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穿裙子,当我女伴。
    然而叶惊棠给的东西的确相当颠覆薄夜的认知。

    五年前那件事情的所有线索,统统都被记录在了档案里,该有的都有,连同没有公开的也存在于上面。薄夜看了一遍,和自己五年前发现的一些有些出入。

    第一个疑点:当时商场的扶梯正好在清理,所有人都知道维护期间是不能去乘坐扶梯,为什么唐诗和安谧会出现在扶梯口?

    第二个疑点:那个正在清洁请勿靠近的标志到底是被谁拿走了?为什么当时没有安放?

    第三个疑点:出了事故之后,警方有去现场检查,竟然排除了是扶梯失灵造成的意外伤害,因为当时扶梯根本就没有处于运行模式。商场所承担的最多只是没有及时安放正在清洁的标志的责任。再说,静止不动的扶梯,也不可能伤人。所以的的确确,安谧是被人推下去的。

    第四个疑点:监控录像有拍到唐诗伸出手对着安谧的那一刻,所以这一幕也是当时薄夜把唐诗送进监狱的重要证据,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导致安谧一尸两命。这一幕,到底有什么隐情?

    薄夜看着报告上面的那几排字,只觉得头都大了。

    苏祁是**,叶惊棠家里有中央的势力,他其实原本也可以找苏祁帮忙,但是本能的他拒绝让自己对苏祁低头。

    一旦寻求他的帮助,就等于自己输给了他似的。

    “你想通什么没有?”

    叶惊棠托着下巴,“天天来我这里报道,为的就是这个真相,薄夜,你五年前为什么不来?”

    薄夜把资料放下,站起来,叹了口气,“为时未晚。”

    “不,已经晚了。”

    叶惊棠用一种很深沉的眼神看着薄夜,“当悲剧发生的那一刻你选择了听从别人的话开始,你就已经在唐诗的人生里迟到了。所以现在,哪怕真的真相和五年前不一样,哪怕你的的确确查了出来,也已经晚了。”

    薄夜心口刺痛,烦躁地啧了一声,“别跟我说这些。”这些只会让他更懦弱。

    叶惊棠无声地笑,“承认吧,你爱上唐诗了。”

    “没有。”薄夜迅速反击,他像是在努力做什么证明一般,“我只是……暂且,目前,对她好像有点兴趣。”

    “你努力自欺欺人的样子真好笑。”

    叶惊棠是向来不忌惮薄夜的,所以说话依旧带着一股子嘲讽,他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觉得,不管怎么样,薄夜总归是比自己幸运的。

    起码他想重新得到的女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起码他现在还能做出那些补救,哪怕微乎其微。

    可是叶惊棠呢?他还剩下什么呢?

    姜戚一死,他所有的资格都被命运剥夺回收,他付出再多,也换不回一条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生命。

    看着薄夜的侧脸,叶惊棠凝视,许久才道,“薄夜,有些时候,放下你那可笑的尊严吧,爱一个人没爱到,难道有什么丢人吗?”

    丢人吗?

    薄夜叩问自己,是否真的丢人。

    可他至死都不肯承认,只是固执地对叶惊棠说,“我不过重新查一查五年前的真相,好安慰自己无处安放的灵魂。”

    他调查真相只是企图自我安慰,从未想过如果另一种结果粉墨登场拉开序幕,那个时候,他和唐诗的戏……又能唱到几轮。

    月末的时候,丛林大当家丛铮果然如同自己所说给薄夜发去了一张邀请函,月底有个丛林游轮电音节,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在游轮上的,并且注明了薄夜可以另外带几个客人,他们都是guest,所以不需要另外付钱。

    薄夜收到邀请函的时候,叶惊棠也一并收到了,毕竟丛林想洗白,白道上中央上的人也得讨好,所以几个官二代们统统在guest名单里,薄夜问叶惊棠什么时候过去。

    叶惊棠懒洋洋地说,“没有女伴,不过去了。”

    薄夜想了想,“我也没有。”

    叶惊棠乐了,“那这样,薄夜。你穿裙子,当我的女伴。”

    薄夜一张俊脸刷的一下拉了下来,冲着叶惊棠冷笑,“老子没有那兴趣爱好。”

    叶惊棠说,“我也没有,不过你戴假发穿裙子应该挺好看的,毕竟你不丑……”

    话还没说完对面薄夜直接咔擦一声挂了电话,嘟嘟嘟的通话切断提示音传来,叶惊棠笑着将手机收回来,看了眼日期。

    姜戚……你离开这个世界已经两个月了。

    他抬头去看桌子上放着的那张邀请函,想到了曾经参加这种场合,身边都有一个娇艳迷人的姜戚,挽着他,笑靥如花。

    可是一眨眼之间,他手边空荡荡的,居然什么都不剩下。

    叶惊棠自嘲地笑了笑,伸手撑住自己的脸,随后另只手抓住自己胸前的领带。

    他拽了拽,感觉到喉咙口被收紧的压力。

    姜戚,你瞧,我明明不爱你,却为你思念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