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血迹飞溅,你还不清!
    唐诗被安国就这么死死按着,周围人群都红了眼睛,却一个都不敢轻举妄动,薄夜来的时候跟着警察大部队来的,听说超市里发生了歹徒行凶,还挟持人质的事件,他当时心就紧绷了,来到里面的时候,看见被架在刀边的女人,薄夜大喊了一声,“唐诗!”

    “薄夜。35xs”

    安国的眼神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从他失去两个女儿开始,他的人生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

    复仇……唯有复仇!

    杀了这个害惨了自己的女人,才是他唯一的愿望!

    薄夜在看清楚眼前的中年男人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轻声喃喃着,“安叔叔……”

    “不要叫我安叔叔!”

    安国怒歇斯底里地吼,这个可怜的父亲失去了自己两位女儿,一大一小,一个死亡,一个陷入昏迷变成植物人,都只是因为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

    “薄夜,你也难逃其咎!告诉我,为什么当年害死安谧的这个女人还活着?”

    一句逼问直直扎在薄夜心口,薄夜道,“叔叔,您别继续了,再下去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把刀放下……”

    “少跟我来谈判什么东西!”安国眼睛通红,眼球浑浊,遍布血丝。可以想象,绝望把这个原本光鲜亮丽的中年男人逼到了什么地步!

    “你根本不懂我失去女儿的痛苦!你为什么不杀了唐诗!五年前为什么不杀了她!她才是杀人凶手!”

    刀刃嵌入脖子,大量鲜血触目惊心地涌出,唐诗只觉得浑身都在越来越冷。后来安国抓着她的脸把她往墙上撞,剧痛传来的时候,五脏六腑似乎都被撞在了一起扭曲打结。她觉得浑身毛孔都在收缩着,力气渐渐被抽空,连呼吸一口气,都觉得是吸了一口血。

    血丝顺着她的嘴角往下落,薄夜见到这副场景,全身上下的神经都绷紧了,旁边警察做了爆破准备,让薄夜继续吸引安国的注意力,好让他们有机会找他没防备的时候拿下他,薄夜便上前,开口道,“安叔叔,您报复错人了。”

    安国一惊,唐诗甚至觉得脖子旁边的刀都抖了抖,可是安国没有松开她,咬着牙不肯认输,“你现在就是在拖延时间吧?啊?薄夜,你眼前,我手里这个是害死我女儿的杀人犯!是当年杀死你爱人的罪犯!你少来跟我放烟雾弹!我今天做好准备和她一起死!我是不会放开她的!”

    唐诗眼眶通红,气若游丝,“若我说,真凶不是我呢?”

    安国见到怀里那个女人的眼神,神经都乱了,他混乱的说,“不会的!不可能!都说是你亲手推下去的!”

    唐诗含着血笑了一声,“是吗?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对你女儿伸出手,如果我没那么善良……这脏水就不会泼到我头上来。”

    横竖都是一死,唐诗竟在这个时候毫无畏惧,“既然你觉得你要替你女儿报仇,那么你来呀,对我下手,把我脑袋砍下来啊!”

    安国是个无知又可怜的父亲,只知道自己的女儿下场很惨,却不知道自己女儿的真实面目。

    被蒙在鼓里,胡乱报复。

    唐诗笑了,“动手啊!不是说了做好准备一起死吗!怎么,事到临头发现自己还是小命要紧吗?女儿不是你的一切吗,你不会是在害怕吧?就你这样,也配当父亲吗!”

    “你这个臭女表子!”

    职业的特警已经知道这是唐诗故意在激怒安国让他露出破绽,好让他们有机会上场,但是这种激怒犯人的方法还是让他们吓了一跳,唐诗被安国一下子又抡在地上,后背脊椎骨处传来针扎一般的痛感,唐诗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

    随后安国一脚踩上来,正好对准她的胸口,狠狠一下,唐诗躺在地上喷出一口血雾!

    “唐诗!”

    薄夜恨得红了眼,“安国,你住手!你真的想去牢里坐一辈子吗!”

    “你心疼?”安国将唐诗像个破碎的洋娃娃一般拎起来,刀尖抵着她的脸,“你当初做的事情可是比我还要残忍一千倍一百倍!老子当初找人在监狱里弄断她的小手指,你都没放一个屁!怎么,如今我踹她两脚,你就要心疼了吗!”

    这段话让薄夜如遭雷劈立在原地,随后,胸口泛起滔天巨浪!

    是他……竟然是他!是他一度敬爱的叔叔,安谧的父亲!

    薄夜不敢相信,声音都在发抖,“是你叫人去监狱里欺负唐诗的?”

    “是我怎么了?她弄死我的女儿,我就让她在监狱里生不如死,这不是很公平吗!”

    安国像是失了理智,张狂大笑,“薄夜,这一切还不是你的在纵容!是你当初说的要她生不如死,是你说的不管她死活!没有你的放话,我哪敢出手!我可要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唐诗的眼睛血红,这一刻,身体的剧痛不抵心头撕裂,原来是安国,是安国买通那么多人在监狱里对她施下暴行,是安国弄断了她的小手指,而这一切是薄夜在纵容,无动于衷!

    所有的刀子当着他的面明晃晃地往她身上扎下去,他都能做到风轻云淡!

    他一句不管她死活,就让她付出了那么惨烈的代价!

    唐诗恨,恨得灵魂四分五裂,薄夜的错害,安国的加害,所有人的麻木不仁,毁了她一辈子!

    薄夜对上唐诗的眼神,整颗心都冷了,颤颤巍巍地出声,“唐诗……”

    他……竟然在发抖。

    后来安国举起刀子的时候,身后有特警猛地扑上来,连着安国和唐诗一起铺在地上,薄夜立刻上前,安国却像是将死的人回光返照一般,硬生生把身上的警察掀翻下去!

    随后他像是得了失心疯,开始分不清楚眼前的人,对着薄夜说,“唐诗,你这个贱女人,我要你死!”

    薄夜刚安置好唐诗,就对上他迎面刺来的刀尖,可是下一秒,身后有女人冲上来,反身抱住他,刀刃呲的一声——没入她细瘦的背部!

    薄夜被她挡着抱住,失声痛喊,“唐诗!”

    那一刻,泪珠随着高喊声一并飞溅,安国一刀不解气,又是一刀扎上来,唐诗呕出一口血,抱着薄夜的手逐渐失去力气。

    她身体冰冷,血液大量地离开身体。

    刺痛伴随着意识的昏迷,安国被特警再次制服,她看见那个向来冷漠无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抱着她,颤抖得像是个仓皇哭泣的小孩,一声一声,带着哭腔,“救她啊!叫120啊!救她啊!警察——!!”

    唐诗用最后的力气抓住薄夜的衣服,带着血迹的手指在他的衬衫上染出鲜红的血花,她说。

    薄夜,我要你欠我,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还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