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半夜的,去看坟墓?
    芳芳气得脸都青了,“你是不是偷偷看我们了?作弊!故意让我出丑!”

    “自己运气不好就说我作弊,玩不起就罚酒!”

    小月亮起哄,“看看我们女神,输得起玩得起!”

    芳芳被迫无奈,也来了一拨大冒险,结果小月亮让她把胸口纽扣解开,跑去前台,等一位男性单独上来开房,过去搂着他说,“帅哥,长夜寂寞,要不要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

    绿恐龙当场直接笑着坐到了地上,“对不起芳芳,我先笑了。35xs”

    一群人笑得开始骂脏话,一边骂一边还要夸小月亮是个人才,等到芳芳这轮游戏结束,那个被芳芳撩拨的一身是火的男人到最后才知道这是一场游戏,气得当场房都不开了直接扭头就走,芳芳脸色也很差,走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在笑。

    “厉害厉害,社会人。”老王在一边鼓掌,“原来我穿超短裙跳舞还算容易的。”

    游戏越来越狗血,后来小月亮鬼点子想了太多个,比如说让男嘉宾挨个去亲在场所有男嘉宾的嘴,比如说让接受惩罚的人发一条信息给自己家长,写上宝贝我在酒店等你。看看他们家长的反应。

    后来玩到深夜两点,大家罚酒的罚酒,接受惩罚的就做游戏,到了后来都喝了不少酒,唐诗出去的时候,脚步一个趔趄,身后跟出来的蓝鸣扶了一把,“小心。”

    唐诗喝多了,对着蓝鸣拱拱手,像是古时候少年与侠客似的,“谢兄弟。”

    蓝鸣和小月亮噗嗤都笑了,小月亮道,“女神,你喝多了。”

    唐诗摸着自己的额头,“喝多了?是吧……我好久没喝这么开心了。”

    “开心就好。”小月亮上去轻轻抱了一把唐诗,“我还怕你最近压力太大,只要你开心就好,把情绪都发泄出来,回去好好睡一觉。”

    “嗯。”唐诗站直了,眸子里带着水光,“谢谢小月亮。”

    蓝鸣站在小月亮身后,依旧是一脸宠溺看着自己妹妹,那眼神让唐诗都觉得嫉妒。

    真好,自己身边人都是圆满的,至于她?一个人也挺好的。

    哥哥,你看见了吗,我一个人过得也很好,你在天上孤单吗?

    唐诗眨了眨眼睛把泪意逼回去,几个人走出门口,大家纷纷打车,各自回家。唐诗看着越来越少的人群,也道,“我等下打车回去。”

    “别了,坐我哥的车吧。”

    小月亮拉了唐诗一把,“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回去我不放心。”

    “我家比你家远,你送我,还要绕远路。”

    “没关系,我先回去,让我哥送你好了。”

    小月亮推搡着唐诗,把她塞进后排,“话那么多,半路遇上歹徒占你便宜怎么办?我和你说,你要真出什么事,我们几个人估计第二天会拿一把刀把那人捅死。”

    唐诗笑了,却笑得眼睛泛红。

    工作室的他们,待她向来很好,她很感动,却无以为报。

    何德何能,遇上如此真诚的他们。

    蓝鸣喝多了也没开车,让自己的小弟去坐驾驶座,随后男人坐在副驾驶上,小月亮和唐诗在后排,几个人先把小月亮送回家,下车后唐诗对她道,“再见。”

    “好嘞,你到家了记得跟我说一声。”

    小月亮冲唐诗挥挥手,“晚安。”

    “晚安。”

    随后那个开车的小弟问道,“嫂子,住哪儿啊?”

    蓝鸣过去一个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面,“好好说话!”

    “不……不是嫂子啊?”小弟缩了缩脖子,这不是之前那个小弟,换了个人自然不知道唐诗和蓝家人的关系,只能轻声道,“蓝头儿平时又不让别人坐这车,我以为嫂子呢。”

    蓝鸣不屑冷笑,“怎么,你现在不是也坐着么?你不算个人?”

    “有道理。”小弟回头嘿嘿地憨笑,“不好意思啊美女,我搞错了,你告诉我地址,我送你。”

    “麻烦……去一趟玉皇公墓……”

    唐诗轻声喃喃。

    “大……大半夜的去公墓干什么?”

    开车的小弟吓得浑身一个哆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我不是有意冒犯你,不是你……你半夜去那儿干什么?”

    唐诗缩在车子后排,眼眶微红,“想看一个人。”

    小弟说,“不会是你老公死了吧。”

    远在私人公寓的薄夜半夜忽然间起来打了个喷嚏。

    结果唐诗摇摇头说,“是我很重要的一个亲人。”

    “送吧。”蓝鸣看唐诗的表情,随后道,“没关系,等下下车我陪你去。”

    他一个当过兵打过仗的,自然不怕这些鬼神之说,阳刚铁血往那一站,女鬼估计都不敢来。

    二十分钟后他们开车到了城市边缘的玉皇公墓,唐诗下车,脚步有些迟缓,蓝鸣跟了上去,临走前对小弟说,“你乖乖在这等着。”

    小弟整个人瑟瑟发抖,“蓝头儿,你早点回来,我……我怕……”

    “怂!”蓝鸣吐出一个字评价他,“我们唯物主义者从来不怕这种东西好么?”

    “那……那我在这儿等你们,早点回来啊蓝头儿,我上有老下……下还没个儿子呢我不想绝代……”

    “说的跟让你在墓地里等我们一会就要死了似的。”蓝鸣敲了敲玻璃,“走了啊,十分钟,保证回来。”

    说完蓝鸣就跟上了唐诗,随后看着那个瘦弱的女人在一块墓碑前站住,又慢慢蹲下来。

    她伸手,轻轻拂过那块不算破旧的墓碑。

    随后,几个音节自她喉间溢出。

    “哥……我想你了。”

    蓝鸣站在不远处,一怔。

    这里埋着的是她哥哥?

    唐诗蹲下来圈住自己,“我其实根本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坚强,我很脆弱,我只剩下你了,可我现在连你都没有了。我很想死了,一了百了,但是我不得不把唐惟养大,我真的很怕很怕,我每天都抑郁,每天都想不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生活会把我逼成这样……”

    她其实心理状态一点都不好。

    她早就陷入了……自杀的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