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往前看吧,有空降兵。
    江凌和林辞敏感察觉到了薄夜现在情绪的崩溃,两人看了一眼,随后叹了口气,江凌伸手拍了拍薄夜的肩膀,薄夜最近瘦了很多,他压低了声音,“老夜,往前看吧,唐诗她也有自己的人生。”

    这隐晦的意思就是让薄夜不要再去打扰唐诗了。

    薄夜没说话,眼睛漆黑一片压下来,情绪冷到了极点就化为了虚无,他现在一双眼睛空的像是无机物,什么,都看不到。

    江凌和林辞出去了,就留他一个人在病房里,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循环往复,时间在这一刻逐渐凝固了流动,缓慢而又沉重……

    薄夜没说话,背影僵直得像一块墓碑,坐在病床上许久。

    许久,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啪嗒,冰冷的眼泪水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姜戚第二天去了韩让那家酒店,一进去就有人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走出来,“我听说是上头来了个空降兵?在哪儿呢!我看看!”

    姜戚站在韩让身侧,出乎意料地没有上去和那人辩解,只是浅笑,“韩让,她是谁?”

    企业集团的继承人韩让一脸懵逼,很诚实地回答,“一个公司职员。”

    “……”答了和没答一个样。她倒是忘了,这位大少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做厨师!

    正好旁边前台小姐走过来,对着姜戚打招呼,“姜小姐是吗?正好,过来跟我们办手续吧,韩公子早上好。”

    “早上好啊爱丽丝。”韩让冲前台小姐笑笑,“戚戚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

    看来这位爱丽丝小姐的职务和秘书有点像,不过是前台的,应该管不了多少内部的事情。

    姜戚把周围办公室一圈的人都扫视了一遍,果然只有站在她面前那个眉目嚣张的女人最有气势,看样子也是这边的大头,应该背后很多人拥护她。

    她撇撇嘴没说话,仗势欺人拉帮结派这种事情,叶惊棠公司里就没少见识。不过她向来独来独往一个人,背后说她坏话的人有,想要巴结她拉近关系的人也有,姜戚向来是对这种事情置之不理的,她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情,就没必要去交一些麻烦的朋友。

    韩让把她送进人事部办手续,站在门外,就看见之前那个嚣张的女人走到韩让身边,“那个是你女朋友?”

    韩让态度实在是太好,对于这种没有礼貌的女人也还是带着笑的,“不是。”

    “不是你为什么亲力亲为到这个地步?”

    那个女人冷笑,“我倒要看看她有几分本事。”

    “我有没有本事,也不是你能看出来的。”姜戚拿了一份文件合同出来,随后站在韩让身边,“和你无冤无仇上来就这么一顿嘲讽,当人家都看不出来你心里酸呢?”

    “姜戚——你!”

    “哎哎算了,戚戚。”韩让偏过脸去,才开始正式解释那个女人的身份,“她叫汪玲,是这里一个资历很老的总经理,我们公司的股份都有她的一份,严格来说还是个小股东。你别和她正面起冲突。”

    姜戚颇为不爽,“凭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