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恨薄夜,恨之入骨。
    这个时候,电脑检测仪上面的数据一下子剧烈变化,隔着玻璃的薄夜都看到了她大脑里的意识像是有片刻的清醒,被这个问题冲刷得一下子爆发。

    恨……

    唐诗如同掉进了一片黑暗中,四周有一个声音在一遍遍叩问她。

    “你有什么恨或者讨厌的人吗?”

    恨……唐诗对着自己伸出双手,可是一片漆黑,她甚至看不清自己的手在哪。

    她有恨的人吗?

    脑海里掠过一张张脸,那些失去了的记忆再次蠢蠢欲动,原本封锁住它们的意识根本无法掌控它们。下一秒,如同猛然被打开的月光宝盒,那些记忆分分钟窜入唐诗的脑海。鲜血,伤口,痛苦,背叛,她捂住自己的耳朵,耳边却全是回忆的哀嚎声,尖锐,长啸,遍体鳞伤。

    为什么……为什么要探究我的过往……

    为什么要割开我厚重的伪装……

    为什么要让我记起来……

    不要……别过来,别靠近……救我……救命……

    唐诗在黑暗中茫然地像是一个新生儿,她一遍遍哭,深处于思维意识的最中央。她抱住自己的脑子,大脑剧烈疼痛,像是经历了一场劫难,唐诗呜咽,失去语言能力,只剩下本能地低吼。35xs

    “恨……”

    恨到深处是谁……

    一张张面孔划过唐诗的脑海,她全身都在抽搐,然而从现实生活的角度上看,薄夜他们眼里的唐诗却只是面无表情地沉睡着,她刚才所有的痛苦都只是她内心深处的自我。潜意识在剧烈斗争,可是她本人,还是只是这么安静地靠在椅子上,全身上下插满了导管和线,伴随着机器运转的声音,她的眼皮颤了颤——然而,还是没有苏醒。

    胡医生松了口气,看来刚才那个问题,触碰到了唐诗内心痛苦的核心。

    他们继续进行催眠,然后那个低沉的声音还是撞击在唐诗的耳膜上。

    “你恨着谁?”

    黑暗中的唐诗无边无际地狂奔,跌倒,爬起,她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伴随着呼啸的风声,那些回忆将她吞没,唐诗嘶吼,无助求救,“我不要听……我不要看……不要让我记起来,我不想知道!”

    “你恨着谁?”

    恨?她恨这个世界,甚至恨她自己!

    她的不争气,她的软弱,她……没有去死的勇气!

    唐诗抱住自己,抑郁症将她所有的愤怒都转化成了自我责怪,她陷入一种深深地自我厌恶感里,觉得这个世界和她格格不入,所有人拼尽了力气要她死。

    是她的错,是她不应该活着,她去死就好了,她不存在就好了……

    “你恨着谁?”

    谁……谁将她变成一个怪物?

    那个时候在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看见那个原本被深度催眠了不会做出任何挣扎的女人忽然间眼皮颤了颤,大家以为她是脑内思维太活跃要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不是。

    她被人催眠了,却在被提及恨着谁的时候留下了两道眼泪,无声地落泪。那种痛已经无法被催眠掩盖……

    她喃喃着,“我……恨薄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