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想要弥补,不该迟到。
    苏祁看着唐惟的脸,忽然间笑了,帮他把头上的皇冠扶正,“好。”

    再进来的都是一群薄夜的好兄弟,有的没来得及买礼物,掏出来的全是厚厚一叠红包,薄夜站在一边像是班主任报成绩单一样,挨个报名字——

    “这是萧里。”

    “萧叔叔好。”

    萧里给了八千八百八十八的红包,超厚一沓放进唐惟的怀里,“拿去藏起来,别给你爸骗走。”

    薄夜站在一边,“送完礼物的可以滚了。”

    “这是江歇,江凌的哥哥。”

    “江叔叔好。”

    “真乖!”江歇给唐惟买了一块潜水表,一看就是限量款不便宜,“你年纪还小,叔叔实在想不出送什么给你,干脆给你买一块表,等你来年长大了我送你车。”

    “老江这是要带坏薄夜的儿子啊哈哈。”

    “唉小惟惟,等你长大了,萧叔叔送你女人。”

    “萧里不要脸哈哈!”

    “薄夜要打人了快撤快撤。”

    叶惊棠走进来的时候薄夜没有多介绍,于是男人眯起眼睛,“怎么,我就不是个人物?”

    薄夜说,“懒得介绍了,自个儿麻利点送礼吧。”

    叶惊棠:……

    叶惊棠颇为不爽地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他给唐惟买的礼物是一个宝格丽的手镯,薄夜在一边嗤之以鼻,“没新意。”

    叶惊棠怒了,指着原处的萧里,“那他妈,那个还就直接送钱了,不是更没新意!”

    萧里勾着唇,眉目荡漾,笑得尤为开心,“没办法,我送的钱多!”

    叶惊棠不服,“下次唐惟生日再来比过。”

    “……”幼稚。

    薄夜一群好朋友的到来无疑是把气氛推了上去,但是唐诗站在一边却觉得尴尬。

    她觉得,其实唐惟生日,他们两个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地过就好了,完全没必要搞得这么大场面,还……叫这么多人来。

    唐惟也是这样想的,虽然收了一堆贵重礼物,可是他也没有很开心,反而觉得很压抑。

    薄夜的本意是为他们好,想弥补,可是却反而起到了反作用,唐惟整个晚上都没有放开,他想着快点结束。

    一堆人可能看出来了母子俩的尴尬,也从薄夜嘴里听说过最近唐诗的精神状态,知道了是他们这群外人在场碍着人家了,于是使了几个眼色,大家都是明白人,纷纷说了几句理由就拿起衣服走了。

    等到人走光后,房间里就又只剩下了薄夜林辞,唐诗和唐惟。

    唐惟这才松了口气,对着薄夜道,“薄少,谢谢你今天给我过生日。”

    还特意安排了那么多东西,估计花了不少钱。

    只是他,担待不起。

    薄夜听着唐惟嘴巴里那个薄少的称呼满不是滋味,他给自己的亲生儿子过生日,可是唐惟却口口声声薄少。

    距离他喊他爸爸的那个日子过去了多久了?久到薄夜都不记得了。

    不过现在的场面,远远看去倒是挺像一家三口的,林辞站在一边守着,薄夜坐在唐惟和唐诗对面,摄影师过来,用拍立得拍了几张照片,送给他们。

    薄夜看着手里的照片,忽然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他望着照片里的三个人,那一刻,竟然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

    吹了蛋糕许了愿,唐惟脸色红扑扑地说要自己切蛋糕,最先切了一块就是给唐诗的,然后又切了一块放在薄夜面前。

    薄夜都愣住了,没想到唐惟会连着他那份一起切了,这块蛋糕太小,小到装不下他对他们所有的悔恨和歉意。

    后来唐诗说要去上厕所,林辞喊了女仆跟着陪过去,然后另外叫人把薄夜准备的礼物拿上来。

    唐惟才知道,原来之前那些根本不算什么礼物,现在重头戏才上场。

    之间服务员推着一个小车子过来,上面堆满了东西,唐惟一看,捂住嘴,差点哭出来。

    那些礼物被人整整齐齐地分类放好,从一岁到现在他满五周岁,所有男孩子喜欢的童年礼物统统被准备好了,更人觉得好笑的里面还有尿片,还有变形金刚全套玩具,各种赛车装置,还有无人机,统统都是男孩子喜欢玩的。

    薄夜说,“我在你的人生里迟到了那么多年,今年是第一次给你过生日,所以我准备了你从出生到现在的每年的生日礼物,想给你补……”

    唐惟看着薄夜,觉得眼前的男人像是变了个性子。

    从前的薄夜高高在上,冷冽杀伐,可实现如今,他却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

    他放下身段来讨好,让唐惟觉得……有些意外。

    然而意外之余,唐惟转过头看着薄夜,放下手里的叉子,只是淡漠一句,“谢谢。”

    薄夜觉得,他以为自己足够冷漠和无情,可是没想到他的儿子更冷漠,谢谢两个字,一下子拉远了他和他们之间的距离。

    时间以光年逃逸的速度从他身后倒退,薄夜在洪流里狂奔,却无法追上他们的脚步。

    那顿饭到后来吃得唐惟索然无味,小男孩在看见那些礼物的时候,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是随着感动而来的,是更深的恨。

    后来结束的时候,唐诗牵着唐惟回家,薄夜觉得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他期待了很多场景,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做出了无数努力,却什么回应都没有得到。

    唐惟被唐诗牵着往外走,东恒盛的服务员弯着腰送行,“小少爷路上安全。”

    唐惟把披风和皇冠都摘下来还给薄夜,他说,“太贵重了,我受不起。”

    薄夜没说话,眸光却支离破碎。

    唐惟什么都不肯接受,他的弥补只是无用功。

    后来唐惟转身,林辞捧着手里的皇冠看着他们走远,直到隔了一段距离,唐惟才停下,回眸看了一眼薄夜,轻声道——

    “你口口声声说在我的人生里迟到了很多年,可是你知道吗,薄少……”

    ——“既然想要弥补,就不应该迟到。”

    寥寥数字,万箭穿心。

    薄夜站在原地,化作一尊雕像,所有的热情在瞬间被熄灭,唐惟的一句话,就叫他溃不成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