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想挽回,最好滚远。
    为什么。

    唐惟的质问让薄夜自己都惊了惊。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是薄夜给不出回答。

    唐惟以为薄夜没明白他问的问题,于是仔细问了一遍,“为什么,之前对妈咪那么差,现在又拼命保护她?”

    薄夜手指一僵,看着唐惟的眼,喉咙间的字吞吐不能,“我……”

    “从最开始,想让她死是你。35xs”唐惟深呼吸一口气,直视薄夜的眼,“可是到头来,想护她周全也是你。薄少,我看不懂您,若是不爱我妈咪,尽管放了我们,为什么……”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他,又偏偏在她出事的时候,无声寂寞地在阴影里守候?

    他的感情太病态了,唐惟看不懂,也不能理解。

    “我也不知道。”

    薄夜在沉默了很久之后低低地笑了一声,“唐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从一开始我认定的事情就是个错误的,那么我以前的行为也是错误的,我不知道如何补偿,更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把你妈妈留在身边。”

    “您后悔了吗?”唐惟直视薄夜的眼睛,一大一小两双眼,无声地对视,“您现在知道当初的真相了吗?”

    “有些证据已经查明,现在不清楚的只有背后一个神秘人。”薄夜望向窗外,随后又把视线挪回来,“你妈咪当年是清白的。”

    唐惟听到薄夜嘴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男孩儿红了眼。

    他平时很坚强,像唐诗一样,天塌下来都不吭一声,却在这个时候红了眼,他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为什么您到现在才给我们这个真相?您知不知道,有人认出我妈咪是当年杀人犯的时候,在背后戳着我们脊梁骂多少难听的话吗?”

    他什么都不懂!单凭一腔怒火和自以为是,就毁了他们的一切!

    现在来说是清白的,说他后悔了,他……他有什么资格!

    薄夜看着唐惟的眼泪,忍不住伸手去帮他擦,可是唐惟却像是触电一样,用力甩开他,一边深呼吸,一边抽泣,“薄少,你可真心狠啊……”

    如同有人在他心头重重锤下一击,当初唐诗口口声声在他耳边说过类似的字眼,后来辗转反侧,从他们的亲儿子嘴里也说出这句话——

    你可真心狠啊。

    薄夜自嘲的笑,世人都说他荒诞无稽,残忍冷血,所有人都说他心狠,可是他……也会疼,也会后悔,却因为披着一副刀枪不入无情麻木的皮囊,大家都以为他铁石心肠。

    薄夜看着眼前小男孩哭泣的样子,只是轻声道,“别哭了。”

    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慰你。

    我在你和唐诗的生命里,迟到了很多年。

    唐惟自己擦着眼泪,对着薄夜道,“我看出来了,您现在想弥补,想挽回,可是我妈咪已经失忆了,薄少,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我们走。您,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了。”

    这话当初江凌和他说过,可是薄夜没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