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危机爆发,千钧一发!
    这已经不只是一场简单的机械斗殴了,是真真实实地在流血,在死亡……

    可是人群之中薄夜单手抱着唐惟,他坐在他的臂弯里,父子的眼神几乎是如出一辙。35xs

    冰冷漆黑。

    唐诗抬头被薄夜和唐惟一大一小又无比相似的侧脸给震到,小男孩靠在他胸前,皱着眉头,指着那一堆男人的其中之一,“那个就是刚才对妈咪动手动脚的!”

    “还有那个!高个子的!还有那个黄色鞋子的!”

    一圈人统统被他指认,紧跟着薄夜一个眼神变化,外面就响起一阵震天响的枪声!

    唐惟指证过的人统统在下个瞬间伴随着枪声倒地,鲜血从他们背后不停涌出,连刘蕾都开始心惊。

    “老爷,老爷什么时候回来?”她慌乱地问自己的下人,可是无人回答。

    “现在搬救兵?”

    叶惊棠在后面冲薄夜道,“别给他们面子!趁着丛铮不在把丛林一窝端了!”

    薄夜冲叶惊棠冷笑,“你怎么不来?”

    叶惊棠双手抱在胸前,“哼哼,那到时候丛铮找人报复也是找你,不会找我,”

    “……”韩让心说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有空拌嘴,刚护着姜戚和唐诗从人群中退到薄夜边上的时候,门口就传来声音,“二夫人!老爷他们回来了!”

    薄夜眼睛狠狠一眯,察觉到了唐惟也哆嗦了一下,才知重头戏现在才开始……

    他往外面看去,就看见丛林的下人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就是之前客套做戏的丛铮,身后跟着丛曦和丛杉,再后面是大夫人林乔,看见家里这么一副惨样的时候直接捂住嘴,“天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蕾!”

    丛铮怒喝,“我让你待在家里,你把家里管成了什么样子?!”

    刘蕾一哆嗦,立刻委屈地上前,“老爷,是他们不由分说地冲进来要打人,还闹出了人命……”

    “如果我把你的儿子关进小黑屋,你会不会跟我拼命?”薄夜转头对着丛铮冷笑,“丛大当家,今天这个账,可没那么容易就划掉了。”

    叶惊棠和姜戚站在唐诗伸手,唐诗的背上还流着血,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姗姗来迟的丛铮,以及他身后面无表情的丛杉。

    有时候觉得丛杉冷漠地像是一个陌生人,就譬如此时此刻。

    丛铮看到了唐诗背后的伤,明显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唐小姐你……”他想说你背后原来有伤,可是到了嘴边那个话就说不出口。

    唐诗强撑着的表情像是一巴掌打在丛铮脸上,他不知道,再看了看刘蕾的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

    “滚!”丛铮抓起客厅凌乱的茶几上的烟灰缸冲着刘蕾砸过去,“丢人现眼的东西!一个比一个窝囊!”

    “爸!”看着自己亲妈被打,等于打的是自己的脸,丛曦站出来,“您别动手,先问问清楚事情经过……”

    “还有的好讲吗?”

    唐诗抬头,眸光冰冷,“贵夫人想找人**我,又是打又是辱,我能活着,全靠我儿子拿着枪逼他们停下,丛大当家,事已至此,我觉得没必要再藏着掖着,您到底把我和谁做了交易?!”

    丛铮眼里露出几分错愕,到底是谁告诉唐诗,他做了交易?

    几乎是在下一秒他回头去看丛杉,可是丛杉依旧是那张脸,无动于衷的表情,不管丛铮的眼神多恶劣,都没有一丝胆怯。

    消息……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

    可是眼下只能打圆场,不然他所有的一切都要曝光了,只能立刻道,“不,没有什么交易,唐小姐你误会了,是我夫人不分青红皂白伤了你,我们关上家门说事,我对你没有一丝想要冒犯的心思,我是真的想认你做干女儿,没想到今天一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所有人都惊了!

    丛铮从来没有这么好声好气地跟一个人打圆场过,还给人家铺台阶下!

    这可是冷血无情的丛林大当家丛铮啊!

    他居然……居然几次三番想要把唐诗带进丛家?这个女人背后到底有什么?

    唐诗明显不信,那嘴角还挂着冷笑,“是吗?抱歉丛大当家,你的说辞我不能相信,恕我无能为力。我不想和你有过多纠缠,放我出去,我们毫无瓜葛,如果您非要把我留在这里,那我不介意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她莫名其妙被人绑架进来,又被人侮辱,到了现在,所有和她有关系的人都冲入了这个圈子,她的背后到底牵连了多少人?

    是谁费尽心思要她死?

    唐诗看着丛铮的脸,丛铮那只浑浊的眼里出现了一些别样的情绪,他说,“唐小姐,事情还有转机,就算不以我干女儿的名义,我也想邀请你来我们丛林……”

    “丛林?”

    唐诗笑了,“一个还没洗白的地下组织,再强大又有什么用?曝光的那一天就是你们死的那一天,我来你们丛林?我放着光明正大的人不做,非要当贼?”

    一句话,牵动了丛铮脸上的疤。

    贼,她说他是贼!

    谁的厌恶都没有唐诗的厌恶来得狠。

    隔着唐诗,丛铮仿佛又看到了另一张脸,也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你让我跟着你一辈子,我就是一辈子都当一个不入流的垃圾!”

    丛铮声音急切,“我让我们丛林给你道歉,可是你不能走……”

    她要是走了,谁来替换另一个人?

    唐诗看着丛铮的脸,“丛大当家,你实话实说,到底是谁策划的这一切,把你我都推入这个漩涡?”

    可是丛铮绝口不提是谁,甚至连这件事的存在都不承认,“没有人,唐小姐……”

    “恕我无能为力。”

    唐诗咬牙忍着身上的痛苦,一步一步走向大门,“今天是我朋友来救我,所以我才得以逃脱,若是他们没来呢?丛大当家,我死在丛林,都不会有人知道!”

    丛铮在她身后立刻道,“是丛林亏待你,可是唐小姐……”

    然而还不及唐诗说什么,她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只能让自己撑到这里了,意识逐渐远去,下一秒,她瘦削的背影猝然倒地!

    “妈咪!”唐惟从薄夜怀中跳下奔向自己的母亲,薄夜眼睛都红了,嘶声怒吼,回眸看着丛铮,“她要是出事,我就让这个世界上再无丛林!”

    丛铮也愣住了,看着唐诗的身子倒下去,只觉得全世界都塌了一样,喃喃着,“不……不会的,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