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心疼她,你心疼谁?
    那天开始,薄夜后来时不时都会过来一趟,来的时候会给唐诗发个短信,确认她要是没睡着的话,就带着新鲜的食材上门。

    薄夜会做菜,而且厨艺不差,但是一般人不知道,安谧都不知道。他家里一个人的时候会自己给自己做饭,唐诗坐牢那五年便是这样。

    他在想,当时那五年,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一个做菜过来的呢?

    那个忙碌地站在厨房里的身影已经没有了,他就自己变成了那个身影。

    后来唐诗几乎是每次在夜里醒着的时候都能看见薄夜在病房窗边的电磁炉上做菜,他抽空还端着大锅子来,那一次身后的林辞都跟着惊了,因为下车的时候他问自己老板要干嘛,威风凛凛的薄少说,去病房里找唐诗吃火锅!

    半小时后,新鲜的鸭血,娃娃菜,牛肚,热气羊肉,泥鳅,虾滑包括牛蛙猪脑统统冒着寒气被端了上来,薄夜充分发挥了资本家有钱就能有一切的本事,打了个电话食材统统当天空运到了白城,随后送货公司火急火赶地帮他们送到了医院住院部。

    唐诗懵逼地看着眼前凭空变出来的一盘盘食材,愣了愣,“这都是你叫的?”

    薄夜在调锅底,没有抬头,只是低声说道,“喊林辞帮忙买的。”

    林辞坐在旁边小板凳上笑得一脸尴尬,没想到薄夜变性了以后什么花招都想得出来,唐诗要是记忆恢复了,想起来吃过一顿薄夜的火锅,估计能抠着喉咙吐半天。

    薄夜挑了个鸳鸯锅底,一边是金汤锅一边是牛油辣锅,唐诗看着那层牛油慢慢的融化在了锅里,林辞和薄夜坐在她对面,薄夜将一些她喜欢吃的食材放在了她手边,轻声道,“等下滚开了再吃。”

    唐诗心神恍惚,看着那些食材,她很想问问,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他和她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

    吃这顿火锅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雨,噼里啪啦的雨声敲在窗上愈打愈急,唐诗看了眼薄夜,林辞和他大概都不是很能吃辣,两个人已经连喝了好多杯水,最后林辞放下筷子,一边喘气一边道,“薄少,我……我吃不消了。”

    薄夜放下筷子,从辣锅里捞起最后一块毛肚,“吃完就别强撑了。”

    林辞眼泪都快出来了,用眼神询问薄夜,为什么是我吃?您为什么不吃?

    薄夜一本正经,瞳仁漆黑,当然是你吃,我要是被辣成这样多丢面子?

    林辞:……

    这天晚上薄夜收拾了东西要走,却被唐诗喊住,女人在他背后看着他,用一种,痛苦,复杂,隐忍的神情。问他,“薄先生,我很想知道……”

    他知道她想问什么。

    所有的话语在唐诗那句话还没说完前就被眼前的男人打断。

    “你不必询问我做事的理由。”薄夜转过脸来,依旧是俊美的五官,可那眼神却要比唐诗的痛上无数倍,他开口,声音低沉,“都是我欠你的。”

    他们之间,一个人忘不净,一个人记不清,终究要有彼此亏欠。

    哪怕亏欠,也是存在过的痕迹。

    薄夜心想,或许等唐诗这一场大梦醒来就会离开他吧,趁现在做出一点补偿也是好的,就算她要走……也不会背影阑珊。

    他能给她全部,包括现在手上拥有的一切,可是怕就怕她梦醒后看透一切,不要他任何的补偿,只要亏欠。

    薄夜害怕唐诗恢复记忆后的冷眼,陌生是比恨还要触目惊心的情绪。他怕自己做好了一切被她报复的准备,却怕——她对他一无所求。

    唐惟第二天来的时候,有些稀奇地看着唐诗的脸,“妈咪,你脸上有肉了。”

    唐诗笑了,“可能最近夜宵吃的比较好。”

    唐惟笑眯眯地看着唐诗,“肯定有人把你养胖了。”

    小孩子无心一句话,唐诗顿时脸色一变,想到了晚上时不时过来帮她做夜宵的薄夜,女人的眼神暗了下去,没说话,却是轻轻拍了拍唐惟的脸。

    她身上的伤在慢慢愈合,后来拆线的时候江凌看着唐诗一脸害怕的样子,冲她温和的笑笑,“你别紧张,我技术很好,你一紧张我也紧张……”

    唐诗失忆后整个人就跟傻白甜似的,咬着嘴唇,“疼……”

    “你别乱动,很快就结束的……”

    门口的薄夜一听他们这个对话,整个人头发都要炸起来了。什么技术很好,什么疼,什么别乱动!

    哐当一声踹开诊室的门,眼里都在冒火星,走进来看见唐诗扒光了背部,撩着衣服让江凌拆线,他就觉得自己脑子里一根神经嗡的一下断了!

    江凌笑得干巴巴的,“老夜,你脸色有点绿啊?”

    薄夜眼里都是杀气,“换个女的来!”

    江凌这就不乐意了,“我们当医生的都是身心正直的,你不要拿龌龊的思想代入我们。”

    薄夜被江凌的诡辩气得说不出一个字,最后上前把唐诗往自己怀里一按,随后就露出那么一块伤疤的地方给江凌,“动手,一分钟之内拆完,拆不完老子砍了你的手!”

    江凌速度的确很快,轻轻松松三两下就把线拆了,看了眼伤口的愈合程度笑了笑,“挺好的,也没发炎。这阵子天气冷,应该不会流脓,你自己注意身体保暖就行了。”

    薄夜这才松开唐诗,唐诗想去摸背后的疤,薄夜抓住她的手腕,“细菌感染,别抓。”

    唐诗没说话,看着薄夜的眼睛,忽然间把头偏过去。

    江凌这是知道唐诗对薄夜还有本能的抗拒,耸耸肩膀没说话,替她把衣服放下来,“好了,再住院一个月差不多了,你太瘦了,记得多吃点。”

    “让你看伤口你看哪儿了?”薄夜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瘦瘦瘦,你看哪儿了?”

    “背上都是排骨能不瘦啊!”江凌被薄夜的态度给怼得自己也来火了,“现在这么关心人家有屁用啊!小姑娘被扎了两刀我心疼心疼怎么了?你更怂的样子老子都见识过,五六年前没见你这么在乎!”

    一段话说完,唐诗和薄夜都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