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没有薄夜,日子挺好。
    林辞回到海城的时候,把唐诗的原话转告给了薄夜,男人正在签合同,钢笔一顿,随后他又装作像没事人一样把自己潇洒的名字写下。

    刚劲有力,笔锋利落,却在连贯处带着一丝……颤抖。

    薄夜签完合同抬起头来看林辞,“她是这么说的?”

    “是的。”林辞把头低下去,“唐小姐说……他们两个人过日子挺好的。”

    薄夜捂住半边脸笑了笑,“是吗,挺好的,没有我,他们也挺好的。”

    “薄少,什么时候公开唐小姐是无罪的……?”

    “决定性证据还在搜集……”薄夜声音低了下去,“很快,我会帮她公开洗脱罪名。”

    林辞想说可能唐诗也不稀罕你帮她洗白,她本就不在意,人活这一场,是非在即,毁誉由人。她看得很明白。

    可是薄夜却是执拗地想要搜集全部的证据,哪怕每一次新找到的证据都是在用力打他的脸,他却仍旧继续,他想证明,证明一些自己曾经失去的东西……

    林辞退了出去,办公室里一片沉默。薄夜忙到深夜,他站起来看着落地窗外面的城市鸟瞰图,总觉得,每一次站在这个位置看下去的时候,都有不同的感慨。

    现如今……他陷入一种无法自救的情绪里,正当他沉思的时候,桌上手机响了响。

    有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薄夜接起来,发现是苏祁打来的。

    这小子又想做什么?

    薄夜冷笑了一声,把电话接通,对面却传来一声声音,“薄夜,我是苏祁,我这里……查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你有没有兴趣看?”

    隔着大洋的新西兰,有人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屏幕不停地笑。

    旁边萧里问他,“你他妈跟个花痴一样笑什么?”

    r7cky说,“我最近收了个小徒弟,可有趣了。”

    “哟?黑客手艺有人传宗接代了?”

    萧里笑着看着他,“我以为你这辈子要绝后了。”

    “你他妈少来!”

    r7cky一脚踹在萧里前面的茶几上,“说,来新西兰找本大爷干什么?”

    “找你玩。”萧里意味不明地吐出几个字,看着他要发飙了,立刻改口,“哎哎,认真点,我想找你要尤金的资料。”

    “那个时尚大腕尤金?”r7cky好看的眼珠子转过来看了萧里一眼,“不是吧你,前两年还在玩女人,这几年开始玩男人了?”

    “老子他妈……”萧里抓起烟灰缸砸过去,“认真点!我需要他的资源。”

    “哦……”r7cky懒洋洋拖长了音调,“我懒得自己找,一会给我的小徒儿布置一个作业,让他去试试。”

    “你徒弟几岁?”

    “他跟我说六岁,我不信。”r7cky很恶劣地笑了,“可能是十六岁。”

    “未成年,要死了。”萧里好看的眉目一扬,“你等着被抓进去吧。”

    r7cky哈哈大笑,随后把消息发送给了远在白城的唐惟,唐惟对着眼前那几排字发呆。

    随后他转头看向妈咪,“妈咪,那天找我们拍广告的那个外国叔叔,是不是叫尤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