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胃部挫伤,有人送她。
    唐诗闭眼再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韩让憔悴的表情,她开口就是对不起,眼泪就落了下来。

    韩让叹了口气,“你也没对不起我,当时的情况,你也拦不住叶惊棠。”

    唐诗捂着肚子,韩让又说,“胃挫伤,你在医院休养几天,我去找姜戚。”

    唐诗不停地对韩让说,“一定把她带回来,叶惊棠带她回去肯定不会对她好,你一定要救她出来。”

    韩让对着唐诗笑笑,“谢谢你替我这么关心姜戚。”

    姜戚是她这辈子最要好的朋友,要是出事了,她绝对不能不管她。35xs

    唐惟在一边特别心疼唐诗被牵连,“妈咪,我们是不是又要换地方了?”

    小孩子那么聪明,肯定猜到了他们前一次搬家是为了逃离薄夜。

    唐诗的眸光闪了闪,最后沉下来,按在唐惟的头上,“不,不换。”

    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新的生活已经拉开了序幕,只要往前走,往前走,就不会再回去!

    韩让陪着唐诗到了下午就走了,大抵是找人查到了姜戚的踪迹,他走的时候脚步很急,唐诗也看出了他的焦虑。

    韩让对姜戚真心,一定可以保护她不受风雨。35xs

    唐诗握紧了拳头,转而看向唐惟,“惟惟,我们是该强大起来了。”

    小男孩看着唐诗,用一种连成年人都无法揣测的眼神,如夜一般漆黑,凝视着她,他说,“好。”

    既然已经从过去的牢笼里逃脱,那么哪怕身后的阴影再次追上来,他们也不会再畏畏缩缩了!

    唐诗和姜戚的事情很快传到了薄夜的耳朵里,林辞看着文件上地址,在一边小心翼翼地问他,“薄少,我们要不要去……?”

    要不要去找唐诗?

    可是薄夜犹豫了。

    现如今他再回想起唐诗,会觉得有些害怕,当这一些真相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害怕起面对唐诗。

    更或者说,他害怕面对的,其实是当时自己犯下的罪孽。

    那组ip地址照例是找不到头绪,可是当年的隐情已经被人缓缓地牵扯了出来,薄夜看着上面一排排文字,脑子里掠过无数的可能性,但是都被他统统抹消了。

    他派人去查看安如的状况,但是安如陷入沉睡,如同植物人,再也没睁开眼睛过,他心里再多疑问都得不到安如的亲口解答,就团成一团缠绕在他心口,吞吐如刺,伤及肺腑。

    林辞察觉出了薄夜的进退两难,在一边没说话,只是沉默着,气氛一下子死寂下来,隔了好久薄夜才开口,“她们……没事吧?”

    “姜戚被叶惊棠强行带走了,唐小姐没有事,但是貌似……”

    林辞犹豫了一下。

    薄夜眼神一眯,“貌似什么?”

    “貌似唐小姐被叶惊棠带去的保镖伤到了,住进了医院……”林辞将他那段犹犹豫豫的话说出来,“然后是一个陌生男人送她去医院的,那名男子的身份我们到目前也没查到是谁,薄少,您看……”

    薄夜瞳仁一缩,陌生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