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够给面子,嫂子好啊!
    “明年一起过好了。”小月亮捏了捏唐惟的脸,“走,上车,我让我哥开军队的车出来给你撑场面,够给面子吧?”

    “够了够了。”唐诗笑笑,“我都看到一路上有人偷拍了。”

    小月亮一撸袖子,“偷拍怎么了!不做亏心事,不怕人家偷拍!”

    她帮着唐诗拉开车门,“你去旧金山住了几天?”

    “一周左右吧,原本想定居在那里的。”

    “还是回来吧,大家都需要你。”小月亮上了车,坐在驾驶座的她那丰神俊朗的哥哥——蓝鸣。

    男人把头转过来,英俊潇洒的一张脸,“又见面了。”

    “你好蓝少。”

    唐诗从后排伸过手去握了握,蓝鸣也把手伸出来,唐诗碰到了蓝鸣手心的茧子,觉得有些震惊,心说这是常年都拿着枪的军人的手啊……

    蓝鸣打了声招呼就发动了车子,副驾驶座坐着一个他的小弟,也是个当兵的,热情实在,回头冲小月亮和唐诗道,“大妹子和嫂子好!”

    声音嘹亮,吓得唐诗一愣。

    大妹子是指小月亮,嫂子是指……

    小月亮从后排过去一巴掌拍在那人的肩膀上,“什么嫂子,这是我朋友!”

    另外一个当兵的立刻不好意思了,“我……我以为是蓝头儿的相好……”

    “你这用词能不能文明点,什么叫相好!”小月亮呸呸几声,“那也得是我的相好,是吧唐诗?”

    唐诗笑了,后面的唐惟也笑了,问那个小弟,“小哥哥好,你们都是军人吗?”

    蓝鸣在开车没法和他们聊天,他的小弟就代替他和大家一起说说话,回复唐惟的问题,“是啊,我们都是风神组的。”

    “很酷。”唐惟由衷夸奖,随后又对着小月亮说,“小月亮姐姐,你们一家都好酷啊!”

    小月亮翻了个白眼,“你是不知道有一个这样的老哥有多悲催,我出去开个房他都能查到,每次都上门把我的男伴提走。”

    车子里一下子爆发出好多笑声,蓝鸣是个不折不扣的妹控,只要自己妹妹在外面被别的男人追求了,他肯定要一路追踪把人家底细查的一清二楚,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立刻拆散他们。

    今天小月亮的生日也是,她邀请了一大堆朋友,男的女的都有,因为小月亮女汉子的性格在男男女女里都很受欢迎,结果蓝鸣对着那排邀请名单就查了一下午,生怕有什么心怀不轨的男人混进来撩他的妹妹。35xs

    一路上闲聊,聊了一小时到会场,一下车,原本工作室的众人就冲上来,“哎呀我的女神!又见面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绿恐龙和芳芳站在一起,老王也很激动上来抱了唐诗一下,随后看见唐诗那个小儿子,纷纷尖叫!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

    “这是你儿子吗!我的天呀!这么可爱的儿子!”

    “的确还真和薄夜很像……”

    “这就是基因好的优势啊!”

    唐惟像个小绅士一样弯了弯腰,“大家好。”

    “你简直是人生赢家啊!!这么好看的儿子!”绿恐龙道,“搞得我也想生了……”

    “没人要跟你生,你别想了。”芳芳在一边笑,“再说了,你生出来的能和薄夜一样帅吗?”

    绿恐龙蔫吧了。

    “好好地过生日,提薄夜干什么!”小月亮啧啧一声,“快,都进去,反正我没邀请薄夜,今儿我哥在,薄夜要是敢过来,我让我哥把他揍出去!”

    他们保护唐诗就像保护宝贝一样,但凡让唐诗受过伤的男人,统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进去的时候唐诗果不其然见到了很多上流圈子的面孔,小月亮毕竟也是蓝家的千金,虽然人家很低调,但好歹也是身在这个圈子里,来来往往都是名流,还有好几个薄夜的好朋友。

    “咦,我看见了唐诗。”

    远处江凌眯起眼睛,捅了捅自己的老哥,“没看走眼吧?”

    江歇差点一口橙汁喷出来,“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居然在这里都能碰到。”

    因为小月亮的生日,所以他们的父亲也来了,连带着父亲那一辈的老牌大佬通通过来了,唐诗乍一眼看过去,还有好几张熟悉的脸。

    其中就有苏祁的父亲,当初他们在会场里就见过。

    苏祁的父亲正在和一帮老朋友聊天,一群中年大叔聚在一起,虽然年纪大了,但目光到底还是精亮狠毒的,一眼就看见了人堆里的唐诗。

    苏祁父亲说,“看见没,我儿子前阵子就在追那个女人。”

    蓝鸣的父亲不动声色冷笑,“不好意思,她刚才是从我儿子车上下来的。”

    “你们想干嘛?帮自己儿子抢儿媳妇?”萧里的父亲笑了,“我听说老薄家的儿子也喜欢这个女人。”

    薄夜的父亲缓缓抬头去看了唐诗一眼,他记得她的,当年的唐家千金,才惊绝艳,出口成篇,这上流社会,名媛很多,可是大多千篇一律。唯有她眼神孤傲,横空出世,当时海城的男人统统都将她当做女神供奉。

    当初薄夜娶她,薄夜的父亲一方面觉得两人可能性格不合,一方面又觉得,这样优秀的女人来做自己的儿媳妇,也的确算是祖上有光。

    可是没想到后来自己的儿子亲手将这个女人送进了监狱。

    他把眼睛眯起来,“夜儿今天没来。”

    “你儿子最近挺忙吧?”萧里的父亲笑着拍拍自己老朋友的肩膀,“起码你儿子做企业优秀啊,比我们家那个游手好闲的好多了。”

    不,是根本没被邀请。

    一般情况下,上流社会办派对,牵一发而动全身,大家都是牵连的,彼此认识或是有关系,除非是已经摊牌了的死对头,不然不会出现刻意遗漏一个人的事件。

    唯独薄夜被这场派对遗漏了,他的父亲在想,是不是今日蓝家千金故意的,因为蓝鸣在,大家都不能不给她面子。

    那么蓝家千金,又是谁的好友呢?

    ——唐诗。

    为了保护唐诗,他们拒绝邀请薄夜来参加这次小月亮的生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