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离开海城,一切从头。
    这座城市在夜晚繁华却又寂寞,唐诗开着车子带着唐惟离开了,苏祁在他们家楼下站了很久,直到后来下起大雨,男人全身都被大雨淋湿,浇个彻底,他才猛地抬起头来,一把手遮盖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狠狠抓住自己西装上的衣领,用力扯住。

    唐诗……我是不是做错了一件事情……让我们的关系永远都不会回转?

    而此时此刻,行驶在高架上的唐诗早已不能知晓苏祁的真实内心,现在她的心情尤为放松,离开了这座城市终于得以喘息,她看了眼旁边因为长时间坐车而睡着的唐惟,嘴角露出了不经意的笑容。

    “喂?是我,我们现在从高架出发,大概再两小时之后到达吧。”

    唐诗拨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就继续开车,雨幕中黑色的汽车如同一道破开黑暗的利剑,从海城出发,驶向白城。

    薄夜等人知道唐诗不在海城了是在第二天,他一上班,林辞就传来消息说,唐诗辞职了。

    辞职了?还能去哪?

    薄夜当场就说,“快查查她接下来一步打算去哪!”

    可是十分钟后林辞拉过来的单子却让他浑身一惊。

    唐诗那套房子正挂在网上售卖,这意思就是她连住的地方都不要了,她这是要离开海城了?

    薄夜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把那套房子买下来,还有加快查她现在在哪!”

    林辞说,“海城……查,查不到了……”

    查不到了这四个字让薄夜全身一颤,唐诗这是想走了,想把一切完结了,然后彻底离开!

    她把房子都卖了,是根本就不想在这个城市待下去了!

    她装得多么平静无常,可是内心策划这一场离开策划了多久?

    薄夜不期然想起一句话,一次次力竭声嘶说着要走的人都是希望能被挽留的,而真正要走的人,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或许就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简单收好自己所有的行李,从此和你告别,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

    如今的唐诗,早已过了一次次呼喊的冲动,她的确干脆利落地走了,没有一声再见,也不需要和谁说再见,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都只是她的过客。

    薄夜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慌中,他说,“查……查唐诗的车牌,看看这辆车最近在哪里出现过。”

    林辞应了一声之后就下去,薄夜从办公椅子上站起来,看着身后那一大片落地窗,心头荒芜如一片坟地。

    唐诗,天地之大,要躲开一个人何其容易,若我真的失去你的消息,下次重逢还会来临吗?

    唐诗是在这天半夜来到白城的,下了高速收费区就导航去市中心,刚开进中环高架下面,就有一辆拉风的红色野马停在那里,开着双跳,一闪一闪的,就像在跟她打招呼似的。唐诗也把车开近了,按下车窗,对面野马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眉目艳丽的女人,冲她挑一挑眉,“哟大忙人,总算海城忙完了,舍得来找我了?”

    “少贫。”唐诗冲她笑了笑,随后把唐惟喊醒,“惟惟,快看谁来接我们了?”

    唐惟睡眼朦胧地揉揉眼睛,大叫一声,“哇!戚戚姐姐!”

    “小王八蛋没忘了我啊!”姜戚笑着和他挥挥手,随后两辆车一起掉头,她开在前面,唐诗开在后面,由她领路开向现在住的小区。

    到了荔园的时候,姜戚把车子停好,随后给唐诗让了一条路,两个人停好车子下来,唐诗牵着唐惟,绕到车子后面去拿东西。

    “给我吧。”

    旁边传来一道清冽的男生,唐诗抬头一看,眼睛一亮。这不是网红餐厅的店长吗?

    韩让笑着接过唐诗手边的行李,“你们带的东西不多啊。”

    “是啊,本来也没什么可以带的。”唐诗将车子锁上,唐惟在一边说了一句,“谢谢哥哥。”

    “不客气。”韩让提着行李往前走,看来他之前是坐在姜戚的车子里一起来的,姜戚在前面带路,“我以为你们大包小包一大堆呢,所以喊了个苦力过来帮忙。”

    韩让提着行李箱,“人家不是你,搬一次家要拖拉拉搬家公司发两辆车。”

    唐诗一听就笑了,几个人走进地下车库的电梯,随后看着数字往上跳,“你家住在四楼?”

    四四四,死死死,不大吉利啊。

    姜戚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这房子是韩让的,再说了,哆来咪发,第四个就是发,发发发!”

    得,说不过你。

    唐诗笑着对韩让说,“打扰了。”

    “打扰什么打扰。”

    姜戚又摆摆手,“这家伙家里的房地产遍布全国,国外都还有个小岛呢。也就是随便挑了一栋给我们住,你不用管的。”

    唐诗惊喜道,“韩让你这么厉害?之前怎么没看出来?”

    “这世界上多得是深藏不露的有钱人。”姜戚这句话倒是没说错,唐诗想到了自己工作室里的伙伴,各个都是低调的名人。

    韩让姿态十分谦虚,丝毫没有那种富家子弟的嚣张跋扈,“我从小在外面放纵惯了,开餐厅才是我的梦想,对顾客态度好一点没什么丢脸的。”

    也是这个理,在其位谋其职。

    几个人到了楼层就拖着行李进去,这整整一层就都是韩让的,里面直接打通了,一层都是装修好的客厅卧室,韩让进门后,又把唐惟抱进来,“给你买了小的拖鞋,等下进去挑个房间。”

    “哇!我有独立房间啦!”唐惟满眼兴奋,“谢谢让哥哥。”

    “别客气,去挑吧,东西我帮你放。”韩让在一边跟着唐惟看房间,唐诗倒是和姜戚坐在沙发上彼此对视了好久,才噗嗤一声笑出来。

    姜戚说,“你瘦了。”

    “你也是。”唐诗冲她眨眨眼睛,“叶惊棠当初花了很大的力气找你。”

    “有你在,我自然不担心会穿帮。”

    姜戚撩起耳边的头发,“他没有为难你吧?”

    “他能拿我怎么样呢。”唐诗笑着拿起茶几上切好的水果块,唏嘘道,“哟?这是谁准备好的?”

    “韩让呀,除了他还能有谁,这切好的水果造型一看就是五星级厨师的手笔。”姜戚用牙签插着一块切成小白兔造型的苹果,“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厉害?”

    “这是把你当皇后伺候着呢。”唐诗冲她压低声音,“挺好,你要不要从了?”

    “正在考虑呢。”姜戚一本正经,嚼着苹果,“诶,你给我说说你和薄夜的事情。”

    一说这个唐诗的表情一下子就塌下来了,“有什么好说的,无非就那点事儿。”

    “你这次走了他知道吗?”姜戚一边吃苹果一边很八卦地问,“按照薄夜的性格,估计能把海城翻个底朝天。”

    “我不关心。”

    听见姜戚提到薄夜,唐诗的睫毛颤了颤,但是很快还是维持着一幅镇定的样子,“不想再想他了,吃够了苦头。”

    “聪明就学乖一点。”姜戚拍拍她的肩膀,“要不这样,我帮你去模拟一场车祸,也假装你被人撞死了,然后薄夜就绝望了。”

    唐诗听她出的馊主意都要笑死了,“别,我还想好好活着,我这辈子行得正站得直,还不用偷偷摸摸地过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