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尽管报警,我杀了你!
    唐诗和唐惟在超市里推着购物车逛,身后韩让拿着手机等,后来买单的时候,韩让说我来吧,唐诗一把把他推远,“我们母子俩的事儿我们自己来吧,别客气了,下回你请我们。35xs”

    该算得还是算得清清楚楚,大概也是她良好的作风之一,划清楚暧昧关系,从不平白无故占人便宜。

    掏钱的时候身后忽然间传来一声尖叫声,唐诗回头,下意识挡在唐惟身前,可是紧跟着有一个身影冲自己冲过来,一把夹住了自己的脖子,然后将她整个人用力一扯!

    一把冰冷的刀贴在她的脖子上,唐诗回眸,发现那人表情狰狞,触目惊心,“我总算找到你了!你这个贱女人!”

    原来最近那种被跟踪的感觉,不是错觉!

    周围围观群众发出一声尖叫,有人举起手机报警,可是那个人存了你死我活的念头来,连报警都不管,只为了向唐诗复仇!

    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只要唐诗陪葬!

    那人用力掐住唐诗,唐诗脸色苍白,“你到底是谁?”

    她实在是记不起自己还有什么得罪的人……

    “你还记得我女儿安如吗!”

    那人的刀片贴近唐诗的脖子,锋利的刃隔开肌肤脆弱的皮,细细的鲜血顺着刀身淌下来,唐诗浑身冰冷,“你是安如的父亲?”

    “你还有脸说!”

    中年男子将她往后拽,围观群众不敢上前,韩让死死抓着唐惟,唐惟大喊着,“妈妈!妈妈!”

    “你这个贱人,害了我的女儿安谧不说,如今连我的安如都要害死!”

    她们的父亲安国咬牙切齿,眸中是对唐诗触目惊心的恨意,“我要你死!哪怕我今天也活不下去,那就一起死!!”

    他就是做了一起死的准备来的!

    “你让我失去我的安谧,现在还找人绑架安如,把她打成植物人,你该死!你该死!”

    他像是疯子一样不停地咒骂,保安不敢贸然上前,安国高声喊着,“老天有眼!我这是替天行道!我要杀了这个作恶多端的女人,所有的罪孽都由你而起,你活该!”

    唐诗疼得眼泪往外流,可是她强撑着自己的理智,“你冷静……伤害安谧的人不是我,找人绑架安如的也不是……”

    “你以为我会信你这番鬼话吗!”

    安国狠狠一拳打在唐诗的肚子上,随后又将她摔在地上,手里拿着刀,不管不顾对着唐诗直直扎下去,那力道能直接把她的身体刺穿!唐诗一滚,他没刺中,又上前抓着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提起来。

    “你这该死的臭女表子,我忍了那么久,等到没有薄夜没有苏家大少护着你,就是你死的日子!!”

    一个巴掌迎面而来,唐诗被打得喷出一口血雾,耳边嗡嗡作响,她的意识陷入昏迷,有群众想上来拉开,可惜了安国又一把刀架在唐诗的脖子上,“谁敢上来!老子捅死她!”

    “报警啊!尽管报警!我今天不活了,我要当着警察的面一刀刀捅死你,你这个杀人犯,你这个畜生不如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