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没有死,为何不说?
    薄夜轻飘飘一眼,“还有事么?没事就请不要拦着我的路。”

    施糖嘶得一声倒抽凉气,这和她主人说的不一样啊!

    女人立刻伸手拦住薄夜,甚至直接从背后抱他,薄夜因为反感,差点直接把她掀翻在地上,后来用力甩开她,眉目里带着厌恶。

    施糖立刻说,“跟我走,我告诉你部分真相!”

    “不了。”

    薄夜咧嘴笑了笑,“我讨厌有人威胁我。”

    软硬不吃!

    这个时候会场里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散光了,施糖和薄夜纠缠在角落里根本没人发现,薄夜实在是不耐烦,声音都跟着冷了,“别逼我对你动手。”

    施糖不怕死地凑上去,“对着我这张脸,你舍得下手么?”

    薄夜笑得狷狂,“凭你也配?”

    施糖被他的杀气震得一愣,倒退两步,可是想到自己头顶老大的任务,只能咬着牙拖住薄夜——下一秒,原本已经走光了人的会场门口,响起一阵声音。

    那是……轮子在毛毯上滚动摩擦的声音。

    薄夜全身僵硬,听见一道女声从背后传来,“你不肯见我吗?”

    那声音,让他全身血液逆流!

    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看见不远处的轮椅上坐着一个女人,清纯的眼,白皙的脸,淡粉的唇,那是曾经他魂牵梦萦的五官——

    薄夜手指都在隐隐颤抖,“安……谧?”

    安谧坐在轮椅上,背后的下人推着轮椅接近薄夜,那一刻,七尺男儿红了眼眶。

    “你没死……?”

    他口齿间太多话语吞吐不能,无数念头掠过脑海,可是说出来的只有这几个字。

    他……不敢相信当年的事情,若是安谧没死,那么那天的骨灰又是什么,那么唐诗……唐诗坐得牢又算什么!

    安谧看着薄夜震惊的表情,温柔地笑了笑,“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忍了那么久没去找你,你还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薄夜觉得全身灵魂都在出窍,“你既然没死……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因为……”安谧咬了咬唇,像是忍受着什么一般,最终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对薄夜道,“我在躲一个人。35xs”

    不是唐诗,是安如。

    她的亲妹妹。

    “当初我掉下楼梯,是安如找人做的,故意把正在清洁的标志拿走了,还给你打电话转移你的注意力,最后让你看见的只是那最后一幕——”

    她掉下去的那一幕。

    安谧发现安如喜欢薄夜的时候,是在很早以前,她察觉到自己的妹妹看她男朋友的眼神不对劲,很多时候甚至会特意制造和薄夜相处的样子。安谧不是傻白甜,知道自己的妹妹和她一样喜欢上了薄夜,很多时候她都会让着她,可是唯独男人,她不会退让。

    安如的意图越来越明显,姐妹俩貌合神离,表面上是好姐妹,背地里安如却开始用手段安排很多东西,安谧察觉的时候都已经晚了。

    就像那天在扶梯边,看见唐诗的时候,安谧自己也是震惊的,可是来不及震惊多久,高跟鞋的鞋跟就断了,整个人往后倒,她想起来了,这双高跟鞋是她去年生日安如送她的。

    原来那个时候,安如就已经深埋着心思计划了一切,她的城府到底有多深,可以用年作单位来计算一场谋杀?

    安谧害怕,可是她敌不过自己心狠手辣的妹妹,只能用尽自己一切方法来让她减少伤害,甚至到了后来同意让唐诗和薄夜结婚,来转移安如的注意力。

    可是安如……依旧没有放过她。

    唐诗是个可怜无知的女人,就是她们姐妹俩这场战争里的一个……可有可无的,牺牲品。

    安谧安排唐诗嫁给薄夜,让安如对唐诗也起了恨意,企图让自己被薄夜小心翼翼保护起来,可是没想到唐诗那么坚强,能和薄夜在一起那么久……

    到了后来,唐诗也成为了安如手下的替罪羊,她假死,罪名便由唐诗担着,锒铛入狱,受尽辱骂。

    安谧看着薄夜的脸,不自觉红了眼眶,薄夜是不是心里有了唐诗的存在?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也许薄夜知道真相后会心疼唐诗。所以她知道安如大势已去的时候,没有马上出现,怕的就是薄夜若是知道她没死,当时的杀人犯就等于蒙受了天大的冤屈……

    此时此刻,沉默都成了一种解脱。

    薄夜觉得所有尘封的真相在这一刻通通以鲜明的姿态揭开,他的大脑经受了剧烈的动荡,连带着他所有的意识都在叫嚣。

    你没死……你没死……

    你既然没死……你知不知道唐诗平白无故受了多少冤屈?!

    薄夜失控上前,抓住安谧的衣服,安谧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这种粗鲁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后抬头看见薄夜那双暴怒的眼,不似平时俊美——而是带着,滔天巨浪,咆哮着席卷起暴风,浩浩荡荡要将她吞没……

    薄夜痛声怒吼,“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让我承受你死了的绝望?为什么……为什么不站出来替唐诗澄清清白?”

    你知不知道你的假死,让我害死了唐诗?!

    薄夜手都在哆嗦了,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天崩都不喜形于色的样子,可是唯有这个时候,内心的震惊已经超出了他能够承受的范畴。

    安谧,你没死,你哪怕传一个消息给他,他以为她死了,以为唐诗害了安谧,所以将一个无辜的女人害惨了!

    他想起当日唐诗在他耳边一字一句,摧心剖肺,字字泣血。

    她说,积重难返,积重难返,摔烂至破碎的人生你要如何还我,如何还我?

    时光倒流,回到五年前她被压入车子前的那一眼,整个世界都在她眼里崩塌的壮烈。

    倘若你有天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对不起我……

    薄夜抓着安谧的衣服,想一遍遍逼问,偏偏话题开启便哑了声。

    男人像是经历了一遭巨大的打击,脸色都跟着惨白了,他眼神恍惚着,看着眼前曾经深爱的女人。

    事隔经年,物是人非。

    一朝错害,徒留遗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