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讨好奶奶,虐待女儿!
    听见有人把自己女儿形容成走歪路,安谧的表情也是僵了僵,回过神来,才干巴巴地说道,“奶奶教训的是,薄颜,你回去屋里自己练字!大人的事情别馋和,小孩子怎么这么不自觉?”

    薄颜红着眼睛被家里人嫌弃一番,迈着不稳的步伐去楼上房间了,薄夜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觉得疲惫,叹了口气,继续往外走没停。

    “你还要走?”

    薄老夫人威严不输当年,“你站住!还真的要为了唐诗这个家决裂?”

    不是为了唐诗,是为了他自己,他受够了自己奶奶这样无法无天的掌控了!

    薄夜怕自己说话太狠伤着老一辈,于是咬着牙不说话,脚步却越迈越快,奶奶没追上,在一边恶狠狠地抓着岑慧秋的手,“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妈……”岑慧秋被薄老夫人连带着怪罪,也觉得有些委屈,“夜儿这么大人了,做事是该有自己的主张,你不能把他当小孩子,指挥他做这个做那个……”

    “你这意思是我这个当奶奶的不对了?”薄老夫人拔高了声调,“我这是为他好!为我们薄家好!没有我们薄家,你能当得起豪门少奶奶?能有薄夜这样优秀的儿子?!”

    岑慧秋脸色煞白,也不说话了。

    薄老夫人一个人念叨着,但是说话声音不小,不知道是故意念给谁听,“都本事大了,想翻了天了,也不知道这薄家是谁做主!只要我老太婆在一天,就得乖乖听话一天!”

    薄夜的爷爷,也就是薄老夫人的丈夫,几年前去世,但是因为家底殷厚,薄夜的爷爷年轻时候没少干风流事儿,导致薄夜的奶奶在年轻的时候被他气得够呛,差点离婚,这也造成了她偏激极端的性格。老了以后更加阴郁,觉得薄家上下都得听她的。

    安谧也有些慌张,薄老夫人这么维护她,只是因为她有着薄家的血肉……那么……若是被查出来薄颜不是薄家人呢?

    她上楼来到薄颜房间,小薄颜正在看课本,巴掌大的一张小脸,苍白又瘦削,薄薄的唇,浅色的瞳孔,安谧微微害怕,若是薄颜长大了,那些标志越来越明显……薄家人起疑怎么办?

    薄颜发现自己妈妈盯着自己的脸看,下意识抬起头来,安谧对上她那张和薄夜毫无相似处的脸,直接反手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薄颜捂着自己的脸,五六岁的小女孩很快落泪,一边落泪一边害怕,她不懂自己这是哪里又惹到了自己的妈妈,为什么无缘无故被人打了耳光……

    安谧坐在轮椅上,声嘶力竭,抓着薄颜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扯来扯去,“你为什么不是薄夜的女儿,你为什么——!!”

    女人像个疯子一样虐待着自己的女儿,用尽力气,薄颜知道她又是突然之间变了个人,瑟瑟发抖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35xs

    一旦发出声音,就会迎来更加剧烈的挨打。

    她知道自己不是那个薄少的亲生女儿,可是自己的妈妈要她装作是他女儿的样子,要她喊他爸爸,她一切都照做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要打她?

    小女孩抖个不停,到后来几乎是求饶,“妈妈,别打了,妈妈……”

    安谧猛地停手,一个劲喘气,“好,不打你,一会薄夜的奶奶看见你身上的伤又得起疑,我不打你……”

    她过去随便拿了根烟点燃,随后撕扯开薄颜的衣服,用力按在她背上,薄颜全身痉挛了一下,脸色惨白,全是冷汗,死死咬着牙齿,没敢说一个痛字。

    一下,两下,三下,直到薄颜的背上布满伤疤,安谧这才松开她,小姑娘颤抖着,蔓延遍布眼泪。

    那是她的妈妈,她什么都不敢反抗。

    只是当时年幼无知,她在心里一遍遍问自己,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么冷血无情吗?

    直到后来,她身边出现一个男人,成为她灰色世界里的光,最后又亲手把她的世界毁掉。

    他说,是的,薄颜,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冷血无情。

    薄夜一个人搬到了公寓里,林辞打电话给他报告消息,关于薄夜要结婚的事情已经迅速登上了各家社交app的榜首,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海城第一钻石王老五薄夜终于又要二婚啦!

    薄夜之前不是结过婚一次,怎么离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听说薄夜的老婆杀人咯!薄夜把她关进监狱了。

    自己亲老婆都下得去手?薄夜也太心狠了吧。

    你这话说的不对了啊,那他亲老婆还杀人呢,薄大少这是为民除害!

    唐诗浏览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内心还是微微刺痛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又觉得可笑,薄夜不是向来这样无情么?结婚,不过是一场逢场作戏,他薄家大少风光在外,又怎么会委屈自己。

    只是……安谧没死。

    唐诗攥在一起的手指隐隐发颤,她没死,那她平白无故背负的罪名,该不该有人站出来说一声抱歉?

    还有人说着数年前那一场谋杀,还有不知情的人以为她是个罪犯,她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公开天下?

    是因为薄夜护着她么……?

    安谧这几天正好还在暗自得意,消息放出去很快,压在薄夜肩膀上的舆论影响力很重,虽然薄夜向来我行我素,但是好歹也得顾忌一下外面媒体的力量,这几天都冷着一张脸上下班,全公司都察觉到了总裁身上的低气压。

    安谧觉得,她和薄夜的婚礼就在不远处了。

    等这一天,她计划了那么多年……甚至双手染上罪孽,她也不能回头。

    得到薄夜,就是得到了全世界!

    薄老夫人过来看她们母女俩,给她们带了鸽子汤,说是薄颜看着太瘦了,走出去像是薄家虐待她似的,让她好好补补。

    安谧立刻装出一副很感动的样子来,“奶奶,谢谢你惦记我们母女……”

    奶奶冷眼相待,“注意自己的身份,还没进门呢。”

    这是在讽刺她自作主张就喊人家奶奶了。

    安谧脸色一白,没想到奶奶这么难对付,原来光有薄颜在手不够,还得讨好她老夫人,才能在薄家过得舒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