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凌驾生死,痛到深处。
    重新回忆起了唐诗被绑架的那一幕,薄夜竟觉得像是重温了一次死亡。

    那个时候唐诗眼里有多恨呢?她那么恨自己,却偏偏要在最后关头冲上来替自己挡伤口,她为了让他欠她,甚至不顾自己的死亡。

    这种恨已经凌驾于生死之上了。

    至少,她成功了,你瞧,现在薄夜欠她的,每一件每一桩,都带着血。就是他死了,也还不清。

    “那我……要怎么办……”要如何唤醒她逃避他的那份记忆?

    江凌没说话,许久才沉声道,“你确定一定要让她恢复记忆吗?”

    薄夜一愣,江凌继续道,“薄夜,那些伤她的过去,不如别让她记起来了,而你,也正好从她的世界里消失吧。”

    消失吧,什么都别留下,也别让她再记得你。

    薄夜灵魂震颤,立在原地,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他……甘心退场吗?

    唐诗失忆了这个消息传到苏祁耳朵里的时候,男人眼睛都在放光了,“她忘了薄夜是不是?”

    唐惟被苏祁牵着手,这几天他一直在接他放学,其实也是为了顺路打探唐诗的消息,小男孩笑眯眯地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苏祁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你怎么这么聪明,快,想方设法带我去见你妈咪。35xs正好她忘了旧情人,我去当她的新欢!”

    唐惟撇撇嘴,“你就是为了我妈咪来的。”

    “好吧小兔崽子,也是为了你,满意了吗?”苏祁带他上车,“话说我最近来接送你,薄夜没说什么?”

    “他不好说什么。”

    唐惟闷闷地说,“他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以前他不懂,现在他懂了,也怕了。”

    害怕自己的强势和自私会对唐惟造成另一次伤害,所以能顺着唐惟的,薄夜都顺着他。

    可是当薄夜露出那种隐忍的眼神的时候,唐惟又有点不开心,不知道是为什么。

    大概是最近薄夜的眼里,常常带着一种从前那个骄傲矜贵的他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悲伤吧。

    原来不管多翻云覆雨手段雷霆的人,在爱恨生死的面前,都只是个蝼蚁。

    唐惟就大摇大摆地带着苏祁到了医院,旁边的下人都看不下去了,上前道,“小少爷,这……您带外人进来……”

    唐惟理都没有理他们,反而笑了,“快呀,快去跟你们家薄少打小报告呀。”

    下人没说话,默默闭了嘴。小少爷生性反骨,向来喜欢对薄夜的人冷嘲热讽,他们还是不要热脸去贴冷屁股了。

    薄夜知道唐惟连苏祁都带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气得直接将签字的钢笔头一顿,墨汁飞溅,黑色的污渍溅满了a4纸。

    下人问薄夜要不要拦着唐惟和苏祁,薄夜沉默好久,伸出另一只手来笑了笑。

    笑着笑着,男人的嗓子哑了。

    “不必了,由着他去吧。”

    他说。

    他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唐惟的冷漠已经到了那么明显的地步,只要他一让步,他便能为所欲为,从不将他考虑在内。

    原来不管他努力朝着唐诗一家人走多少步,都不会在人家的记忆里留下任何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