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得不到她,就毁了她。
    他哑着嗓子,“我可以忍受唐诗恢复记忆后对我做出的一切,只要你们……”

    他停顿了一下,声音轻得像是一阵雾,“别赶我走。”

    唐惟哭得一停,随后眼眶更红了,他还小,容易心软,可是他一点都不想原谅眼前的父亲。

    “我妈咪对你的态度就是我对你的态度。”唐惟走到一边,“想要我放下对你的仇恨,你就先得让我妈咪彻彻底底原谅你。”

    原谅?薄夜眸光嘲讽,等到唐诗释怀原谅的那一天,大概也会再次离他远去吧。

    第二天唐诗的病房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唐诗看着眼前的女人,整个人都惊了。

    “哟?听说你被捅了刀子,我就过来看看你,还疼吗?”

    姜戚站在唐诗的床边,脸色苍白,眼神却是亮的,唐诗一把抓住姜戚的手,“你……你怎么来了?”

    身后传来一声冷笑,唐诗一抬头就看见了叶惊棠。

    脑子又传来剧烈的疼痛,唐诗看着叶惊棠就瑟缩了几分,叶惊棠的手下打过她,打到她胃挫伤,她自然是怕叶惊棠的。

    薄夜一看唐诗眼里的害怕就啧了一声,对叶惊棠道,“滚出去。35xs”

    “妈的,这么无情?”叶惊棠指了指自己,“你让我滚?你这是过河拆桥啊。”

    薄夜无情地笑了,“这儿,唐诗最大。”

    叶惊棠翻了个白眼,干脆直接哐当一声坐在了姜戚的旁边,也就是唐诗的病床前,“那我要是不走呢?”

    唐诗被他的靠近吓得瑟瑟发抖,薄夜从病房的办公桌前站起来,指关节按得啪啪响,“那我只能自己动手了。”

    “靠靠靠。”叶惊棠笑着端着椅子往后挪,“我走行不行?”

    他转脸又看了眼唐诗,唐诗躲着他,明显是提心吊胆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我那天狠了点,让手下伤到她了。”

    “你他妈还有脸说。”薄夜直接抡起地上的小凳子要砸过去了,“出不出去!”

    “哎哎哎!妈的你现在简直是护妻狂魔啊靠。”叶惊棠抓着薄夜一起走出去,“陪我去外面抽根烟行不行?”

    薄夜没说话,跟着他走了,两个男人一走,姜戚和唐诗才彻底松了口气,好友抓着她的手,“你没事吧?怎么这点时间不见,把自己弄成这样啊?”

    姜戚说着眼睛都红了,唐诗笑了笑,算是安慰她,“我现在好多了,你呢,怎么也瘦了?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他……”说起叶惊棠,姜戚的眼神明显暗了暗,“我也不求什么了,唐诗,你一定要好好的,别走我的后路……”

    “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一说起这个,回忆起旧事,唐诗脑子又嗡的一声剧烈发疼,能回忆起来一些,可是又不能读取更多。她摔回床上,倒抽一口凉气,“抱歉,我最近记忆有缺损,记不起很多事情……”

    “记不起别记起了。”姜戚满眼心疼,“反正也不是什么好回忆,唐诗,你只要记得往前走,不要回头。”

    好友坚定的声音在耳边,唐诗点点头,随后又道,“你脖子上的吻痕……”

    姜戚脸色一白,随后伸手扯了扯衣领,发现扯不住,也干脆算了,苦笑,“你也明白,叶惊棠对我……”

    “他不爱你,凭什么伤害你?”

    唐诗眼泪都要出来了,“戚戚,等我出院,我们回去好不好?”

    “不可能的。”姜戚满眼的支离破碎,“叶惊棠今天能带我出来,是因为我跪在他院子里求了一天一夜。他下面还有保镖准备着把随时跑路的我抓回去,我,插翅难逃。”

    插翅难逃。

    她就是叶惊棠手里的最低劣的玩物,男人毫不在意地尽情侮辱她,把玩她,将她困在自己的手掌心,这辈子,哪怕捏碎了,也不会让她逃出去。

    姜戚红着眼眶对唐诗道,“我能来看你,已经很幸运了,我不敢逃,诗诗,他要伤害我身边的人,我根本不敢……”

    被人捏住软肋的痛苦唐诗也经历过,她记不起来,可却本能地感同身受这种痛苦。唐诗看着姜戚瘦了一圈的脸,“多吃点,不能委屈了自己。”

    “我现在这幅样子,无所谓委屈不委屈。”姜戚含着眼泪笑了笑,“等到叶惊棠哪天玩腻我了,我就彻底自由了。”

    唐诗和姜戚都哭了,她们都是不幸的可怜人,在一段悲苦的感情里辗转,得不到救赎。

    后来叶惊棠上来的时候,身后跟着薄夜,唐诗和姜戚同时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看着两个男人,叶惊棠冷笑,“怎么,怕我?”

    这是自然是针对姜戚。

    姜戚颤了颤,唐诗握住她的手,她回眸对着自己好朋友扯着嘴角笑了笑,随后站起来,“不敢,叶总,您回来了。”

    “嗯。”

    叶惊棠看了眼唐诗,淡漠道,“恢复怎么样了?”

    唐诗一怔,才知道叶惊棠在问自己,只能道,“嗯……还行。”

    “走吧。”

    叶惊棠又露出那种嘲讽的笑容对着姜戚,“该看的也看了,该聊得感情也聊完了,戚戚,我们该回去了。”

    唐诗察觉到姜戚哆嗦得厉害,她分明是极为害怕叶惊棠的,却不得不屈服于他。

    她害怕叶惊棠再这么逼姜戚下去,哪天她真的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然而姜戚站起来,瘦削的背挺得笔直,她不能死,叶惊棠说了,再敢玩假死,就把和她有关的人都虐得生不如死,姜戚不敢,她只能强撑。

    她走的时候,唐诗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好友这么快就要离开了。薄夜看着唐诗脸上的茫然,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她们会成为朋友。

    大概,她们都是同一类人吧。

    都被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方,却还能咬着牙绷着背不让自己倒下去。

    薄夜沉默无声,姜戚和叶惊棠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唐诗躺回床上,双目放空。

    另一边,加长版林肯的商务车中,叶惊棠指尖燃着一根烟淡漠地笑,“怎么,和唐诗感情这么深厚?”

    姜戚红着眼睛抬头看叶惊棠,眸中皆是恨,嘴巴里却一个字都不说。

    叶惊棠最见不得她这副有骨气的样子,恨不得想狠狠踩碎了,于是一把捏住姜戚的下巴,“别为了唐诗用这幅眼神看着我。你该知道的,你越在意谁,我就越要毁掉谁。不要逼我对唐诗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