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欠我的,不够还债。
    这边唐诗和唐惟还在病房里计划过年去哪里玩,另一边薄夜正派人打听他们的详细计划,随后男人看了眼手下发来的消息,将手机收起来。35xs

    “帮我联系一下白航航空公司。”

    薄夜让林辞进来,开始安排事情,“联系他们高管,二月份开始机票价格直接减免一半。差价报给我,薄氏补。”

    林辞愣住了,随后立刻很聪明地想到,“是唐小姐他们要出去玩吗?”

    薄夜眼神没由来地深沉,“嗯,他们要去美国。”

    找那个叫做克里斯的男人。

    薄夜记得他,当初唐诗挽着他星光熠熠,在镜头前笑容得体。他们亲密又暧昧,走在一起的时候,薄夜没少听人家偷偷八卦他和唐诗的关系。

    那个时候他内心像是有一把火在烧焚着,可惜了当时的他并不明白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克里斯的背后又是谁……?薄夜的眼神深了深,随后叫林辞下去办事情,办公室里陷入一片沉默。

    冰冷在他周遭缓缓蔓延……

    唐诗最近的恢复情况特别好,甚至连江凌都觉得不可思议,她的内心像是被谁治愈了一般,什么问题都回答地相当标准,连吃药睡觉都是按时的,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可就是这份正常,让薄夜隐隐觉得不正常,他觉得这就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很快,就会被更恐怖的浪潮吞没。

    这天他叫住要去做治疗的唐诗,可是唐诗没回头。

    那动作看得薄夜一愣,联想到唐诗最近的情况,忽然间瞳仁一缩,他失声喊道,“唐诗,你的记忆是不是……恢复了?!”

    唐诗背影一僵,却依旧没有别的动作,许久,她迈开步子像是逃跑一样在走廊上狂奔,薄夜反应过来,迅速追上去,一把抓住唐诗的手腕。

    她最近的冷漠,还有她装出来的相安无事,以及那些不再有波澜起伏的心理数据,她是不是都记起来了,却装着病人的样子,所以才能将一个病人演绎的这么完美合格?

    唐诗手在隐隐哆嗦着。

    薄夜表情震惊,“你……你是什么时候记起来的?”

    是那次深度催眠吗?唤醒了她记忆里沉睡的痛苦,她说她恨薄夜——那他早该猜到,能说出这种话,一定是回忆起了他对她做出的一切!

    她早就记起来了,那些满目疮痍的过往!

    她扮演着沉默无知的角色,却目睹了他小心翼翼讨好的一切,像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看着他做出的行为,薄夜觉得浑身上下彻骨的冷。35xs

    他盯着唐诗的脸,“你记起来了,为什么……不和我说?”

    唐诗用力甩开了薄夜,转过脸去,“我要去做治疗了。”

    治疗什么治疗!她根本就是已经把心冰冻起来了!她根本不想被治疗好!

    她装出一副乖乖配合的样子,实际上呢,什么病情都没表达,她这才是无声地在反抗,却又让人无话可说!

    “唐诗!”

    薄夜慌了,一把再次抓住唐诗的手,“你既然记起来了,为什么……”

    为什么那眼里和当初忘记他时一模一样的冷?

    唐诗没说话,没有正面回答薄夜这个问题,只是冷漠地笑了笑,随后,将手抽出来。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她那么迫不及待要走,薄夜着急了,连着声音都拔高了,被人像是看笑话一样看了整场,男人用力将她拖进病房,“你这样玩我,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薄夜眼睛血红,他再冷血,再畜生不如,他还是个活生生的人!被欺骗被隐瞒,那么努力地靠近补偿,她却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他!

    唐诗轻笑,“是挺好笑的。”

    那一刻,万箭穿心。

    薄夜倒退两步,却又用力按住唐诗的肩膀,他想吻她,老在就想这么做了,恨不得……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唐诗察觉出了薄夜的动作,可是来不及闪躲,她推着他的肩膀,“你放开我!”

    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她的挣扎实在是太脆弱,一个受过那么多伤的女人,怎么抵抗得了薄夜这样一个强大的男人?

    “唐诗,我真没想到你能这么狠……”薄夜手都在哆嗦了,感觉一颗心像是被人挖出来一样,然后再被人狠狠踩在脚底,碾碎了,鲜血满地。

    “是不是暗地里在笑话我像条狗一样讨好你?嗯?我用尽一切,我想着你失忆了,拼命补偿,你却把我当一条狗!”薄夜声嘶力竭地怒吼,“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我巴不得你一辈子不记起来,哪怕忘了你爱过我也好,没关系,我薄夜有的是权利和时间来哄你!可是你却一早就记起来了,你对着我演戏,看着我为你一遍遍难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你要我生要我死一句话,你他妈现在就是让我从这层楼跳下去,老子眼皮都不眨一下跳给你看!可是你!你看了我那么多笑话,你把我当人吗啊?唐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唐诗愣住了,薄夜一通掏心掏肺的话砸在她脸上,她脸色惨白,下一秒,看见那个向来高高在上的男人竟然落泪了,当着她的面溃不成军。

    薄夜死死抓着唐诗的手臂,声音都带着哭腔,“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记起来了?你看我这样很好玩是不是?把我捏在手里掌控很有优越感是不是?让我欠着你的感觉是不是特别满足?你满意了吗?唐诗,你满意了吗?”

    他的逼问让唐诗心尖泛疼,女人用力推开他,指着他,无数话语想说出来,可是到了嘴边却还是寥寥数字——

    “薄夜,你哭委屈?你有什么资格?”

    凭什么,你付出了,你被践踏了,就要我来原谅你?凭什么?

    “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恢复了记忆?我想不想说都是我的事,我可没求着你来伺候我!”

    唐诗拔高声调,声音尖锐,“你别弄得你多委屈,你配吗啊?薄夜,谁都不欠我,只有你,你欠我的,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还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