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复苏醒来,记忆混乱。
    薄夜守着唐诗的第一个月月底,她从深渊里醒来,入目是刺眼的阳光,她茫然地躺在床上,光线折射进她的瞳孔,又从晶状体反射,唐诗觉得自己像个新生儿,懵懂地重新来到这个世界上。

    随后,微微一动手指,知觉便牵一发而动全身,起先是细密的刺痛,到了后来愈演愈烈,全身都剧烈疼痛起来——活过来的感觉如此鲜活,唐诗皱了皱眉毛,身边一个小孩子跳起来,“妈咪!你醒了!”

    唐诗看着眼前的唐惟,嗓子哑的发不出声音,只能空张着嘴巴,她觉得她的大脑还处于一片混沌,语言天赋都没有回到她的意识里。

    唐惟比她先哭出来,“妈咪……你总算醒了。”

    这一个月,唐诗瘦了太多,每天都是靠着营养针吊命。

    唐惟跑去外面大喊着医生护士,医护人员走进来的时候看见唐诗像个小孩子一般坐在床上,大家都是惊喜的,“太好了,醒了醒了。”

    恰巧江凌和薄夜正在谈事情,有个小护士冲进来,“江医生,vip02的病人醒过来了!”

    薄夜心脏猛地漏跳一拍,随后比江凌先站起来冲了出去,他像是经历了一遭失而复得的狂喜,一把推开了独立病房的门。

    他抬头的瞬间,对上唐诗的眼睛,整个世界在他身后倒退远去,他看见女人苍白着一张脸,眼睛漆黑,脸都瘦了一圈,手指死死攥着身上的被子,就这么错愕地盯着他。35xs

    然后,从唐诗嘴里逸出三个字,“你是谁?”

    薄夜如遭雷劈立在原地,整个人竟不敢动弹。

    江凌知晓了情况立刻赶过来给唐诗做检查,结果发现就是,唐诗谁都记得,偏偏不记得了薄夜。

    她在黑暗世界里沉睡了太久,甚至久到要和这个世界脱节,醒来的那一刻,所有的记忆重新向她涌来,她接受了太多,却刻意将薄夜遗漏了。

    薄夜站在病房门口,竟然不敢迈进去一步。

    江凌反手抓着薄夜往外走,来到他办公室里的时候,薄夜眼睛都红了,差点一下子掀了江凌的办公桌,“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记得所有人,却偏偏忘了他?!

    江凌的瞳仁一动不动注视着薄夜,他轻轻吐出几个字,“这得问你自己。”

    薄夜全身一僵。

    “这种情况,是她的大脑本能地进行了一些记忆的封闭,大概她知道这是对她有害的,她想要逃避,想要忘记……”

    江凌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所以,她的身体替她完成了这一切。”

    “或许是因为最近受的刺激太大所以暂时性的将自己有关于你的那一部分统统藏了起来,慢慢地就会恢复,你也不用着急,不如想想……当初,是什么刺激到了她?”

    是什么充当着压死唐诗的最后一根稻草?

    薄夜轻声说出几句话,“当时……安国说,唐诗的手指是他找人弄断的……然后……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纵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