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落入水中,快点救她!
    风声掠过唐诗的耳朵,下一秒迎接她的是大海那张血盆大嘴,将她瘦弱的身躯顷刻间吞没——

    这么冷的天气从游轮上落水,海水刺骨地冷,唐诗整个人被冰冷的海水包裹挤压,一不小心就咳进了鼻子里。

    刺痛和窒息感传来,唐诗奋力挣扎,隐隐听见上面有人在喊自己,可她失去力气,整个人想往上游,却在不停往下坠。

    这一刻,有一个身影猛地窜入水中,姿势迅猛,如同一道箭矢射入了这漆黑的海洋,冲破汪洋大海,朝她身边游去,随后手狠狠一抓,将她用力往上抓——

    唐诗呛了好几口海水,腥咸的滋味让她头昏脑涨,从海面冲出去的时候,她将头高高扬起,用力地咳嗽。

    身边有个人同样浮在水面,一边拍打着她的背部,一边说,“没事吧?”

    唐诗还在咳嗽,肺都快咳穿了,她和苏祁两个人全身泡在水里,冷意来袭,寒彻肌骨,她哆嗦着,“我的腿……好像抽筋了……”

    “冻得吧,等下带你上去。”苏祁在一边伸出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水珠从他脸上往下滑,顺着尖尖的下巴滴回海洋里。

    白皙的脸在夜幕的衬托下显得有些苍白,可他那双眼睛却如同大海一般幽深,唐诗仿佛看见了有液体自他瞳孔一端流转至另一端,有一种妖冶的美感。湿漉漉的金发黏在额头上,苏祁将它们往后撩起,喘着气说,“没事就好。”

    夜幕下,海平线和远去的夜空连成一条线,刺破这片黑暗的唯有一座微亮的灯塔,她和苏祁两个人游在水面拍打,上面有人在大喊,“告诉我位置!”

    “你……你……”苏祁直接打了一个喷嚏,“你的九点钟方向!”

    那边有人放下皮艇朝他们开过来,苏祁拍打着水面告诉对方位置,随后回头看了唐诗一眼,“你会游泳?”

    唐诗指了指自己,“基本自救能力还是有的,我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傻白甜。”

    苏祁翻了个白眼,“白激动了,还想来一场英雄救美,结果你居然会游泳。”

    唐诗也打了个喷嚏,“好冷啊,这冬天的水太寒了,真佩服那些冬泳的人……”

    “水下面温度稍微好一点。”苏祁把头跟着往下伸,就露出半边脸在外面,“主要是上半身在水面上方,身上的水蒸发了,温度低。”

    他说完将脸埋入水中咕噜噜吐了一串泡泡。

    唐诗笑了,一边笑一边也把身子往下沉,的确,水面下更暖和一点,“你能不能严肃点,我这是落水了。”

    苏祁一边吐泡泡一边说,“你这上上下下看不出一点惊慌失措的,怎么也得喊几声救命吧?过来,哥哥给你展示一下蝶泳。”

    唐诗一边笑一边拍打水面,原本好好地落水,结果因为两个人都会游泳就变成了一场有惊无险的闹剧,最后皮艇划过来的时候,老王和绿恐龙一看唐诗就乐了,“嚯,你坠海还坠得挺开心啊?”

    唐诗说,“少贫,扶我一把。”

    “这么能耐自己游回去呗,还要我放船下来救你,工作人员都没我积极。”

    老王伸手抓唐诗,绿恐龙就去抓苏祁,“是的,那工作人员要下来,硬生生让老王把船抢来了,他说,我的人,我来救,别人都靠边!我看薄夜站在那里都跟灵魂出窍似的,全船人员我们工作室跑的最快!”

    “你还有这么帅的时候?”唐诗从水面爬上船,出水那一刻寒意猛地将她包裹,她哆嗦着,“好冷啊,好冷啊……”

    苏祁也被绿恐龙拉上岸,他身上披着一块浴巾,冲唐诗道,“冷?来我怀里取取暖。”

    唐诗笑了笑,随后带着笑意二话不说就是一脚——哐当一声又把苏祁踹入海里。

    她挑着眉,湿漉漉的脸上挂着一副相当好看的笑意,白皙的脸庞俊俏的眉眼,端得是一副出水芙蓉好姿态,那眼里跟天上发光的星星似的。

    看着苏祁第二次落水,她冲他笑,“还敢耍花腔吗?”

    苏祁在水面打喷嚏,“来人呐!救驾!!我错了!咦你们怎么开走了?唐诗你别走啊!带上我啊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