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身败名裂,加倍偿还。
    她这一句平平淡淡,像是看透了一切的话,又引起一波新的一议论。35xs

    “听说唐诗的冤情终于被洗清了!”

    “一个女人走过来太不容易了!”

    “这还不算呢!渣男和小三还没受到应有的报应!薄夜不是还要娶安谧吗!”

    “小心点啊,说说安谧没关系,安家倒台了,你敢说薄夜坏话,小心薄少人肉你的背景!”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猜测薄夜为什么要娶安谧,大家眼里他们俩没准是真爱,毕竟一个渣一个贱,可是没想过……唐诗的消息横空出世,是谁在背后帮忙澄清。

    办公室里,薄夜身后的落地窗在夕阳的映射下透出无端的颓废美感,像是一场故事的终结,终于缓缓……落下帷幕。

    林辞正在观察一些网站流量数据,对着薄夜道,“薄少……量已经,破亿了……”

    破亿是什么概念,超过一亿人了那个替唐诗澄清真相的帖子,一亿人都被当年的事件打脸了!

    现在网上骂声一片,不管是对薄夜还是对安谧。

    安谧明显买了水军,有一波声音跳出来说,唐诗当年事后来者,安谧和薄夜先认识,是唐诗先成为了插手他人爱情的小三,替安谧打抱不平,这些言语很快被网友的唾沫喷死。

    安谧这波水军买下来,倒是让更多人一下子集中火力针对她,每天都有人私信过来骂她,说她装白莲,说她不要脸,还有说她心思恶毒不配做人,反正各种难听的言论。当初怎么骂唐诗的,现在就怎么骂安谧。

    所有人都觉得畅快,原来世界上还活着这么一个龌龊无耻的小人,当她被人揪出来的,大家都纷纷指责,这也是网民的盲目性之一,太容易被倒流。

    一时之间,围绕着唐诗,安谧,薄夜三个人的故事各种版本都传了出来,不过最受人关注的还是刚开始那个就爆料的小号。

    林辞看见这条微博被刷出来的时候,只是几秒钟时间,已经有几千条评论出现在下面。

    “薄少……”这种趋势有点可怕了,大家现在疯狂关注着这件事情的最新进展,从杀人犯到无辜的受害者,唐诗这个翻身仗打得漂亮。而且她这几年含着冤,也不说一声委屈,一个人默默扛下,这样的姿态更是让人心酸又心疼,一时之间她的粉丝数翻了翻,有人甚至扒出了她当时和薄夜领证时的路人偷拍。

    当时他们是背地里领的证,并没有声张,所以那个时候的路人偷拍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现在看来,这可都是铁证——薄夜和安谧婚外出轨的铁证。

    “不用去管。”薄夜点燃了一根烟,“对了,唐诗这几天怎么样?”

    他自己现在身处舆论中央,可是脑子想的却还是唐诗。

    “她……挺好的,生活照常过,还抽空,去找了尤金一趟。”

    听见这个名字,薄夜微微挑了挑眉,随后道,“继续吧。”

    “薄少,真的不管管吗?”

    “放任他们吧。”薄夜闭上眼睛,“当初我把安谧和唐诗这件事情公开,就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大家还因为忌惮着薄夜的身份并没有多放肆,只是公司里已经有人主动辞职,骨气硬的大概不想再继续在他这种老板手下做下去。

    林辞沉默了。

    他没有想过,薄夜会用这么一种极端,又直白的方式,来帮唐诗平反。

    没人想过当初爆出那则消息的人,竟然是薄夜,是那则消息里被人骂作渣男的薄夜。

    他费了好大的手段,买通所有的流量媒体,选择在这个时候公开当年的旧事,替唐诗撕开那道鲜血淋漓的疤,哪怕这是在打自己的脸,然后……让它重新见光。

    哪怕牵连了整个薄家,哪怕将残疾的安谧的推出去,他都选择了正视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干脆利落,直截了当。

    甚至做好了,自己也会身败名裂的准备。

    薄夜早就想好了,这是他该承受的不是吗?

    唐诗是清白的,他欠她一份真相,现在,他就开始亲手把欠她的,一点点都还给她。

    她的名声,她的工作。唐诗,你因为我而失去的一切,我统统加倍偿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