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拔刀相向,在所不惜。
    一群特警原本还追得好好的,忽然之间他们的通讯器都失灵了,不管怎么传递指令,都是发出滋滋的电流声,而且声音超大,特别烦躁,一群人都愣住了,接下去有人喊了一声,“调监控!”

    “监控……出bug了……”有人小声道,“把出口封锁了,不要声张,会引起正常群众的恐慌,我们的人都还守着,不可能让他们逃出去!”

    厕所里,唐惟握住男人的手,从兜里掏出餐巾纸来帮他把手上的血擦干净,少年一字一句,“我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一定不是好事。下次见面我不会再帮你,如果你站在了我的对立面——”

    唐惟顿了顿,声音坚定,“拔刀相向,在所不惜。”

    男人依旧沉默,那眼神却无比深邃,到后来唐惟把厕所后面的通气窗打开,“我当初曾经通过这个窗口被绑架过,你要是没有幽闭恐惧,就可以从这里爬出去,不过里面空间不大,会很压抑。”

    唐惟将周围男人碰过的地方,指纹一一擦干净,他心思缜密到让眼前那个大男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喊了我的师傅帮你扰乱特警的追踪,快去吧。到外面,不管是生是死,都不要再联系我。”

    小孩子在某种方面的理智,比成年人还要坚定。

    男人嗯了一声,随后伸手想摸唐惟的脸,却被他察觉,他眯眼笑得陌生,“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救过你,我会忘记的。”

    忘记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门口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想来是有人来搜查厕所,唐惟推了男人一把,声音压低,“快去!”

    男人身手利落地钻入通风通道,原本他不敢轻易尝试,因为机场各个角落都有监控,但是现在,显然唐惟喊人帮忙攻击了机场的安保系统,所以他时间有限,必须趁着现在逃出去,或许不会被人发现。

    男人走之前问了唐惟一声,“救我,你会后悔吗?”

    “或许会。”唐惟的声音十分利落,“但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甚至和我妈咪无关。”

    这个小子,多智近妖,将来必定……掀起惊天骇浪。

    男人头也不回地逃了,后来唐惟站在厕所里尖叫了一声,立刻外面有人踹门进来,看见是个小男孩,几个特警大男人面面相觑,“怎么了?”

    “隔壁……隔壁有人逃出去,还有血……”唐惟满脸惊恐,甚至还有点哆嗦,特警立刻问了他详细信息,随后跑到隔壁一间厕所去看了眼,的确有几滴血,看来是这个小孩上厕所偶然撞到通缉犯了。

    他们留下一个人安慰唐惟,随后将他送到唐诗的身边,另外几个人继续按着唐惟刚才给的消息追逃犯,封锁了各个出口,就不信他们能乔装打扮混出去!

    然而大家从没想过,这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给的信息都是错误的,从而将他们从原本正确的道路上越带越远,那天,男人带着鸭舌帽蒙混出了机场,夜幕上挂着耀眼的星星,像极了当时唐惟冰冷却清亮的眼睛。

    男人笑了笑,拨了个电话。

    “是我,我出来了,对,我没死。”他嘴角勾起地狱修罗一般的笑容,“是时候彻底算一次账了。”

    唐惟回到唐诗身边,唐诗有些疑惑,“你上个厕所怎么花了这么久时间?”

    唐惟吐吐舌头,“找厕所的时候迷路了,所以花了点时间,我又没出事,没事啦”

    唐诗摸了摸唐惟的脸,“你可不能再出事了,你要是出事,妈咪估计会疯了的。”

    唐惟抱着唐诗的手臂,“好啦,我知道,你也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会保护好你的。”

    唐诗以为唐惟只是嘴巴甜会哄人,却没想过后来的日子里,这个瘦弱的少年真的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下,成为她最大的庇护。

    两个人登机是在四十分钟后,坐上飞机唐惟显得很安静,空姐过来提醒他把椅子背上的板放下来的时候,他特别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漂亮的空姐被他逗得脸上都是笑意,一边夸他一边羡慕,“你真乖巧。”

    随后空姐对着唐诗道,“小姐,你的儿子实在是太可爱。”

    “谢谢姐姐夸奖。”唐惟的动静让周围人都看过来,纷纷夸奖。

    有几个一直在闹腾的熊孩子还在大哭大闹,一边的家长也不管,众人故意把声音说的不小,让那些家长听见——

    “看看人家的小孩,再看看有些人,家教真的是截然不同哦。”

    “就是,同样是教出来的小孩,一个安安静静斯斯文文,怎么别人这么吵,家长肯定没管教好。”

    “人比人,比死人哦。”

    熊孩子的家长听到这些议论声脸都青了,立刻抓着自己的小孩子让他们闭嘴,不然丢人就丢大了。

    飞机起飞的时候,终于安静下来,大家静静坐着飞机跨过大洋,在气流上方飞行,慢慢的,慢慢的降落在另外一个国度的土地上。

    唐诗一下飞机,就把唐惟叫醒,两个人排着队等来了行李,取下行李就往外走,正好看见外面接机大厅等候着一个高挑的男人,还没走近,唐诗就听见一起走出来的小姑娘在惊喜道,“看!那边有个男人好帅啊!”

    “啧啧,真是霸道总裁的样子,看着像模特一样。”

    “真羡慕,是来接机的吗,不知道是接谁。”

    还有一些回国的外国人用英语在夸奖不远处的男人,唐诗笑了笑,看见克里斯径自冲她走过来。

    周围一片吸气声。

    克里斯在唐诗面前站定,伸手捏了一把唐诗的脸,“飞机晚点了,害得我多等了一小时。”

    “好事多磨嘛。”面对克里斯,唐诗卸下所有防备,对着自己的交心好友笑笑,“快,惟惟,和克里斯打个招呼。”

    “克里斯叔叔好!”唐惟竟然用英文流利地打了个招呼,唐诗和克里斯都惊了,尤其是克里斯,“宝贝儿,你会说英语?”

    说的还不差。

    唐惟笑了笑,依旧用英文和克里斯沟通,“是的,有人教过我。”

    想来是薄夜。

    克里斯抓起唐惟的手,另一只手拖着唐诗的行李箱,“走吧,多余的房间已经给你们整理出来了,打算住多久?”

    “看心情。”唐诗对着克里斯眨眨眼睛,“顺路放寒假了,带惟惟出来多玩一会。”

    异国他乡的他们却完全不知道,有人已经将唐诗的消息及时发给了国内的男人。

    薄夜看着照片上唐诗和克里斯相视而笑的样子,手指攥紧。

    林辞下意识帮唐诗解释,“唐小姐和克里斯先生是好朋友,他们认识很久了。”

    认识很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