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卸下罪名,她终清白!
    这几天唐诗倒是日子潇洒很多,卸下杀人犯的罪名,以前那些因为前科拒绝她的好多大牌都来找她合作。

    然而唐诗这个人有的是脾气,当初你们看不起我,现在我也不需要你们倒贴,统统回绝了,独独答应了尤金一人。

    这人是当初开发她,不顾她复杂的身份真诚邀请她的导师。

    这天下午唐诗正和尤金坐在咖啡厅里面探讨,因为关系逐渐熟悉,两个人也放松很多,尤其是唐诗,在asuka的陪伴下也没有了紧张,也偶尔会开个玩笑。

    后来尤金谈到让唐诗再来拍几个不露全脸的封面或者内页,唐诗一口应下,随后两个人就开始排档期,交谈结束后他们走去对面的国金大厦吃甜品,一路上asuka变着法子说笑话逗她开心。

    大家都知道因为最近的事情,唐诗的心情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但是现在看她这么开朗的样子就放心很多,希望她不会遭到网络暴力。

    过马路的时候,唐诗因为着急,走在人行道上的时候,差点撞上车子,asuka及时将她抱进怀里,清冷的男香传入唐诗的鼻子里,味道很是舒服。

    asuka不仅人偏男性化,连身上的香水,包括衣服,都是选择的男款。

    “你要是喜欢给我投怀送抱,我也不介意。”asuka眯眼笑笑,搭着她的小虎牙看起来尤为俊俏,“走吧,去吃花蒲甜品,那家每一款都很好吃哦!”

    唐诗的注意力很快被甜品带走,身后跟着的尤金也是默默带着笑看着唐诗。

    随后,男人掏出手机选中联系人发了一条消息。

    尤金嘴角带着玩味的笑,随后跟上了前面唐诗和asuka的步伐,俊男美女一行人极其亮眼,也有路人很快发现那是最近深陷舆论中央的唐诗,纷纷拿起手机来拍照。

    照片传上网然后被薄夜看见的时候,他见到的就是唐诗笑着被一个奶油小生搂在怀里的画面,两个人甚至互相喂蛋糕,那个男人有一张雌雄莫辩的面孔,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颗虎牙。就是身板看着瘦弱,和唐诗一样弱不禁风。

    旁边还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混血男人,薄夜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的老伙计尤金。

    林辞觉得周遭气温一下子就低了下去,上去小心瞟了一眼薄夜点开来的照片,咽了咽口水,“这……或许其中有什么搞错的……”

    薄夜将手机屏幕关掉,随后把手机丢在一边。

    男人捏了一把眉心,“那个男人是谁?”

    林辞觉得自己的项上人头随时不保,“不……不知道……”

    “这个男人明显和唐诗关系不差,肯定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一定和唐诗认识有段时间了!我们的人是干什么吃的,之前没有查到他?!”

    果然,霸王龙发威了,林辞缩了缩脖子,“这……这就去查……”

    薄夜没说话。

    “薄少,您别多想,唐小姐也不是那种乱来的人……没住……没准这个男人是个gay呢?”

    林辞为了哄自己的上司高兴,什么歪主意都想出来了,薄夜被林辞这句小心翼翼维护他尊严的话,激得差点抄起手边的烟灰缸冲他砸过去,“还不快去查!我还要你安慰?你他妈越安慰,老子觉得老子越可怜!”

    “……”

    得,不说了,难伺候。

    然而最近安谧不太平。

    她现在在薄家,处于一种很紧张的气氛,薄老夫人听说这件事之后,气得当场昏过去住了院,这几天才好转从医院里搬出来,但还是请了不少医生过来做私人检查,整个过程安谧坐着轮椅在一边,畏畏缩缩不敢说话。

    江凌看了眼薄老夫人的各项身体指标,“比之前好点儿了,奶奶,您年纪大了,别折腾自己的身体了。”

    “小凌啊,奶奶还是信你。”

    江凌因为和薄夜关系好,所以随着薄夜喊她奶奶,薄老夫人看见江凌过来,抓着他的手,“你一定要和我们家夜儿说说,你看看他……他这都是出了什么事儿啊!怎么就被人骂,骂得这么难听了啊?”

    江凌的眼神暗了暗,“奶奶,薄夜他出事儿,肯定会自己处理好,您别担心。”

    薄老夫人年纪大了,觉得自己认定的就是对的,别人做的都是错的。

    但在唐诗的事情上,薄夜确实有错,哪怕被人戳着脊梁骨骂,那也是他该承受的,然而薄夜的奶奶显然不这么认为。

    老一辈的思想,是有点过于腐朽了。

    看着江凌离开,安谧让下人推着轮椅追上去,问道,“我奶奶情况怎么样了?”

    江凌转过头冲安谧冷笑,“语气装得这么熟,跟谁说话呢?”

    安谧脸色一僵,立刻摆出另一幅表情,“江医生,你是不是……讨厌我?”

    “够了,打住。”江凌做了个stop的手势,“别跟我来那一套,我也不吃你这套。要演戏,ok,去和薄夜还有薄老夫人那边演。你问我是不是讨厌你,没错,我还真对你没什么好感。”

    江凌凑近了安谧,故意压低了背,看着她瞬息万变的表情,对她意味深长笑笑,“安谧,现在已经不是五六年前了。什么事情,都已经不是再围绕着你转了。”

    你当初信誓旦旦一定能握在手里的东西,早就已经趁着时光从你指缝里流失了。

    薄夜对你的爱和耐心也是。

    “他迟早会发现自己深爱的是唐诗,而你,就是一个可怜人。”

    薄夜可能现在还对安谧处于云里雾里的态度,但是江凌一早就不喜欢安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