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抛妻弃子,补偿道歉。
    薄夜脸上的错愕让薄老夫人冷笑地愈发厉害,“看来那个女人没骗我,你可真是奶奶的好乖孙,薄家的规矩教你这样在外面放着一对母女不闻不问这么多年吗!”

    一股寒意沿着薄夜的脊背慢慢爬了上来,他皱起眉头,对着奶奶道,“奶奶,不要随便相信别人的话,我不可能凭空多一个女儿出来……”

    “难道医学数据还有假吗!”

    薄家老夫人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夜儿,奶奶怎么教你的,薄家的孩子在外流浪,你难道真的随便他们去死吗!”

    “奶奶!”

    薄夜忍无可忍,稍微拔高了音调,“奶奶,我连这件事情的存在都不知道,您怎么就听一个外人随口一说,就信以为真了?!”

    老夫人被薄夜这种有点冲动的语气,激得脸色铁青,“你这意思是奶奶老糊涂了?明天就把那对母女接过来,抛妻弃子,那不是薄家的规矩!”

    薄夜简直要被自己的奶奶气疯掉了,奈何还不能跟奶奶抬杠,只能蹭的一下站起来,“我不认识什么安谧,奶奶想接,尽管把她们接来家里住好了。35xs我就先回去了。”

    “站住,你去哪!”

    “回我自己的公寓。”

    薄夜一字一句,刚进门五分钟就开始换鞋子要走,薄老夫人都拦不住,“你站住,你想造反吗!”

    嘭的一声,薄家大门被薄夜摔上,奶奶站在里面,冲着岑慧秋喊道,“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连我的意思都敢违逆了!”

    事实上岑慧秋自己都很震惊,原本有一个唐惟已经很意外了,怎么这会又冒出来一个薄夜的女儿?

    她不是不相信安谧,是现如今,安谧,安如,哪怕是唐诗,她都不敢轻易相信。

    但是当妈的还是不能和自己婆婆斗气,只能低眉顺眼地说道,“妈,或许夜儿出去就是调查这事儿的,他从小自己主意大,所以肯定要去查个明白。您别生气,一会儿让老薄劝他回来。”老薄,岑慧秋的丈夫,薄夜的父亲。

    薄老夫人冷哼一声,随后刻意说道,“老了啊,连孙子都管不住了!”

    岑慧秋的脸色很难看,心里也有了自己的较量。

    薄夜刚回到自己的别墅的时候,就给林辞拨了个电话,他有些看不懂安谧做这些事情的理由,可是还没停下多久,门铃响了。

    他拉开门,发现安谧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到了他的私人公寓门口,身边还站着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

    薄夜眉心一跳。

    安谧开口,又是那副凄惨的声音,“夜哥哥,你是在怪我欺骗你吗,我真的是最后一次,我怕出差错,你不敢承认我们母女俩,所以隐瞒了你……”

    薄夜觉得浑身气血上涌,他发现眼前的女人原来已经和曾经的那个单纯的少女彻底告别了。安谧她现在对他说的话里,到底哪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连他都不能确定了。

    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薄夜盯着安谧的脸,而后视线转向一边的小女孩,小女孩发现了薄夜严肃冰冷的眼神,瑟缩地喊了一句,“爸爸。”

    薄夜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敲打了一下,狠狠一缩,“你喊谁?”

    “夜哥哥,她就是我们当年的女儿……她真的是我们的女儿……”

    安谧坐在轮椅上,模样颇为慌张,用手抓着她女儿的手,“我不是故意瞒你的,我怕你不肯承认……”

    又是当时那副说辞。

    薄夜看着安谧,随后转身,安谧愣住了,男人隔了许久才道,“进来吧。”

    安谧脸上一喜,下人推着她进入薄夜的别墅,这家私人公寓她之前也未曾来过,听说薄夜曾经带着一个女人过来睡过一晚,她想到这里就疯狂的嫉妒。

    那个女人,是唐诗。

    没关系,现在她回来了,所有的一切还在她手中,安谧安慰自己不要慌,唐诗构不成威胁……

    “你叫什么?”领着他们进入公寓,薄夜转过身来看自己身后的女孩,小姑娘小心翼翼道,“薄颜……”

    薄夜没说话,对她道,“你今天住在这里吧,明天跟我去一趟医院。”

    坐着轮椅的安谧脸色一变,“去……去医院?为什么突然之间要去医院?”

    “去检查一下dna。”

    薄夜淡漠地一瞥,“安谧,你骗我那么多事情,我怎么用当年的真诚对待你?”

    安谧脸色煞白,“夜哥哥,你在怪我对不对?我知道错了,可是我也是害怕啊,我以后不会了……我以后补偿你好不好?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补偿?

    薄夜听见补偿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忽然间笑了笑。

    那笑声里带着嘲讽,不知道是在嘲讽谁。

    补偿啊……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聊透顶的东西,说到底也不过是,那些曾经犯过错的人自我安慰罢了,而对于亏欠的对象,事后的补偿造不成任何安慰。

    他后来见过一句话,对不起这三个字,到底为了道歉还是只是为了自己内心好过,在说出去的那个瞬间,就已经不得而知了。

    现如今,他用那种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安谧,旧人回来,却已经回不到从前。

    哪怕当初他爱过的安谧在身边,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却只剩下一个叫做唐诗的女人。

    唐诗这几天偷偷回国了一趟,小月亮生日,邀请她过来一块玩,她想着的确好久没有和老朋友见面了,就带着克里斯一起低调回国,赶到海城的时候,小月亮带着她老哥家里威风凛凛的特种兵部队车等在停车场,那场面绝对霸道,路过的人都以为是什么英雄烈士的后代回国了。

    唐诗下去的时候,小月亮冲她挥挥手,“哟!你终于肯回来啦!都要过年了!”

    “是啊。”唐诗笑笑,把在国外给她买的一套内衣送给小月亮,“喏,生日礼物。”

    “哎哟!居然是内衣!!我爱死你了!不过话说会不会太大啊,我胸没有芳芳那么壮观。”

    小月亮像个女汉子一样开着玩笑,唐诗身边的唐惟也咯咯笑,“我也是前阵子刚过生日,早知道小月亮姐姐也是最近,我们当初就一起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