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连他一起,记不清了。
    苏祁到了病房的时候,唐惟小声说,“妈咪就在里面,你自己注意点。”

    他忽然间有些紧张,唐诗失忆了,到底是那种脑部受到重创失忆,还是说应激性的呢?她失忆到了什么地步,会不会连他也忘记了?

    唐惟说因为薄夜对唐诗坏,所以唐诗忘记了薄夜,苏祁转念一想自己最开始好像对她也不怎么好,就开始慌。

    这小没良心的女人会不会连他也跟着一起忘了?

    他推门进去,唐诗在看书,脸上带着一副眼镜,秀婷的鼻梁,淡粉的嘴唇,就这么侧着脸,如同一幅画,岁月静好。

    听到声响,唐诗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那个俊美的混血男人数秒。

    苏祁觉得这个情况有些糟糕,他想要转身就跑。

    果然,听见唐诗清清冷冷的声音砸了过来,“你又是谁?”

    又。

    苏祁啪的一下捂住脸,果然!果然!唐诗这个白眼狼!连着他也忘了!

    唐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一路上苏祁还在得意,说唐诗忘了薄夜正好是他展现的时候,结果到了人家面前,人家一句你又是谁直接把他都问得懵逼了。

    他怎么在她心里就和薄夜是同一种人啊!

    虽然五十步笑一百步,但好歹……好歹他干的事儿跟薄夜干的事儿有那么点差别的呀!!

    唐诗的大脑到底是什么构造,受够了刺激,干脆直接重启了,把对她做过坏事的人统统忘了,逃避了,删除了,别的一切如旧,这……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唐诗偏偏脑袋,看着站在病房门口那个一脸挫败的混血美男,苏祁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伸出来,对着唐诗说,“我叫苏祁。35xs”

    “哦。”苏祁?耳熟。

    “你好。”唐诗姿态倒是没变,依旧谦逊有礼地和他打招呼,“苏少好,惟惟,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唐惟拉着苏祁上前,“妈咪,这也是你以前的朋友。”

    提到以前两个字,唐诗脸色变了变,立刻道,“不好意思先生……医生说我最近记忆临时性受了些损伤,可能会漏掉几个以前认识的人,所以……我很快就会记起来的,请您谅解!”

    这话说得就像是她对不起他似的,太客气了,太生疏了,苏祁受不了唐诗这个态度,在她床边坐下,声音压低了,“你真的忘了我了。”

    唐诗看着眼前的男人,“帅哥,可能是我一时半会没记起来……”

    她喊他什么?!她喊他什么?!帅哥?!她居然用这种……百搭的方式喊他!!

    苏祁简直想撞墙,“你忘了薄夜也就算了,怎么连我也一起忘了,这样不好吧,我和他没有连带责任的。”

    薄夜。

    这两个字让唐诗的睫毛颤了颤,随后她没说话,头埋了下去。

    苏祁吓了一跳,“伤你自尊了?不好意思,你现在是病人,听说你之前被绑架了,所以精神状态不好,我理解你……你别把我刚才的话放心里去。”

    “我只是忽然间觉得很难过。”

    唐诗伸手放在胸口,喃喃着,“听见薄夜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无端地特别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