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拿起枪,想保护你。
    唐诗惊了,身上抓着她的人都松手了,对方只是轻轻一个滚字,所有人都立刻四下滚开。

    霎时间,房间里不再有一个多余的人。

    唐诗看着眼前的男人,好熟悉,好熟悉……不,这个人她不应该忘了的……

    眼前这张脸……

    她近乎无意识地喃喃着,“哥……”

    丛杉想去触碰她的手一抖,像是触电一般收了回来,随后皱着眉头看着唐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

    记忆纷纷窜入脑海,唐诗看着眼前的人,轻声道,“是三三吗?”

    从她嘴巴里听见这个称呼,丛杉内心一阵海浪汹涌,随后道,“是我。”

    “我……我前阵子大脑受了点影响,记忆有些缺损,所以会有奇怪的地方……”唐诗胡言乱语解释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丛杉好看的眉毛皱起来,声音有些冷,“是不是‘丛林’把你强行带回来的?”

    唐诗点点头,看了眼身后的大房间,丛铮说要软禁她,可事实上给她准备的房间也不是牢房,是一间……豪华的客房。

    丛杉伸手捏了捏眉心,随后关上身后的门,把唐诗带到了床边,坐下。男人直视她,“听着,我父亲如果说了什么,千万不要相信。”

    他用这种严肃的语气和唐诗说话,唐诗有些心惊,“你父亲……”

    “有人和他做了一个交易。”丛杉声音压低了,“交易的内容是,你。”

    她。

    唐诗手指无意识攥紧,丛杉看着她,问道,“你最近有招惹上什么仇家吗?”

    仇家?

    唐时脑子里划过了很多画面,可是一个都抓不住,她按着太阳穴倒抽冷气,“我……好像是有人要针对我……可是我……记不起来了。”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丛杉的眼里有几分隐忍,随后道,“记不起来别想了,总之,我父亲这三天里不会对你做出什么,因为那个交易的内容是要完完整整的你,至于别的,我不清楚,我只是查到了这些消息。”

    他伸手按住唐诗的肩膀,“如果你想起什么了,记得和我说。我父亲从来不相信我们这些亲生孩子,所以在丛家,我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记得,千万不要相信这里的任何人。”

    丛杉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如果可以,连我都不要相信。”

    丛林,jungle,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最冷血的地下组织,亲情如无物。

    他们只是丛铮手里一个一个的杀人机器,根本不是所谓的骨肉至亲。

    丛杉对唐诗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沉默了,可是唐诗的内心却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她觉得,她在陷入一片越来越诡异的谜团里,而且……正在逐渐向真相靠近。

    她的背后,到底有着一双怎样的手?

    丛杉在唐诗的房间里待了一个小时,出去后,守在外面的人立刻向丛铮报告,

    丛铮没说话,示意他们继续看管下去,这会子丛杉回房,却发现房间里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敏感地从墙上的壁画后面掏出手枪,正巧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一道声音,“不要拿枪嘛,走火了很可怕的。”

    这个声音?!

    丛杉瞳仁一缩,回眸,枪口对上唐惟的心脏,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正坐在最里面的沙发上,翘着两条腿,对丛杉打招呼,“好久不见,小舅舅。”

    丛杉有些吃惊,他记得唐惟被抓的时候,丛林的人就直接将他丢进了‘丛林’独有的小黑屋监管系统里,那边的锁都是电子密码锁,而且逃出来需要破解三层密码,一般人根本逃不出来。

    有些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就比如说死在小黑屋里。

    可是眼前这个小孩子……他……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丛杉把身后的门迅速关上又上了锁,才走近他,把枪收起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就这么出来了呗。”

    唐惟咧嘴笑了笑,“运气好,正好遇上他们忘记锁门了。”

    真的么?丛杉怀疑,可是眼前小男孩笑得实在是天真,他看不出一丝异样。

    “小舅舅,你手里的枪,是真的枪吗?”

    唐惟指了指丛杉的枪,“我只在新闻里见过,还没有见过真的呢。”

    丛杉叹了口气,把枪收起来,“是真的,别碰。”

    “能教教我怎么开枪吗?”

    唐惟有些好奇,拉住了丛杉的衣摆不让他转身,丛杉皱起眉毛,“你不能碰这个东西。”

    唐惟还是不肯松开,“我不会乱来,小舅舅,教教我嘛……”

    “你不能碰!”

    丛杉突如其来的强势让唐惟吓了一大跳,随后男人发觉自己的失态了,立刻转过脸来,对唐惟道,“抱歉,是我吓到你了。这个东西,不能碰。”

    他直直盯着唐惟,“人这辈子生命太脆弱了,一旦染上血……就洗不掉了。”

    他眼里有唐惟看不懂的东西,唐惟盯着他那双眼睛,许久才垂下眼睑,轻声道,“可是我见过这么一句话。”

    “如果我拿起枪保护你,我就无法拥抱你;可是我若是拥抱你,我就无法拿起枪保护你。”唐惟抬头看丛杉,“小舅舅,我想保护妈咪。”

    哪怕双手沾满鲜血,哪怕无法拥抱他。

    丛杉在唐惟的眼里看到了一种连成年人都要动容的情绪。

    哪怕他被人抓紧了这个陌生又冷酷的地方,哪怕他一个人逃亡,却依旧有着一双亮得逼人的眼睛。

    他坐下在他对面,“我相信你做得到。”

    这个孩子身上,似乎有无限的奇迹和可能。

    这天夜里,唐诗惴惴不安难以入眠,正巧这个时候,她听到门口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声,随后刚想起身,就有一道身影冲进来将她狠狠压住。

    唐诗在黑暗中挣扎,那个影子却将她死死压住,粗糙的手直直拽下她肩膀的衣服,唐诗尖叫,那人用力捂住她的嘴巴。

    不,为什么在丛家要遭遇这一切?她到底是得罪了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