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想死吗,我成全你!
    韩让看着眼前的小孩子,轻声道,“唐惟,天才是你的财富,但也会招来祸患,你知道吗?”

    心智太过超然是双刃剑,唐惟小小年纪如此聪明,神童一词当之无愧,可是同时也会伴随着不好的影响,更甚者,会影响到他以后人生的走向。

    唐惟点点头,“我知道。”

    所以他在众人面前都装得很好。

    他小心翼翼揣着自己所有的心机,又懂得适时进退,有才能而又不嚣张,这样一个小孩的胸怀,到底是有多沉稳?

    韩让啧啧称赞,“你让我很佩服。”

    “我也很佩服你。”唐惟看着韩让的眼睛,轻声道,“明明是大公子,却可以出入那些普通人又简陋的场所。你明白你所想要的是什么,不被金钱迷了眼,我很佩服你。”

    “那么这个,就作为我们彼此的秘密。”韩让伸出手指和唐惟勾勾手指,“我们约好了,以后也不要到处张扬,低调可以保护一个人,你不想被曝光吧?”

    唐惟知道韩让这是变着法子在教导自己以后人生路该怎么走,欣然同意,和他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两个人在夜里互相交换了心事,随后韩让说,“好了,你该睡了,每天思考那么多事情,大脑运转是很累的,何况你就算再成熟,身体还是小孩子的。万一吃不消了怎么办?”

    “好。”

    唐惟跳下沙发,将电脑上所有的图标都放回原位,又把系统清理了重装一遍,确定没有留下运作痕迹之后才将电脑关掉,垫着脚进了房间,合上门缝前和韩让挥手,小声道,“让哥哥晚安!”

    “晚安。”韩让微笑。

    第二天姜戚照例去上班,韩让起得早顺路送她去公司,于是这个举动又让姜戚成为了酒店管理部门上下围观的焦点。

    “听说没?她早上来是韩大少爷送的。”

    “我都亲眼看见了!哎哟!”

    “真的啊?她和韩少爷什么关系?”

    “口头上说说的是好朋友关系,估计是暗地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我觉得有可能,韩少爷送女人来上班头一次,他本人都一年不来一次公司,这一次居然为了她三番五次过来……”

    “别得罪那个女人,指不定背后给你穿小鞋呢……”

    “谁给谁穿小鞋啊?”

    一道尖锐的声音传进那一堆窃窃私语的人的耳朵里,几个人纷纷一个哆嗦。这声音正好让上班经过的姜戚也看过去,她往那边看了几眼,就发现汪玲手里夹着一叠文件,站在那里,高跟鞋,白领装,耳边短发干脆利落,姿态一丝不苟——冲那群人严厉道,“姜戚有没有背后给你们穿小鞋我不知道,倒是听到你们在背后开坏她!”

    姜戚一愣,汪玲这是在替自己出气?

    “天天闲着没事就知道背后议论人,有本事我把姜戚喊过来,你们当着她的面说说试试?不把业绩提上去,就顾着背地里说坏话,难怪也就这点眼界。”

    汪玲冷笑一声,“回位置上工作去!”

    那几个人缩着脖子蹑手蹑脚回了原位。

    姜戚看着这副场面,愣住了,没想到汪玲会出声帮她说话,转念又想到了当初韩让说的,汪玲这人,对事不对人,工作专注,想来也是公私分明的。

    她知道把自己岗位上的事情办好了,汪玲也不会为难她。

    于是最近姜戚办事儿特别勤快,一开始对她意见声挺大的汪玲现在开始慢慢习惯她的工作模式,两个都是雷厉风行的人,姜戚工作起来说一不二,干脆利落,那作风深得汪玲的心。原本一开始以为她是个软弱的空降兵,倒是没想到小姑娘身子骨瘦瘦弱弱的,在岗位上这么硬气。

    这天姜戚扛着一身疲惫下班,下午的时候开会,她穿着高跟鞋愣是站了一个下午,脚踝后面已经磨出了水泡。到家的时候她叹了口气,刚想歇息,就发现里面的情况不对。

    家门……又是打开着,可是客厅没传出任何声音。

    姜戚走进去,才发现那个让自己一度陷入噩梦的男人坐在客厅沙发上,冷峻凛冽的眉眼,和她梦中毫无差别。

    姜戚如同踩空了一级楼梯,转脸就看见唐惟被叶惊棠的手下按着,唐诗看样子还没回家,估计是出去买菜了。

    姜戚声音都在抖了,叶惊棠笑了,“怎么,要不要打个招呼?已经死掉的姜小姐?”

    他是怎么查过来的?!

    姜戚身子颤抖得厉害,可是这个时候唐诗和韩让一个都还没回来,这让她无比慌张。没有依靠,独自面对叶惊棠,她需要莫大的勇气。

    无意识攥紧了手指,这个小动作被叶惊棠捕捉在眼里,知晓她紧张,男人残忍地冷笑,“看见我太开心了,连话都不会说?”

    可是姜戚开口第一句却是,“你把唐惟给我放了!”

    叶惊棠的心口一刺,很好,许久不见,陌路重逢,第一句话,竟然关心的是别人儿子的安慰!

    姜戚,你没有一点悔悟吗!欺骗他那么久,瞒天过海那么久,从来没有人可以对待叶惊棠像耍猴一样,可是唯有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

    叶惊棠随随便便打了个指响,身边就有人冲上前把姜戚按住,姜戚说,“你先把唐惟放了!”

    很好,现在口口声声还是在关心别人。

    叶惊棠有时候想问问姜戚,想扒开撕裂她那狼心狗肺的五脏六腑,问问她,在她眼里,到底有没有他的存在!

    假死骗过天下人,连他都敢骗!

    “姜戚,你现在没空担心别人。”

    叶惊棠不动声色地咧嘴,那笑容在姜戚眼里宛若恶魔,她眼眶通红,“叶惊棠……”

    从她嘴里念出他的名字,带着触目惊心的凄凉。

    叶惊棠竟被他自己的名字刺痛了,只因他的名字由姜戚念出口。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乖乖过来,回到我身边,当我的下人。第二个……让这个臭小子跟着你一块真正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叶惊棠琥珀色的眸子倏地眯起来,瞳孔压直如针,“你不是很想死吗?我成全你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