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丛杉闯入,时间不多。
    这天唐诗刚醒,因为不是周末,所以薄夜照例是比较忙的。35xs平时他都抽时间陪她,现在因为又快过农历新年了,公司要结算很多账单,所以这几天薄夜来的次数比较少。

    于是这天下午,唐诗睡了一个午觉回笼,一睁眼,有一个人影从外面爬着墙上来,刷拉一下推开了唐诗的病房的窗户,高楼大厦他一跃而入,像是一道冰冷的影子——随后翻身落地,他缓缓站起身。

    依旧是那张冷漠面瘫的脸。

    唐诗都愣住了,看着丛杉就这么爬着楼上来,简直是吓了一跳,这年头原来真的还有人训练跑酷这种极限运动,她看了一眼丛杉,“没受伤吧?”

    丛杉挺冷漠的,“没有。”

    唐诗看着他突然之间闯入她的病房,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招待,然后尴尬地笑了笑,“你……找我有事吗?”

    丛杉敏感地察觉到了唐诗变了。

    她现在这幅笑容,很明显是强撑着。

    他不在的那段日子,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经历了什么打击?

    丛杉在一边坐下,“我过来,看看你。”

    他的声音还是往常那副不爱搭理人的腔调,可是摘下眼镜后的丛杉显得分外冷漠。

    可能以前镜片挡住了丛杉那双凛冽的眼睛,而且以前……戴着眼镜的丛杉和唐奕也更像一点。

    现在眼镜摘了,冰冷的气质就和唐奕截然不同。

    唐诗按着自己的太阳穴,随后缓缓舒了口气,“谢谢你来看我。”

    不过明显可以走正门,为什么非得爬墙?这么危险的事情,要是一步踩空了……

    丛杉像是看穿了唐诗在想什么,站起来凑近了唐诗的病床,俯下身去看她。

    看着她,丛杉声音平淡,“因为楼下有薄夜的人守着。”

    薄夜肯定严重警告过几个黑名单人物,什么苏祁,什么丛杉,什么傅暮终,肯定一个都不会让他们放进来。

    所以丛杉选择了爬墙,反正他身手好,跳个窗也不在话下。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唐诗只能凑合着笑,极为生疏,这模样让丛杉微微皱起眉头。

    眼前的女人,和之前见过那几次压根不一样。

    他伸手想去触碰唐诗的脸,又在半空中顿住了手,随后僵硬了一下,利落地收回。

    男人垂下睫毛,轻声道,“你变了。”

    唐诗没说话,只是酸涩地笑,笑了一会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只能闭上眼睛靠回床上,满脸痛苦,“抱歉,这阵子……我自身不是很好……”

    “看出来了。”丛杉终是伸出手指,按在了唐诗的太阳穴两边,“你的精神状态,是不是出问题了?”

    唐诗手指死死攥着身上的被子,“江凛说……说我重度抑郁和焦虑,我……”

    “会好起来的。”

    丛杉看着唐诗的脸,“我的时间不多了,唐诗,你一定要好起来。”

    他如同在嘱托什么夙愿一般,对着唐诗道,“如果你哪天想起了什么,就让绿恐龙转告我,我会出来找你。”

    这话像是诀别。

    他跳进来的窗口被打开着,隆冬寒风吹进来,唐诗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间有些茫然,他……为什么开始交代这些事情?

    丛杉盯着唐诗的眼睛,“唐诗,一定要好好活着。”

    只要不死,就还有希望。

    唐诗心口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剧烈酸涩,眼前的男人分明是冰冷的,却用着他的方式在安慰她。

    他不知道她具体经历了多少,只知道她被伤得狠了。

    后来丛杉对唐诗说,“闭上眼睛。”

    唐诗把眼睛闭上,感觉到丛杉的靠近,随后,男人伸手抱住她,唐诗撞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怀抱猛然撤离,唐诗再睁眼的时候,只看见了一道影子闪过——随后门外有人把门推开来,是薄夜站在那里,“我刚才听到……”

    可是一室寂静,只有唐诗一个人坐在病床前,她同样是一脸茫然,丛杉明明还在眼前,却快速地又从窗口一跃而出。

    他像是一阵风,来去自如,握不住。

    薄夜皱了皱眉,“你什么时候有的一条项链?”

    唐诗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看到一条纯金的项链,是一个十字架造型的,中间镶嵌着一颗纯天然的钻石。

    “我……”唐诗迅速找了个借口,“是惟惟给我的。”

    薄夜没有多怀疑,倒是唐诗松了一口气。

    这串项链,想来是刚才丛杉故意借着抱她转移了她的注意力,然后悄悄给她戴上的,她去了趟厕所,照了照镜子里的自己。

    那颗钻石闪着淡淡的光泽,丛杉费尽力气爬进来只为了给她这条项链,以及嘱托那些话,到底意义何在?

    唐诗微微皱起眉头,总觉得……这个项链在哪里见过。

    下个礼拜是唐惟的生日,唐诗执意要给唐惟过生日,薄夜也不好阻拦,只好停止了一次对她的心理辅导治疗,周末的时候唐诗带着唐惟关了一圈商场,却不料想正好撞上了程依依。

    她其实早就对程依依没了印象,这个女人除了最开始对她脸色不好之后,几乎没再见过她,可是这一次,程依依却拦在了唐诗面前。

    “听说你被人捅了?”

    当初那起超市绑架案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唐诗替薄夜挡刀子的事情也是被曝光,大家背地里又同情又可怜,觉得唐诗是个命苦的女人。

    唐诗皱着眉头,显然不想和这个突然间又冒出来的女人多搭理,但是程依依不知道是底子硬气了还是怎么的,就这么不依不饶,“我还真没看出来啊,当初口口声声厌恶薄少,后来还不是故意撞上去挡刀子?唐诗,你的心机可真深。”

    唐诗没说话,唐惟抓着唐诗的手,犀利嘲讽,“大妈,你是谁呀?”

    “你居然不认识我?”程依依怒了,结果唐惟依旧笑得风轻云淡,“你这种炮灰,一般开头就领便当了,怎么还活到现在跳脚?”

    “你这臭小子!”程依依刚要冲出来,背后传来一道男声,油腻腻的,唐诗一回头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拎着名牌的购物袋走出来。

    看见唐诗的时候,那个男人眼睛明线一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