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故弄玄虚,神秘人士。
    意识到这个想法的时候,接下去的一切就变得有些触目惊心。

    “薄少,您因为商场上的作风倒是得罪过不少人,所以我一开始也想过会不会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在故作玄虚,但是你看,这个神秘人的行动直指安如,甚至发出了‘老天有眼’这种字眼,说明ta恨的是安如。”

    林辞说了好长一段话,“那么就把我们都从事件里面撇开,如果ta为了报复安如,大可以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直接把安如解决掉,为什么那么大费周章地把安如虐待成这样,又偏偏留着她一口气,送到您的别墅门口呢?”

    薄夜的脑子在飞速运转着,所有能够想到的可能性都被他一一抹杀,那么剩下来的便是……

    “这说明,ta恨安如的事情,是和你有关的。包括那一句老天有眼的话,也是在引导您,您不是局外人,是局中人。”

    他不是局外人,是局中人。

    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那个神秘人恨着安如,又要偏偏引导自己去找背后的真相?

    “您和安如有关系,是因为安谧。安谧走了,您才代为照顾安如。所以如果撇去安谧,没有什么事情是您和安如一同都被牵扯的。那么继续思考,和安谧有关,最突出的,便是牵扯到了五年前……”

    林辞的声音一下子压下来,甚至显得有些阴森可怖,“薄少……是有人在拉着你往五年前的事情上重新搜索啊……”

    这一句话,叫薄夜如遭雷劈!

    那么……五年前,是不是真的有错害?

    这位神秘人一路指引薄夜,到底想要他查出什么样的真相?

    唐诗呢?五年前被他送进监狱的唐诗呢?如果五年前的事情尘埃落定,为什么还有人拼命地想要把这个旧账翻出来?

    薄夜有些不敢往下想。

    可是结论意见太过明显。

    ——当年,唐诗是冤枉的。

    这个来路不明,亦正亦邪的神秘人,铺着路让他重新去搜查当年的真相,他不知道ta在当年扮演着什么角色,为什么沉寂了五年才重新开始平反,可是所有的思路都在指向那一场谋杀——那一场唐诗为主谋的谋杀。

    若唐诗真的是被愿望的……

    薄夜的手开始发起抖来。

    林辞眼神很沉,沉沉地注视着薄夜,“薄少,当年的事情一定另有隐情,我们手边已经有太多的资料证明那个时候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另外一个可能。

    一个唐诗清白的可能。

    薄夜猛地抬头,嘴唇发颤,好久才问出几个字,“林辞……你觉得,这会是唐诗的朋友,帮她在谋反吗?”

    是不是她的朋友别有用心故意引导他?

    “不。”

    林辞垂下眼睑,轻声说道,“薄少,如果是唐诗的朋友,针对的不应该是安如,而是您。”

    如果是唐诗的朋友在帮着唐诗平反,那么伤害唐诗最多的人就不是安如,她只是个后来者,根本不会受到这样的虐待。因为真正的罪魁祸首还好好地活着,没有任何影响。这不应该。

    真正让唐诗痛彻心扉的,将她关进监狱的,用莫须有的罪名将她一生都摧毁了的——

    是薄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