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许动她,把她放了!
    可是叶惊棠和薄夜都错愕地看着他,“不……”

    他没有动唐诗……

    姜戚也着急,站在一边,不由分说对着叶惊棠大喊,“你敢动唐诗?你疯了吗!你毁了我还不够吗!”

    叶惊棠怒不可遏,伸手想抓姜戚的脖子,被韩让直接挡住,男人眯起眼睛,好,很好,现在有靠山了,就无法无天了!

    薄夜在那里阻止他们,企图寻找重点,“等一下,你们都冷静点,是唐诗不见了?!”

    韩让转过脸去看薄夜,“没错。”

    不……不可能的。

    安如倒台之后,应该没有人再对唐诗有杀意才对……

    还有谁,还有谁用尽一切要唐诗死?!

    薄夜脑子里掠过无数念头,此时此刻,时间已经显得尤为宝贵,争分夺秒。

    他立刻拨了个号码给林辞,“是我,快去查唐诗现在在哪里!”

    不会的,唐诗为什么又会遭遇绑架,难道是当年的真相还有隐情?

    他忽然间响起之前苏祁打给他的一通电话,不祥的预感渐渐升腾而起……

    还有什么,一定漏掉了什么……

    主谋不止一个……

    这个念头从薄夜脑海里闪过去的时候,薄夜浑身一惊,立刻开始给他另外的手下打电话,“把安如这几年的行程统统给我调出来!快!”

    唐诗……你千万不能出事!

    唐诗待在丛林的第二天就受到了非人般的对待,因为之前对他们的大当家丛铮不敬,丛林上上下下的人看她都没有好脸色,后来丛铮的二房夫人找上门,不由分说就是一个耳光扇在了唐诗的脸上。

    唐诗从一开始被人迷晕了带回丛林的时候就是一头雾水,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又来这么一出,不过她也不是随便被人欺负的角色,当下就抓着二夫人刘蕾的手,紧跟着一个巴掌就扇了回去。

    “你……你……”刘蕾捂着脸,“你这贱女人,勾搭老爷还勾搭我儿子,我今天要打死你!”

    “我看你们谁敢!”

    唐诗无缘无故被人绑架到了这里,她自己本来就满肚子不乐意,结果这个二夫人还自己撞上来找死,咬牙切齿,“尽管试试!”

    “怎么,我们丛林的人还怕你一个女表子?!”刘蕾冲上来要打唐诗,结果被唐诗拦住,她用力推了一把刘蕾,“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随你们捏!管好你的老公和儿子,叫他们少来惹我!”

    “你这贱人!”

    刘蕾要气疯了,“我今天就教你教你规矩,小小年纪勾引人的功力倒是不浅!”

    “没那闲情逸致勾引你们的人!”唐诗横眉冷对,“把事情查清楚了就放我回去,我不屑参加你们什么家宴!”

    刘蕾一听丛铮竟然还打算带着唐诗参加家宴,整个人火气就上来了,使唤着身边的手下,“把她给我绑起来!别让她跑了!”

    唐诗被众人围起来,背上很快就挨了一击重打,正好打在她的伤口上,她疼得整个人一哆嗦,觉得伤口像是裂开了,腰都直不起来。35xs

    她疼得脸色发白,很快被众人按住,唯有眼神还是冰冷的,“叫你的狗把手放开!”

    刘蕾走上来又是一个巴掌摔在唐诗的脸上,随后嘴里还带着毫无素质的怒骂,“**一个,装什么清高!找男人进来把你轮了,看你还叫不叫得出来!!”

    唐诗脸色苍白,奋力挣扎,她感觉背后还没好透的刀疤已经有血渗出来,逐渐湿透了背部整片衣襟,浑身都是冰冷的。

    痛……身体很痛……

    刘蕾就这么当着所有下人的面把一群男人喊了进来,唐诗见识过,这是当初被丛铮踹吐血的那几个人。

    刘蕾笑得奸诈,“喏,赏你们一个女人,不用在意,随便玩!”

    随便玩!

    这是在丛家,在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

    唐诗手指都在颤抖了,嘶哑着嗓子,“滚!别过来!”

    可是那些人却是邪笑着上前,大手肆意在她肌肤上流连,“当初为了抓你,还被大当家踹了好几脚,今儿怎么也得赚回本……”

    唐诗的衣服被人掀起,她尖叫着,如同杜鹃啼血,可是周围人像是看好戏一样,在这丛林,从来都是冷血无情才能生存下去,这样的戏码,他们已经麻木了!

    没有人来救!

    “想着丛杉和老爷来救你?”

    刘蕾恶毒地笑了笑,“不好意思,今儿个他们都出去特训了,连着我的儿子一起,所以整个丛林只有我们在,大夫人和三夫人去山里上香,今天丛林就是我说了算!”

    她说了算!

    她一句话要弄死唐诗,也就是动一动手指的事情!

    唐诗从没遭受过这样的侮辱,就像是被人拐卖一样,被强行带回大家族,又被强行侮辱,她血红着眼睛,“别碰我!”

    “唐小姐,要怪就怪你是二夫人的眼中钉,别叫了,一会哥哥给你爽,哈哈哈哈!”

    “看她这幅样子,刚才不是还特别厉害吗哈哈哈!”

    “吓死了,小美人,来我这里呀”

    “滚!”唐诗全身颤抖,衣服被撕扯的稀巴烂,她背部的血在地上摩擦出一道道血痕,女人拼劲力气挣扎着,耳边传来刘蕾尖锐的笑声,一声声都扎在她耳膜里。

    可是下一秒,嘭的一声巨响打断了所有的一切。

    全场戛然而止,随后看着那个最开始动手的男人吐出一口血,看着胸口那个血窟窿,直接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没了气息。

    “啊——!”刘蕾尖叫起来,“谁!是谁!”

    死人了!她手下死人了!真的闹出人命了!

    唐诗脸色苍白,整个人还没回过神来,所有人都在找子弹发射的方向,她哆嗦着,看着就这么瞪大眼睛死在她面前的男人,恐惧感一下子涌上来。

    她头皮发麻,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一个生命的消亡,一枪下去就直接死了,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就成了一具尸体。

    众人纷纷惊恐之间,传来一道极为稚嫩的声音。

    “把我妈咪放了,否则,我继续开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