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亲子鉴定,有人造假!
    这天晚上韩让回来了,看见唐诗也在房子里的时候,男人大吃一惊。

    “你回国了?”韩让笑了笑,“真是意外,我只是回来收拾一下,没想到有人打扫好了。”

    “麻烦你了。每次都还记得这里。”

    唐诗觉得韩让对姜戚的感情真的挺珍贵的,就算现在姜戚还没办法获得自由,韩让也依旧还记得这套房子,时不时过来清扫一下,偶尔走了还会留个信,十分体贴。

    “我等下就要走了,你们回来了就好,我明天凌晨要出国。”

    韩让走进去看了一下,退出来,“家里有人来过?”

    “啊?”唐诗也没遮掩,“昨天蓝鸣送我回来,太晚了我就留他在这里睡了一晚。”

    “哦,蓝鸣啊。”韩让眯眼笑,“蓝家大少。”

    唐诗点点头,“认识?”

    “认识。”韩让嘀咕,“蓝鸣怎么会来白城?”

    唐诗愣住了。

    “蓝鸣被白城拉了黑名单。”

    韩让抬头正视唐诗,“不对,应该说,整个风神组,都被白城拉了黑名单。对于海城人民来说,风神组就像是城市的守护神,但是白城的人并不喜欢蓝鸣他们。”

    说完这段话韩让笑了笑,“所以有些疑惑,不过他没事就好,等下一起吃顿晚饭吧,吃完我也走了,惟惟在吗?”

    “在呢。”

    原本偷偷听着他们对话的唐惟从房间里走出来,“想念韩让哥哥的厨艺了!”

    “好,想吃什么,我等下给你做。”

    韩让勤快地在家里开始重新收拾,唐诗在一边上网,唐惟偷偷跑过来,“妈咪,电脑借我一下可以吗?”

    唐诗捏了捏他的鼻子,“想干什么?又想偷偷玩游戏?”

    每次唐惟长时间用电脑被唐诗发现,用的都是想打游戏这个借口,毕竟这样比较符合小孩子的脾气。

    唐惟吐吐舌头,“对的。”

    “不能玩太久。”唐诗把笔记本合拢递给唐惟,“去吧,吃饭时候记得出来。”

    唐惟应了一声,就走进房间里,一下子就远程联系上了自己的师傅,r7cky这几天还在国内,听见唐惟的声音还挺开心的,“小徒儿总算想起我了?”

    “我有件事儿想请你帮忙。”唐惟的眉头死死皱起来,“我想要调查风神组曾经在白城做过什么事情。”

    r7cky被唐惟突然间这么严肃的语气给吓到了,“你想干什么?又想干坏事?”

    “只是想了解一下。35xs”唐惟看着屏幕里男人俊美的脸,“或许有些事情……终于找到可以连在一起的线索了。”

    而另一边,高级医院里,叶天拿着一张报告单在走廊里穿梭,最后走到自己办公室里,把门很小心地锁上了,随后把单子递给站在里面的男人。

    薄夜的眉头死死皱在一起,“怎么说?”

    “并非亲生。”

    薄夜松了口气。

    他之前带着安谧和薄颜去做了一趟亲子鉴定,结果鉴定出来薄颜的的确确是薄夜的女儿,然而薄夜对安谧已经起了疑心,觉得买通医院里的人作假是有一定几率发生的事情,于是又暗地里找了自己信得过的人重新做了一次。

    果然,结果和安谧在场的时候截然不同。

    薄颜不是他的女儿。

    其实薄夜对于安谧当初怀孕的概念也很模糊,他只记得自己被灌醉了,一觉睡醒和安谧在同一张床上,其实这也无所谓,当时他和安谧在一起就很久了,一直没碰,就算碰了也没关系,结果一个月后安谧怀孕了。

    他当时直接默认了这是自己的孩子,加上之前和安谧在同一张床上醒来,所有的思路都在暗示着他代入这段关系,那个时候他和安谧相爱,没有过多怀疑。再紧跟着……安谧就出事了。

    一尸两命。

    法医是这么说的,具体真相如何,到他手里的时候,真真假假,也只剩下一抔骨灰。

    可实现如今安谧重新回来,让他对于当时的一切重新有了疑惑,直到现在叶天把真的亲子鉴定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薄夜终于了定论。

    安谧瞒了自己很多事情……

    薄夜看着那份报告,“之前做出来的一份是假的?”

    “显而易见。”叶天双手抱在胸前,“估计是有人买通了医院里的人,然后故意做那份假的亲子鉴定,目的是什么,你想过吗?”

    目的?

    安谧要重新嫁入薄家?

    可是当年她就可以这么做了,为什么后来又要把唐诗推出来,让他娶了唐诗?

    薄夜没说话,叶天看他这幅样子,只能叹了口气,“我不是当事人,所以也不清楚具体情况。总之亲子鉴定是肯定有人造假了,我这儿是真的,你小心保存,我也没声张,以备不时之需。”

    “谢了。”薄夜嗓音低哑,他站起来,眉间有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雾。

    后来林辞给薄夜打了个电话,报道的却是……有男人在唐小姐家里过夜了。

    薄夜听到这个消息,抓着手机的手指无意识收紧,随后他快速迈开步子,对着叶天道,“先走一步。”

    “行。”叶天嘱咐他,“有什么事情记得找我商量,不要擅自行动,现在出现的人物太多,是敌是友难辨。”

    “谢了。”

    薄夜低声应下,随后往外走,一边走一边继续问林辞,“是谁在唐诗那边过夜了?”

    “蓝鸣。”

    林辞报出一个名字。

    蓝鸣——蓝家大少,风神组的头头。

    薄夜没说话,沉默了许久,才道,“我要去一趟白城。”

    他……快要忍不下去了。

    所有的情绪都急需一个出口。

    薄夜在三个小时后到达了白城,随后林辞开车直奔韩让送给姜戚和唐诗的公寓楼下,可是一到楼下,薄夜却停住了。

    林辞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薄少,您不上去?”

    薄夜无声沉默。

    他不说话,林辞也跟着不说话,等待着他下命令。可是薄夜像是失去了说话能力一样,就这么一直噤声,直到林辞忍不住了,“薄少……您来了半小时了。”

    薄夜自顾自抽了一根烟,看着天边逐渐落下去的夕阳,深夜即将拉开序幕。

    “你坐高铁回去吧。”薄夜总算说话了,“让我自己开车,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