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快他一步,将她拿下。
    唐诗从来没有主动和薄夜搭话过,她的眼神里一直都是带着陌生和防备的,这种认知让薄夜觉得十分烦躁。35xs可是这一次,唐诗主动说话了,“你要……在这里做饭吗?”

    薄夜垂下眼睑,男人站在窗边,外面的阳光洒进来,在他身边落下阴影,他侧着半边脸,鼻梁笔挺。他有着一张很好看的脸,可是眸光却寂寞,像是冰封的刃,迟钝,生锈,又经年腐朽。

    他正淡淡地说着话,依稀可见几分凛冽和冷漠,“怕你无聊,你闲着,可以做做菜转移一下注意力。”

    正好唐惟也嚷嚷着想吃唐诗做的菜,虽然她做菜水平很一般,但是小男孩儿想念她的手艺了。

    说实话,薄夜也想念。

    除却上次那个荷包蛋,他和唐诗之间横跨了一条漫长的岁月长河,距离上一次她为他做菜……已经可以追溯到数年前,她还没关进监狱的时候。

    那个时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唐家千金唐诗嫁给他,为了他去学他想要的手艺,天天学着做菜,有时候手指上包着两三个创可贴,耗尽心血等来的是薄夜的夜不归宿,饭菜冷透,心意冰寒。

    薄夜忽然间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

    男人仰起脸,使劲眨了眨眼睛,随后喉结上下动了动,远看去画面倒是相当俊美,完美的下颌线连着脖颈,拉出一节干脆利落的弧度。

    可是他的表情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一般。

    唐诗看不懂,心中却剧痛。

    她下意识地问道,“你好……请问我们之前……是不是发生过很多事情?”

    不然为什么,哪怕没见到他的脸,光是他的名字,她就……会难受成这样呢?

    薄夜手指隐隐颤抖,唐诗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这个他根本没勇气回答的问题。

    “我们……”

    无数的话语在舌尖辗转,到头来却只剩下寥寥数字。

    “我们只是朋友。”

    薄夜红着眼睛笑了笑,“忘了就忘了,没什么可惜的。”

    “是吗。”唐诗喃喃,“我总觉得,我忘了很重要的人和事情,但是我的大脑仿佛又刻意不让我记起来。我受过伤害,但我忘了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就站在你的面前。

    是你曾经爱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到头来连恨都带着掺着血的爱意的……薄夜。

    唐诗按着太阳穴嘶了一声,“抱歉,在你面前失态了。”

    薄夜没有上前,只敢这么看着她,他在想,唐诗若是记不起之前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坏?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先快他一步。

    这天傍晚,苏祁向唐诗告白了。

    很认真,很认真地告白了。

    唐诗被吓了一跳,“我……我和你不熟。”

    “我们之前真的是认识的。”苏祁一字一句,和唐诗坦白,“我承认,我之前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才会让你觉得我是个坏人,所以把我忘了。但是唐诗,追你我也是认真的,能不能给我一场重来的机会?”

    他很卑劣,趁着唐诗忘了,想要一举拿下。

    当时的薄夜站在病房外面,手刚放到门把上,他听见声音,触电一般将手收回来。

    神色压抑痛苦,几度喘不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