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姗姗来迟,那年真相。
    唐诗转身的时候,正好遇上了苏祁的朋友,就是那个苏祁一直挂在嘴里的萧里。35xs

    他身边有一位眉目相当惊艳的女子,看见唐诗,也冲她笑,“久闻大名。”

    “你好你好。”

    萧里对着苏祁努努嘴,“哟,心想事成啊苏公子,怎么约到的女神当你女伴?”

    “你他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苏祁笑着轻轻拍了他肩膀一下,“等下后台见吧,正好有我喜欢的dj。”

    “有数了。”萧里扬了扬下巴,丹凤眼眯起来,淡淡地情绪掠过他的眼睛,尤为惊人。

    他们在这里打招呼,后面也有人围着薄夜不停地做采访。

    “薄少今天也过来了?为什么是一个人来?听说你之前是有女伴的,这一次女伴为什么没有出场?”

    苏菲菲?

    薄夜想了想,“因为这次嘉宾名单里有老朋友,所以过来看看。”

    媒体敏感地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又纷纷起劲,“请问这位老朋友是谁?”

    “和薄少关系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之前没有听说?”

    “莫非是主办方丛家?”

    薄夜这次不再回答,媒体们吃了个闭门羹,一扭头看见叶惊棠搂着小姑娘笑着走进来,再次去围攻叶惊棠,一个个嘴里喊着叶总叶总,话筒伸得老长,那模样真是相当拼命。

    “这帮媒体也太拼了吧。”

    老王在一边看了啧啧感慨,“这是你家的吗?”

    芳芳说,“是啊,我家最**的一批狗仔队还爬过墙上过顶,就为了偷拍某个大牌出轨,结果还没来得及发通告,就被大牌花了超高价买下来了。”

    看来狗仔这门职业虽然累,但是到底也赚钱啊,有别人的把柄在自己手里,所以永远都是开价钱的那一个。

    唐诗在人群中穿梭,寻找着丛杉的身影,这一次来,工作室的大家都抱着可以找到他的念头,正好问问他为什么不来上班了,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惜了,人群中再也没有那张和唐奕相似的脸。

    唐诗觉得自己该醒了,丛杉是丛杉,不是任何人的哥哥。

    苏祁忙着和萧里谈生意,时间到了,dj一个个都上场,各自一个小时的solo时间,最后阶段还有所有演出嘉宾一起b2b的时间档。一上场,电子音乐被放出来那一刻,所有人的肾上腺素飙升到了最佳状态,跟随着节奏开始摇摆。

    唐诗穿着高跟鞋有些累,和苏祁打了招呼走到外面看海景,夜色渐深,现在是寒冬季节,所以天很早就暗了,现在外面一片漆黑,唯有海边偶尔路过的灯塔和甲板上室内的灯光相呼应,剩下的便是辽阔广袤的黑暗。35xs

    海风带着咸咸的味道吹过来,吹起她耳边几缕头发,唐诗看着下面那一片漆黑的海,想着白天它是如此静美,可一到了晚上就像是一只血盆大嘴,将一切都吞没。

    她在这个时候愈发感觉到生而为人的渺小,这片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的海洋实在太过庞大,而她只是沧海一粟,哪怕某天消失,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她陷入沉思,直到身后有人出声喊她,“唐诗。”

    回眸一刻,撞入薄夜漆黑的瞳仁,时光在刹那间被按下暂停键,远处灯塔印在他眼底如同星星之火,细碎却闪烁,唐诗往后退一步,腰靠在了栏杆上。

    她不想和薄夜单独相处。

    薄夜思考着该如何和唐诗开口,他说,“我,关于五年前……我现在……”

    唐诗一听到五年前这三个字眼,便如同受了刺激,“闭嘴!”

    她还不想听他说!五年前的事情,他一个字都不配提!

    “我知道,现在再去调查晚了,可是唐诗,我是真的……”

    他当初那么认定是唐诗动的手,是因为他亲眼看见了唐诗对安谧伸出手,这一幕根本无法辩解,从而也造成了薄夜的认定。可实现如今有些东西早已被推翻了,他想重来……

    “你现在过来和我说我是无辜的,你觉得,有用吗?”唐诗瘦弱的身体靠着船的栏杆,“五年牢我都坐了,薄夜,你拿什么还我?”

    “我……”他欠她的,已经还不清了……如果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解释他当初看见的那一幕,是否一切就可以扭转了呢?

    “我知道,哪怕晚了,但是有些真相属于你,我就一定要调查出来……”

    “你说这些漂亮话的样子真是令人觉得可笑。”唐诗眉眼淡漠,“真相,我不在乎了。薄夜,不要再多费力气,哪怕你还我一个清白,我也不会因此而感激你,省省吧。”

    原来被人误解就是这种感觉……薄夜喉咙酸涩,要怎么解释他并不是在引起她的注意?

    他只是想……想补救他们已经走到边缘的关系。

    这个时候有另一道坚定有力的声音传来,“唐诗!”

    唐诗抬头,看见苏祁从另个出口出来,正好在薄夜另一边,他手里还拿着她的风衣外套,“晚上气温降了,别着凉。”

    唐诗冲他感激地笑了笑,苏祁的出现正好解决了她和薄夜单独相处的尴尬,刚想走上前,身后传来一声细微的碎裂声。

    这声音实在是太过渺小,然而由于突然,导致唐诗往后看了一眼,下一秒,她原本依靠的那个夹板栏杆忽然间猛地一松——

    “唐诗!”

    两个男人几乎是在同时发出一声咆哮,唐诗整个人不受控制往后倒去——栏杆断裂,身后是一片汪洋大海!

    薄夜在这个时候迅速上前,他对着唐诗伸出手,而这一幕,却仿佛让他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一般,紧跟着电光火石般擦过脑海的,是五年前他亲眼看见的,所谓“唐诗推安谧”的那一幕!

    他伸出手——五年前的唐诗伸出手。

    薄夜的瞳仁猛地紧缩,时空倒错,旧影重叠,血液逆流,全身生凉!

    所以五年前的唐诗,并不是对安谧伸出手,而是安谧倒下去了,她是伸手去抓她的那一个?!

    她为什么当时不解释?!

    不,她解释了,她说不是自己推的,可他没信!大脑将那一幕认作是唐诗推安谧下楼,所以他从主观上就直接将她判了罪!

    唐诗绝望了,与是连带着后续的解释也咽入喉咙,带着所有的心灰意冷被他关进了监狱!

    大脑里急速掠过的无数念头,而事情发生却是在一瞬间,就在薄夜思考迟疑的那一刹那间,身边有一个黑影迅速冲上前,紧跟着劲瘦的身影就这么没入浩浩荡荡的海洋之中!

    毫无犹豫,甚至连一秒的停顿都没有!

    扑通扑通,连续两声重物落水的声音传来,跟着薄夜大喊,“唐诗!苏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