的林辞都看不下去了,这女人的眼泪怎么就像水龙头开关似的,说来就来!

    薄夜大抵也是没想到安谧这么一下就委屈了,只能捏着眉心,“最近是我事务处理地繁忙了,所以有些脾气不好。”

    他这是相当客气了。

    安谧却穷追不舍,“是不是前阵子曝光出来唐诗的真相,所以导致你对我也有意见了?”

    薄夜张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安谧就转着轮椅上前,“夜哥哥,我是因为谁得这个下场的!你知道吗!唐诗的真相曝光出来,我也是受害者,你想过吗!我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他们在网上把我骂的那么惨,我有还手之力吗!是,是我没有站出来替唐诗澄清,可是这怪我吗!我当时也受着安如的威胁,我自己的命就不算是命吗?”

    薄夜缄默。

    “你也是被骂的,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大家都说我们是对……是对狗男女,你知道我心里多难过吗?都这样了,你还要给我摆脸色!”

    安谧歇斯底里,“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谁!你现在对唐诗念念不忘,我算什么!”

    薄夜高深莫测地笑了,“你委屈?”

    安谧哭得一愣。

    薄夜笑得愈发放肆,“安谧,委屈的话,当初就别自作聪明把唐诗推过来。”

    男人看着安谧的脸,“收起你的心思,我留你在我身边,因为对你的腿负责,至于别的念想,想都不要想。”

    安谧含着眼泪,哆嗦着声音问他,“夜哥哥,在你心里已经给我定罪了吗?”

    难道因为一不小心害了唐诗,就要被薄夜这样难看一辈子吗?

    她不过是让那个贱女人去坐了五年牢而已!唐诗肖想她的人,去死都不算过分!

    安谧眼里出现了凶狠的杀意,但是顷刻间就被她掩盖,她握着拳头,身体哆嗦着,“那……那我下次不给你做了,打扰你了。”

    越是这样装作可怜巴巴的姿态,林辞就越看不起安谧。

    她留住男人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把自己放置在弱者的位置上,引起别人的同情和自我愧疚,可是这样的手法,唐诗向来是不屑的。

    不少白莲花绿茶表都是一个德行,成批成批地跟风复制,可是纵使粉身碎骨——

    这海城也只有一个唐诗。

    安谧推着轮椅走了,大抵是想着薄夜因为愧疚,会追着她出来替她推到楼下,可是没想到薄夜就这么由着林辞把门关上了,隔绝了安谧期待的眼神。

    女人停在办公室门外发呆。

    路过的时候,还听见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看见没?就那个人!听说就是她当年假死!”

    “真的假的?小姑娘看着还挺清纯的,没想到这么懦弱,连站出来替唐诗证明真相都不肯……”

    “薄少要是真的娶了这种女人的话……啧啧,估计形象也彻底崩塌了。”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们大老板还挺可怜的,被那种女人骗来骗去,还失去了唐诗。到头来孤独一人,还要备受心灵的煎熬……”

    “怎么说呢,大老板也有错,所以现在局势无法回转了,也是命中注定。”

    “唉……大老板真可怜,遇上这种女人……”

    两个人似乎是故意说得这么大声的,仿佛特意就是要让安谧听见,女人气红了脸,死死抓着轮椅的把手,用力转动轮椅往前走。

    没关系的,她什么都失去了,所以不能再没有薄夜。

    就算是唐诗,也不可能把薄夜从她手里抢走!她死过一次,不怕再死一次!

    安谧走后,薄夜看着林辞,淡漠道,“你怎么让她上来了?”

    林辞看着薄夜手边的便当,叹了口气,“我以为她过来,是经过你同意的。”

    薄夜冷冷地瞥了自己助理一眼,“我什么时候会做这种事情?”

    助理说,“您之前就是这样的,安谧小姐做什么,你都能放纵。”

    薄夜冷笑,“这是来教训我了?”

    林辞缩了缩脖子,“实话实说而已……”

    薄夜啧了一声,林辞立刻闭嘴。

    说实话,薄夜自己也很疑惑,为什么会对安谧变成现在这么复杂的感情。

    他以为,安谧回来了,一切都该结束了。帮唐诗证明清白,公开当年的真相,随后把自己所能补偿她的都给她,然后看着她远走高飞,剩下的时间,就用来还安谧那双腿的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