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到底是谁,想害死她?
    唐惟在那一瞬间抬头的时候,看见薄夜站在门外,心头一颤,“薄少……”

    “怎么?”薄夜身后还跟着叶惊棠和韩让,叶惊棠抓着姜戚道,“看清楚没有?再敢说我绑架唐诗?老子把你毒哑!”

    姜戚顾不上叶惊棠骂她,比谁都要快冲出去,“唐诗!”

    唐诗缩在角落里,满目惊慌,像是饱受欺负的小动物,薄夜走上前把自己外套脱了盖在她身上,随后对姜戚道,“带她走。”

    “谁允许你们带她走了?”

    刘蕾还没认出来薄夜是谁,指着薄夜和叶惊棠,“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了!”

    薄夜理都没理她,径自走到唐惟面前,发现他举着枪的手在隐隐颤抖。

    男人垂了垂眼睑,喊了一声,“林辞!”

    “薄少。”林辞快速上前,薄夜轻轻一扣从唐惟手里抢过手枪,“送小少爷去医院。”

    “是!”

    唐惟刚说什么,薄夜就伸手,带着凉意的指腹碰到了他的手腕。

    唐惟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薄夜把玩着枪,干脆利落把它收起来,随后旁若无人地蹲下来对唐惟道,“手枪的后坐力是很大的,成年人有时候都会被震疼,何况你还小。刚刚开了两枪,你的手腕已经脱臼了。”

    唐惟忍着眼泪道,“我不疼。”

    为了保护唐诗,他哪怕手断了也要护在她身边。

    薄夜没说话,他其实很想问问唐惟,依靠一下他,有这么难吗?

    每一次,每一次陷入如此危险的地步,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半刻向他寻求帮助吗?若是他没发觉呢?今天唐惟和唐诗都难逃一死!

    唐惟的手还在哆嗦,那手腕处已经高高肿起,薄夜啧了一声,随后伸手捏住他的手腕。

    “有点疼,忍着点。”

    他低声道,随后咔哒一声,唐惟明显浑身一颤,薄夜帮他把被枪的后坐力震得脱臼的手腕接了回去,“跟着林辞去医院看一趟。”

    “我要留在这里。”唐惟没有让步,“我要走,也是要带我妈咪一起走。”

    薄夜对视他许久,盯着他的眼睛,“你确定吗?”

    唐惟不闪不躲,大概只有这一次,他没有逃避薄夜的话题,事关唐诗,就是最要紧的。35xs

    小男孩说,“对,我不怕。”

    可他分明在害怕地发抖。

    薄夜沉默好久,眼神深沉下来,带着凛然的寒意,才吐出一个字,“好。”

    随后忽然间对唐诗伸出手,轻轻一抱,把他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唐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薄夜的臂弯里,他高高抱着他,随后走到人群中间,像是王者降临一般,走到哪里,哪里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

    薄夜就这么架着唐惟来到刘蕾面前,那双眼睛微微眯起,身后立刻有无数个枪口对准了丛家大厅里的人。

    一道血红的激光瞄准点就这么瞄准在刘蕾的脑门上,正中央,像是死亡宣告。

    他只需要一声令下,子弹就会从不远处穿透她的脑门。

    “慢慢来,不急,先问问,是谁把唐诗绑架来的?”叶惊棠看薄夜这架势是要无差别攻击了,赶紧在那里出声,“我倒想看看谁把屎盆子扣我头上来,我可没绑架她!”

    姜戚回眸看了叶惊棠几眼,全场没人敢说话,刘蕾察觉到自己脑袋上的红外线准心,声音都跟着抖了,“你们……这是蹬鼻子上脸!”

    “对。”叶惊棠在一边双手插兜笑,“谁让你们往我身上泼脏水了?姜戚你这个死女人滚过来,睁大你的眼看看到底是谁绑架唐诗!”

    姜戚陪在唐诗身边,居然头一次对他怒吼,“滚开!我照顾唐诗,没空!”

    唐诗脸色苍白,背部一片鲜血淋漓,她扶着她起来,对林辞道,“什么时候把唐诗送医院去?我看她这样……”

    唐诗倒抽一口凉气,转头看向刘蕾,她疼,可是她更想知道,背后是谁,要几次三番置她于死地。

    “你知道是谁和丛铮做的交易吗?”

    她死死盯着刘蕾的脸,也不愧是丛林的人,刘蕾被薄夜用激光准心对着额头,也没有慌乱成一盘散沙,看见唐诗站起来了,她冷笑,“交易?你?你以为你自己算什么?!”

    看来刘蕾什么都不知道,她只以为唐诗是被丛铮带回来的女人,感觉到了威胁,所以才找了人欺辱她。

    唐诗气得浑身都在哆嗦,“丛铮什么时候回来?”

    “你还想等到老爷回来?”刘蕾嚣张地笑了,“老爷回来,就是你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

    “我倒是想看看,是谁比谁先死!”唐诗同样冷笑,苍白的脸上唯有一双眼睛亮得惊人,“我告诉你,我死过无数次,也不在意流这点儿血,等丛铮回来,我定要让他给我个交代!”

    “交代?你?”刘蕾动了动手指,身后下人一下子扑上前用身体挡住她,另外几拨人朝着薄夜和唐诗冲去,薄夜看见他们先动了,立刻指挥他们的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声枪响石破天惊,挡在刘蕾面前的人身体抽搐了几下立刻就没了气息,刘蕾大概是没想到薄夜真的起了杀心,从来没有人可以在丛林里这么放肆!

    他们今日想离开,也得看老天爷留不留他们的命!

    刘蕾大喊,“抓住他们!别以为带几个人就可以来丛林撒野!”

    薄夜单手抱着唐惟一脚踹飞了一个冲上来的,察觉到身后有一阵强劲的风,他敏感地擦身躲开刺过来的一把砍刀,随后借力一踩,直接将那个人手腕踩到了脱臼,那把砍刀被他踹飞,硬生生插在墙壁上,镶嵌极深,竟拔不出来。

    “姜戚!”

    叶惊棠忙着打电话叫人,一个遗漏,身边韩让已经冲着姜戚和唐诗扑过去,“小心!”

    姜戚侧身一躲,把唐诗死死护在怀里,与韩让背靠背,那一刻,他们彼此交付信任,“别受伤……”

    话音刚落就有人挥舞着棍子冲姜戚砸过来,叶惊棠眼睛都瞪大了,反手拿过手下的枪,一发子弹就冲着那人打去,他眼里全是杀意,“**的给脸不要脸!”

    叶惊棠很少爆粗口,如今真的是被惹急了,“想丛林今日被灭门吗?成全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